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爽啊!我的美国梦化作一碗炸酱面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生活在美国是需要融入主流社会的,就是说要顺从主流社会的意志,与主流社会保持一致,要保证绝对的忠诚。香蕉人是最受欢迎的,里面的白是绝对必要的,外面的黄也是绝对必要的,这样需要张扬中国威胁的时候、需要鼓吹中国间谍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些黄颜色的面孔拿出来敲打敲打。当然,出面敲打的最好也是黄面孔的主播之类的人物。保留黄面孔真是主流社会的一项乐趣,电影里需要一些嘲笑的对象了,拉几个出来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英文,是很能反衬主流社会伟大的。黄皮肤女人出现在媒体里也是很受欢迎的,从中国搞个有名的女演员过来光光屁股,是很能提高票房的。当然,那个主播和那个演员于是就进入了主流社会,她们也很自豪地与其他黄皮肤划清了界线。

到美国后,发现融入主流社会是如此重要,我也不得不考虑如何脱胎换骨了。嘿嘿,趁着年青,我使劲学洋文,中文能忘多少就忘多少。很快,我就可以跟洋鬼了对骂了,脏话出口成章;很快,就忘了写中文字了,不用电脑怎么也判断不出来写的字是对的。我强迫自己喝啤酒,而且要喝冰凉的,冰彻肌骨的那种。我让自己喜欢吃半生的牛肉,不带血的不要,拼命吃生鱼片、生虾片、生肉片,锻炼我的胃,争取把我的胃恢复到史前状态,不到饮血嗜毛的地步不算到位。我强迫自己看棒球,嘴里也嚼口香糖,硬说自己是Orioles的粉丝,跟同事一起骂Yankees不是东西,尽管特别讨厌Orioles那些臭球篓子,特佩服Yankees。

慢慢地,找我聊天的人多了,我们不聊中国了,聊电影聊体育聊明星,说某某某又改嫁了,骂布什骂老板骂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切,找你要钱还说成是给你service,够虚伪。慢慢地,找我喝酒的人多了,上次一个朋友到我们家来聊天,提一打冰镇啤酒,坐下来就砍,不到一个小时,啤酒喝完了,走人。还有一次,另外一个朋友跟我对干烈酒,不用佐菜,一个shot一个shot地干,老兄喝得不过瘾,说去尝尝海洛英吧,把我吓得落荒而逃。

刚刚出差回来,吃了一个星期的洋餐,牛排龙虾外加红酒,敞着吃,反正是公司买单。这天是周末,想吃点清淡的,做一顿家乡的宽面吧。拿出制面机,和上粉,十分钟,地道的宽面就做出来了,下到滚烫的沸水里,谗水也跟着出来了。突然来了兴致,做一碗炸酱跟这面搭配,绝妙。拿出甜面酱、黄酱和一些猪肉馅,再加些香菇、葱段、姜末、蒜末,炒熟后,趁着刚出锅的酱香,扣了一大勺在面里,哇,地道的炸酱面。

那天,屋里很是闷热,吃几口就出汗了,这面条正吃在兴头上,狼吞虎咽地吃得正过瘾,不愿意变得慢斯条理而扫了那份兴致,管它出汗不出汗,照吃,找个凉爽点的地方就成。

我们家的洋宅子的前门倒是很凉爽的,门前一棵大梧桐树,把整个前门都罩在树荫里了,微风习习,空气又好,是闷热天气里的绝好去处,如果在那里拿把蒲扇,搬把竹椅,哈,定有庐山仙人洞前的感觉。可惜,这么好的地方,我们却很少利用,别说蒲扇竹椅了,就是站一下的时间都不长。我们小区里的洋人们也是很少在门前活动的,大门终年都是紧闭的,平时进出大都是通过车库或边门,大门的摆设成分大于实用成分。对了,我入乡随俗,如果我在门前坐竹椅摇蒲扇,多不雅观呀,还不被洋人邻居笑话?说不定还骂我影响了小区的房价。

今天的面条太有味道了,家里又实在太闷了。切,我花钱买的宅子,却不敢舒心享受,岂有此理。心里这么一骂,脾气就提了上来,走,到前门去,不仅要在那里多呆呆,而且要在那里开心地吃碗面。

换了一个大碗,又添了些面,再加一些炸酱。大碗,有农民的韵味,端着面一出门就像上了黄土坡,来劲。在自家门前吃面条,竟然有扬眉吐气的感觉,好像这宅子今天才属于我的,而且我今天要让它与众不同。我的门前并没有竹椅子,俺今天不坐着吃,俺今天蹲着,就像陕北的父老兄弟一样。端着大碗,夹一筷子面条,送到嘴里,用劲往嘴里吸,那吃面条的声音就呼啦呼啦地响起来了,多少年都没有像这样无约无束地吃东西了,一股随心所欲的舒心油然而生,不由得又大口地吃上一口,故意发出更大的声音,就像把多年的委屈宣泄出来一样。为了那个入乡随俗,为了那个主流社会,俺憋坏了。切,什么是主流社会,我们整天嚷嚷要进入主流社会,这黑人和墨裔兄弟怎么不说要融入主流社会呀?我努力工作,诚实缴税,还把自己当二等公民,削尖脑袋要进入别人的社会,我一定有毛病了。十年后,还不知道谁是主流社会呢,到时候我们是不是又要争取进入墨裔的主流社会呀?这世道,谁强大了,谁就是主流社会。中国那麽多人口,多移点过来,管它是偷渡还是留学,只要是华夏血脉就能增加我们的力量。这块移民土地,你不来,印度人就来了,阿拉伯人就来了,哎,否则我们下辈子还是少数民族。

吃得爽,吃得急,额头上背上都渗出豆大的汗。把碗往地上一放,筷子往碗上那麽一架,站起来,索性把上衣脱了,露出赤膊来,更土了也更牛了。吼一声,打一个饱咯,响响的,TNND地舒服,蹲下来继续吃,继续把吃面的声音弄得哗哗下,似乎不这样就对不住这碗地道的面,不这样就吃不出那特色来。刚进中国的可乐,那味道跟中药没有两样,但一说是美国的,大家都争着喝了起来。那肯德基,能跟德州烧鸡比吗?可人家是美国货,大家都争着吃了起来,而且变成了时尚变成了高尚。今天我要让我的左邻右舍看看这炸酱面的特色,那可是集了几千年底蕴的。

“媳妇,再来一碗”,用手背在嘴上抹一把,再用食指弯个勾,把额头上的汗一刮,就势往地上一摔,TNND,好长时间没有这样痛快地吃了。“有蒜没有?”,媳妇从冰箱里拿出一根蒜,我把它洗洗干净,咬一口,辣得受不了,就口面,要的就是这口。把蒜往耳朵上一架,端起我的大碗面,俺继续到门口去陶醉。

当晚就有邻居揣着中国工艺品到我们家来,说让我这个地道的中国人给他鉴定鉴定,呵呵,感觉真好。我告诉他,那并不是当今中国人的形象,那只是我们的灵魂。
文章来源:【看中国网站】

评论
2006-11-03 9: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