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孟业寄语清华同窗胡锦涛

标签:

【大纪元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海欣报导)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同班同学张孟业,在饱受迫害后,于今年11月11日获得友人的协助,顺利逃离大陆,目前已向联合国申请庇护。

原本肝硬化没有救的张孟业,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一扫病痛,没有想到却遭到中共残暴的关押酷刑。当记者闻讯前往采访,看到刚获得自由的张孟业,虽然仍显得有些赢弱,但神情坚毅,充满信心。

张孟业回忆被关押凌虐的悲惨遭遇,想到中国大陆仍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各种酷刑迫害,说他将用所有的力量,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和欺世谎言,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关注中共恶劣的人权状况,声援并制止其暴行。

张孟业同时也呼吁其陷入内斗、举步维艰的同学胡锦涛,认清“天灭中共”的大趋势,彻底结束迫害法轮功,顺从天意退出中共,这才是他唯一能走的自救之路,光明之路。

以下是访谈内容: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记者:张先生,您好。法轮功在中国遭到镇压,您作为胡锦涛的同学也不能幸免,请谈谈您在中国的经历和感受。

张孟业:我练法轮功前患有肝硬化,十几年来,好药用尽,练了十多种气功,都没办法治,肝硬化不断恶化,医院已判了我死刑。在我绝望了时,我遇到了法轮功,经过8个月的认真修炼,就完全好了,亲朋好友都感到惊叹不已。更神奇的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折磨,曾为抗议无理加期,共绝食了47天,最后的连续28天不吃不喝,连走路也极其艰难啦,但我不仅命没丢,连原先的肝病也没有因此复发。大家都知道,肝病是“富贵病”,吃不得半点苦,既要营养好,休息好,还要用药得当,而我这两年多来,恰恰是在极其艰难恶劣的环境中煎熬。

就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残酷镇压。2000年2月,江泽民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亲自到广东督战。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广东开始劳教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中就有我,他们还说,胡锦涛的同学都判了,谁还不能判?这几年来,在中共灭绝式的虐杀下,大陆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案可查的就有2千多,拘禁、劳教和遭受酷刑的不计其数。

“多一个人坚持,多一份希望”

记者:您为了说明法轮功真相到北京上访,向检查院公开举报不法官员,并多次致信胡锦涛,结果如何,您觉得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张孟业:1999年11月我们夫妻赴京上访,致信中央,但却因此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强制劳教2年多,每天十几小时繁重劳役,经常遭到各种侮辱与虐待。有一次我因炼功被痛打后,罚铐抱大树三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2002年2月10日绝食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回来后,我继续上书胡锦涛,致信清华校友,于2002年5月又被绑架,押送到广州市黄埔区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实际上是最无法无天的法西斯式集中营)洗脑。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打手们捆在椅子上强行灌盐、辣椒水,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常常给打的伤痕累累,有一段时间曾给打得蹲不下来洗澡。有好几次,甚至被打手把手脚捆绑得紧紧的,手绑在身后,然后倒提起来,再把头按在厕所里强行灌水,快窒息时又给拉起来吸几口气,接着按下去,反反复复灌得死去活来,那时感到肢体欲裂,五脏犹焚,极度的痛苦可怕。出来后再度上书胡锦涛,向广州市检查院举报不法官员,材料上网后,又遭公安连续两天绑架(未遂),后一直都被跟踪盯梢,蹲坑监控。

我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对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这种对信仰和道义的穷凶极恶地扼杀,是必须站出来制止的,我觉得多一个人坚持,就多一份希望。事实上,这些年来,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不懈,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了。

胡锦涛的出路

记者:外界对胡锦涛众说纷纭,您曾和他同窗,对他有何评价?

张孟业:一个公众人物的评价,将由历史来判定。作为同班同学,就我个人所了解的,胡锦涛在大学读书时,成绩优秀,待人平和。年轻时,他给人的印象是朴实的。

记者:人们普遍注意到法轮功对胡锦涛和江泽民的区别,对胡锦涛是给以“机会”,对江泽民则要“法办”,为什么?

张孟业:法轮功对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态度确实有区别。大家知道,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罪魁祸首,血债累累。而当时在中央常委开会研究法轮功问题时,胡锦涛是反对镇压的。记得1995年,我曾几次写信向胡锦涛夫妇推荐法轮功,寄给他们《转法轮》,希望他们也能练功改善身体,胡锦涛夫人曾回寄明信卡表示谢意。在他们参加的清华学友聚会上,我也介绍了自己炼法轮功起死回生的经历。我觉得胡锦涛对法轮功是有一定了解的,没有对法轮功的直接血债。冤有头,债有主,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屠杀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罪无可赦。

记者:胡锦涛可能为法轮功平反吗?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张孟业:大家都已看到,法轮功问题其实是当今中国一切问题的根结,是我国人权状况的典型体现,能否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共有无诚意切实履行宪法和尊重人权的试金石。但事实上,这是以专制暴政为统治基础的政权根本做不到的。其实,法轮功并不求什么平反,天要亡中共,中共也没有资格为法轮功平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目的,是为了让世人不在受蒙蔽中行恶遭报。法轮功给胡锦涛的是个人选择的机会,如果他今天选择结束迫害,他就选择了自己的未来。

记者:胡锦涛上台后面对江派势力的争斗、腐败、贫富分化及退党潮,陷入空前困境,您觉得他还有出路吗?

张孟业:现在胡锦涛是举步维艰,可以说已经没有出路了,是绝对“熬”不到头的。如果他想自救,必须以超常的勇气从根本上转变思维,转变观念,抛弃无神论,认清大势,彻底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顺从天意退出中共,这是他唯一能走的自救之路,光明之路。时不等人,机会稍纵即逝,他能够把握自己未来的时间和主动权实在不多了,希望他珍惜。

记者:您现在的处境如何?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孟业:我逃离中国后,目前已向联合国申请庇护。我将用获得的自由和说话权力,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和它对世人、对国际社会的欺骗,继续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关注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共同制止对法轮功的暴行。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胡锦涛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致信清华学友
原广东政协委员谈胡锦涛同学炼法轮功
胡锦涛同学张孟业向检察院举报遭无理拒绝
致同学胡锦涛信上网 张孟业险遭绑架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