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由巴黎斯王子看地球上的神传文化

今钟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4月4日讯】神韵艺术团全球演出已超过半百之数,美评如涛涛长江大河,后浪紧追前浪。但巴黎的品赞,另有艺趣,因为巴黎即艺术之都的别称,原名巴黎斯,乃小亚细亚古特洛国王子,是审美的专家。古希腊专管美与爱的女神亚玻洛蒂德,特别邀请他作审美的裁判,对象是三位女神:除美与爱的女神外,还有众神之王霹雳大神宙斯的王后赫拉,还有宙斯患头风,疼得要命,用巨斧从脑中劈出来的战争女神雅典娜(后来也被用来做希腊中一国的大名),显赫的王后与威武的战神,与专司美与爱的女神,美的风格各异,审美权威与专家巴黎斯王子首选了邀他来裁判的亚玻洛蒂德,却引起了横跨欧亚两洲希腊对特洛耶王国的远征。

因为宙斯天王赐下的金苹果只能属于最美的女神,亚玻洛蒂德因巴黎斯的裁判而获得这最高奖杯,于是便把希腊王阿格门农的王后:世间最美的海伦赐给巴黎斯作为酬劳,带王子到希腊旅游,使王后海伦搞婚外恋,与王子一同逃回特洛耶王国。

王后赫拉与战神雅典娜对裁判不服,认为美与爱女神与裁判者巴黎斯有通同作弊之嫌,于是挑起了人间一场欧亚世界之战。直到希腊军队用木马计,混入敌城,夺回希腊王后为止,一直打了十年。这个故事由盲艺人荷马在希腊民间传唱流传下来,便是西方著名的古典史诗《伊丽雅特》,生动记述了西方古希腊人神同在的时代风貌。

从1919年开始的新文化运动时期,那时中国知识界对西方很崇拜,胡适提倡白话文运动,陈独秀办《新青年》杂志,鲁迅发表《狂人日记》,其中有狂人夜里看中国古书,发现每个字缝里都藏着“吃人”二字。当时毁弃古书成风,当烂纸卖给串街走胡同的“打鼓的”小贩(专门从事低价收买破烂什物的专业小贩),规模超过当年的秦始皇焚书。而毛泽东写古诗却不让青年学,说“谬种流传,遗误青年”。

但中国人从希腊人神同在的故事中,也觉得希腊神的道德水平和人差不多,虚荣心忒强,好美,争风不让,尤其宙斯神王在民间的行为,也和人间专事猎艳的风流皇帝差不多,如同国剧《游龙戏凤》中的明朝正德皇帝一般。

被新文化运动视为反动的古文派,不由想到中华人神同在时期。那时还没有比较文化学,发现中华上古文化确实没有西方浪漫,一个农夫舜受继母和盲父百般虐待与加害,几番死里逃生,还一直恭顺孝敬。这个农夫迁居到哪里,农夫们追到哪里。一年后由一户变成了一个村,两年后变成了一个镇,三年后变成了一个城邑,在那里人人不争田界,反而相让;家家不争渔,反而相让。这种用脚投票的方式,这位不用嘴去说而以行为善化大众道德的农夫,被一生专务“选贤与能”致力于“野无遗贤”的帝尧发现,派九个儿子与舜一起劳作,贴近考察,后来又将亲生女儿娥皇女英嫁与这个农夫,而且二位“公主”和舜一样受公婆之欺而依旧孝顺礼敬,毫无怨气。和人世间的公主们截然不同,皇皇帝胄,典雅少女,因大善而能忍公婆百般刁难,依然恭谨,和颜悦色,后世皇族已难以做到。

这种上古文化至今被大陆青年称为“腐朽文化”,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也有宋朝儒生的“东周以上无史论”,认为上古有神话而无历史。唯有宋朝大文豪苏东坡专心发掘最古的典籍,专门注解了中华人文始祖黄帝的老师广成子的言论,留下《广成子解》。其中这位隐居崆峒山的神仙当时已活到一千二百岁的广成子教训黄帝说:“你追求的养育人民,管理百姓,却反而使树叶没黄就落地,云不相聚就下雨。”使黄帝认识到,神或是人管理人都与自然环境存在着统一的场(类似现代物理学的概念),所以黄帝得了正道后,不仅“国无邪教,市无淫货,地无荒土,官无滥士,邑无游民”,而且山不光秃,水不干涸“山不童,泽不涸,禽兽不失长,草木不失生。”万物繁茂,生气勃勃。黄帝命天师歧伯司日、月星辰,阴阳历数;命后土中正司山川草木,虫鱼鸟兽。神在管理,人民善化,泽及鸟兽虫鱼。

这种优良传统,直传到夏末,商族的王名汤,到郊外巡视,发现捕鸟人把网四面封严,要对小鸟搞群体灭绝,就劝捕鸟人网开一面,对网中的小鸟们劝说道:“朝左飞的从左边出去,朝右飞的,从右边逃出,不听我劝的,就命该淘汰了。”这种泽及鸟兽的德行传开,人们再次用脚投票,各城邑诸侯都来归附,共同推倒了不管人民死活,搞“酒池肉林”,类似盖大剧院,讨好‘歌星’妹喜的夏桀。这恐怕已是神离开人们的时代了。

而中华流传最古的史籍《尚书》中农夫帝舜所作的《舜典》中主管音乐的夔说道:“我一用石头敲出节奏,百兽就互相学着人舞蹈”,而更早的天皇氏伏羲时代,凤凰也飞来参加庆典乐舞,于是留下“凤来”之杰作,看来上古人神同在的时代,连鸟兽都是发自内心的愉悦欢舞,如人所谓:“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也。”

至今戏曲界,舞艺界内行话有“禹步”留传,渊源极早,相传为大禹为治水“三过家而不入”涉水陷湿,“生偏枯之病,足不相过”。为纪念禹为劳绩。夏朝祭禹之舞的步伐,始称“禹步”,代代相传,不断变化,形成“轻、飘、旋、颤”的特色,正如澳洲首都堪培拉的观众惊叹神韵艺术团道:“她们的双脚,走起路来像是在滑一样”,内行称作“水上飘”。

至于手的雅致,古代舞蹈术语有“大垂手”与“小垂手”:“或如惊鸿,或如飞燕。婆娑舞态也。”“罗衣恣风引,轻带任情摇”写尽了舞袖生风,罗带轻飘的旖旎风姿。一位欧洲观众看到“台上的少女都是神在舞蹈”。纽约观众,一位82岁的美国老兵宁先生评价道:“我们在台下看戏,也感到是表现人神同在的现象;演员们也表现出属于神的特质,这不是一般的美,是属于神的美丽境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拾美丽珠玉于闹市 展神传文化于功成名就
晚会中西主持人:面对观众如老友
神韵悉尼第三场观众反馈(一)
张羽良:舞动神传文化的风采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近平一句话让富人不寒而栗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探索时分】从未被敌机击落过的战机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政要发言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