美智库:新邪恶轴心形成 中共是最大敌人

人气 1443

【大纪元2024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呈工采访报导)3月19日这天,有两条新闻引人关注。一个是美国智库专家指中共为美国最大敌人,由中共、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组成的新邪恶轴心国已经出现;另一个是普京要在今年5月访华,以加强与中共的战略合作关系。美国专家据此提出一个问题:对于未来的世界秩序,是应由美国及其自由世界的盟友领导?还是由种族灭绝的独裁政权领导?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3月19日举行研讨会,讨论美中关系现状。美国前国防部部长办公室策略师、中央情报局专家马修·克罗尼格(Matthew Kroenig)在会上表示,从川普政府时期开始,美国就已经认识到中共及俄罗斯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

他说,“我们非常清楚,在中国(中共)、俄罗斯、伊朗、朝鲜这些国家中,中国(中共)是最大的威胁。”虽然俄罗斯GDP不足全球的2%,但它却与GDP占全球18%的中共“越来越多地进行合作”。

他认为,中共的外交战略就是通过对俄罗斯的支持来箝制美国,从而使其在印太地区获得更大的自由度。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高级主任丹·内格里亚(Dan Negrea)则指出,“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中共)是一个对手。”

他特别强调,目前美中对抗与上世纪的冷战不同,美中正在进行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因此,美国需要说服欧洲盟友,加强合作。他向盟友们发问:“这场实际上关乎未来世界秩序的竞争,是该由美国及其自由世界的盟友领导,还是由进行种族灭绝的独裁政权领导?”

由克罗尼格和内格里亚共同撰写的《赢得新冷战的保守战略》(We Win, and They Lose: A Conservative Strategy to Win the New Cold War),近日已经出版。书中,两位专家剖析了在新冷战时期面对来自中共的重大国家安全挑战,及美国应如何以保守战略应对。该书引起广泛关注。

早在2017年,川普政府发布了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中共在政治体制、军事、外交、经济等多个领域对美国构成全方位威胁。拜登政府延续了这一认识,2022年10月再次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指出中共是唯一一个既有重塑国际秩序意图的竞争者,也是逐渐拥有能力推进该目标的国家。并强调“未来十年是美国与中国(中共)竞争的决定性时期”。

日前,民意调查公司盖洛普公布了最新调查,结果显示,41%的美国人将中共视为美国最大敌人。中共连续四年排名第一,俄罗斯(26%)排名第二,伊朗(9%)第三。

该年度民意调查于2月1日至20日期间实施,内容为国际事务。调查显示,无论是共和党、民主党还是独立派团体,都将中共视为排名前两位的美国最大敌人。其中,67%的共和党人和40%的无党派人士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

中共明里暗里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人们普遍相信,3年前,如果俄罗斯没有得到中共的默许,不敢入侵乌克兰。

2022年2月4日,普京到访北京并发表联合声明。声明称双方“友好没有止境,合作没有禁区”。普京回国后不久就发动了对乌克兰的进攻。

俄乌战争在政治、军事、外交和经济等诸多方面牵扯并消耗了美国和欧盟的财力和精力。与此同时,北京不但拒绝对此谴责莫斯科,还通过经贸间接支持莫斯科,以减轻国际制裁给其带来的痛苦。

中共虽然明面上没有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性杀伤武器,但却对俄提供大量重型卡车、无人机,以及其它军民两用产品。正是这些产品直接加强了俄罗斯的国防工业能力,被认为是“非致命”产品产生了“致命后果”。

2022年中俄贸易俄同比增长30%,2023年,同比增长了25%;中俄双边贸易额超过2,4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上月22日,美驻华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一场纪念乌克兰战争两周年活动中表示,中共持续向进行残酷与非法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提供政治及外交支持,美国对此“感到失望”,中共的做法“非常令人不安”。

他表示,虽然美国已向中共表达了关切,但中共却在关系乌克兰主权与独立这样生死攸关问题上“保持沉默”,“令人震惊”。

前一天(21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曾对记者表示,中共的公司“向俄罗斯国防工业基地提供投入,这是我们一直关切的问题”。

日前,路透社从消息人士处得知,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今年5月进行新任期的首次出访,其首访地是北京。

据悉,普京访华时间可能在5月下旬,即中共党魁出访欧洲之前,届时两人将举行会谈。此前,普京对媒体表示,他与习私交很好,莫斯科与北京将进一步加深双边关系。

去年3月,习近平访问莫斯科,双方签署联合声明,要“深化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2月21日,欧盟成员国批准第13轮相关制裁计划,其中首次将三家中国公司列入禁止与欧盟企业交易名单。这些企业被指参与了向俄罗斯提供敏感军事技术,而这些技术被用到了乌克兰战场上。

2月23日,美国宣布对俄罗斯、中共等国家的93个实体实施新的贸易制裁,有8家中国实体被列入名单中。美国商务部表示,一些实体向俄罗斯军事和情报机构转移受控的微电子产品,还有一些实体帮助俄罗斯补充弹药与其它军事物质。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维什尼克(Elizabeth Wishnick)表示,俄罗斯之所以能够持续在战场上提供军事补给,是得到中共输血的结果。俄罗斯获得了很多中共的军事技术及物质,尤其是无人机、卡车、弹药,以及其它军民两用物质。

挪威军事情报局长2月12日也表示,俄罗斯之所以被西方制裁而却还能坚持,就是因为得到了中共、朝鲜、伊朗及白俄罗斯等国更大的军事储备与物质支持。中共提供的机械、车辆、电子和零部件等,对俄罗斯的国防工业非常有用。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全球能源中心高级研究员约瑟夫·韦伯斯特(Joseph Webster),去年11月也指出,就是因为中共对俄罗斯的“非致命武器”的支持,阻碍了乌克兰的反攻势头。

分析:利益上的邪恶联盟只是互相利用

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对大纪元表示,新邪恶轴心国的概念不是现在提出的,早在去年10月,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就把中共、俄罗斯和伊朗定位新的邪恶轴心,当时他还没有把朝鲜包括进去。

他说:“美国等西方专家非常担心这个新的邪恶轴心,其实没那么可怕。像中共和朝鲜这样的共产流氓政权,在它们眼里没有朋友,只有利益。被国际社会孤立的俄罗斯和伊朗也是一样,他们需要抱团取暖。俄罗斯需要朝鲜的炮弹,朝鲜则需要俄罗斯的航天技术;伊朗需要中共暗中把石油卖出去,而中共则需要通过俄罗斯和朝鲜箝制美国⋯⋯由于金正恩突然贴向普京,令习近平很是吃味。所以,一旦利益间的平衡被打破,这个轴心也就自然会消失。”

从莫斯科的各种言语和动作可以看出,俄罗斯对中共的态度其实是心口不一的。

普京在前不久接受卡尔森(Tucker Carlson)采访时曾表示,“我们和中国是邻居,你无法选择邻居⋯⋯”“西方害怕一个强大的中国超过害怕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去年3月,普京还对媒体表示,“俄罗斯和中国(中共)并没有建立军事同盟关系,两国合作也不针对第三方。”

日本资深媒体人中泽克二(Katsuji Nakazawa)3月20日撰文指出,虽然中俄之间目前关系很近,但未来几年可能会变得坎坷。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移民大量涌入俄罗斯远东地区。还有,中共党魁下令,将中国地图上的俄罗斯地名“符拉迪沃斯托克”改成中文“海参崴”。

对于新邪恶轴心的形成,诸葛明阳另有看法。他认为,如果按照川普原来的外交策略,这个轴心可能形成不了,甚至俄乌战争也发生不了。

“当然,现实中没有虚拟语气,这些毕竟发生了。如果以川普的做法,嘴上跟普京、习近平和金正恩做朋友,抑制和削弱其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对美国乃至整个世界格局都有好处。这里不是批评拜登政府的做法,而是这种做法很可能对这个邪恶轴心的形成起到了助力的作用。中国古人的智慧是,不要把自己的敌人推向自己的另一个敌人。”他说。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俄再抱团 美警告“新邪恶轴心”威胁世界
【菁英论坛】普京暗喻美最大敌人是中共
中俄独裁者互祝连任 “友谊”会突变吗?
美印太司令:中共目标是在2027年前具侵台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