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驻教廷大使杜筑生强调请辞是个人生涯规划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矿春罗马二十八日专电)已辞职获准的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杜筑生今天表示,中华民国与教廷的关系目前非常平稳,他请辞现职完全是基于个人的生涯规划,无关国内的政治及与梵蒂冈的关系。

杜筑生获知总统府已发布准他辞职的命令后,在办公室接受中央社独家访问时说,他请辞现职主要是基于几项考量,包括他在外交部服务已三十二年,应留给自己一点时间,而目前中华民国与教廷的关系平稳,是离开的适当时机。

此外,他说,外交部有许多优秀的后进,应给他们机会,而且他已获辅仁大学礼聘担任讲座教授,也想多与家人团聚,因为妻子邱大环女士已于去年九月回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书。

杜筑生解释,从事外交工作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不能一直做下去,辞请获准之后就可松一口气,将沉重的责任抛开。

此外,他认为中华民国与教廷的关系目前非常平稳,他选择离开不会有牵挂,“走得心安理得”。他说,如果双边关系不好,他反而不愿离开,以免被讥为“外交逃兵”。

杜筑生强调,请辞现职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希望外界不要以“蓝绿”的眼光来看待。

他说,他是职业外交官,中国国民党党员,但已有十多年不参加政党活动了。他在前总统李登辉主政时获任命为驻塞内加尔大使,在前总统陈水扁主政时奉调回国任外交部次长,并于四年多前获任命担任现职。

谈到中华民国与教廷的关系,杜筑生说,在他就任大使四年八个月来,两国的关系一直都很平顺,双方的沟通管道畅通,他要查询任何消息,教廷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对于两国关系的评断,他举实例,他因个人希望赶上辅仁大学新学年开学,请求教廷尽速处理我方派任新大使的外交节略。虽然目前仍在暑假期间,教廷的相关官员仍然全力配合,作业速度比预期还快。他说,“这要有良好的关系才行。”

在另一方面,中华民国被教廷认为是从事国际人道援助的最佳伙伴之一。每次教宗呼吁国际社会对遭受灾难的地区与人民伸出援手,中华民国总是率先响应的国家之一。

中华民国在台湾也已完全民主化,宗教信仰自由,各宗教间都很和谐,从来未对梵蒂冈造成任何困扰。

杜筑生承认,与北京关系正常化是梵蒂冈的基本政策。但这是有前提的,中国大陆必须要有宗教自由。他说,等到中国大陆有宗教自由之时,梵蒂冈、北京与台北应该就可以找到一个三方面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了。

与其他国家一样,教廷不能忽视中国,也不能不关心中国大陆天主教教友的信仰生活及安危,但是教廷也是坚守原则的,坚持正义、和平与宗教信仰自由。这些从教宗本笃十六世去年致中国天主教会的牧函中就可看出。

在所有欧洲国家都弃台湾与中国建交,唯独教廷仍维持与中华民国的外交关系,并一再强调不会抛弃台湾,正显现出教廷与其他世俗国家的不同。

至于北京与梵蒂冈的关系,杜筑生说,双方关系正常化已传闻多年。就在最近有人传说梵蒂冈与北京将在奥运会前建交。如今奥运结束了,建交之事并未发生。

中国政府反而在奥运结束当天就逮捕忠于罗马教廷的河北省地下教会主教贾治国,更令教廷感到挫折,因为教廷与国际社会一样,原先都冀望奥运能有助于改善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

此外,中国政府不仅持续迫害忠于罗马教廷的地下教会信徒,更要成立一个不受教廷领导的教会,这些都是教廷所不容的。

他指出,事实上梵蒂冈与北京迄今尚未就双方建交问题上过谈判桌。目前双方的接触只是对话而已,不能称为谈判,离建交还有一段路要走。

谈到将到辅仁大学任教,杜筑生表示,他向来对教学就很有兴趣,过去在外交部任职时也曾到大学兼过课,并拥有教育部颁发的教授证书。

此次辅仁大学特别礼遇,以讲座教授聘任他,更让他义不容辞。他也庆幸自己能立刻转任教职,有多一点时间看书、教书、并与年轻朋友在一起,一举数得。

鉴于辅仁大学是一所天主教大学,学生应对教廷有更深的认识,他因此决定在大学部开通识课程,讲授“教廷的国际地位”。此外,他也将在大学部的外交学程讲授“国际关系与外交实务”。

杜筑生预定九月十四日离开梵蒂冈任所回台北办理退休,遗缺将由驻荷兰代表王豫元接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