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屈从中共压力 欲消弭“希望之声”

人气 3

【大纪元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阿男达‧达摩雅加达9日报导)2008年9月9日,设置于巴淡岛的印尼希望之声,为抗议中共直接插手扰乱当地新闻媒体的自由,在雅加达召开了公开会,揭露媒体与资讯局已屈膝中共要求,发出书面证明书,拒绝印尼希望之声的营业执照申请,以“两国良好关系”为由,图消弭本国唯一有播放“九评共产党”和大量中国黑幕真相新闻的电台。

印尼希望之声负责人葛陀Gatot在会上仔细阐述事情起因与过程,希望之声自2005年3月1日成立并公开播放以来,受到大量听众的重视,其中以口述历史“九评共产党”最明显,曾经有个水手,趁着他的船开到新加坡空档,特意到希望之声的办公室,要了一本“九评共产党”。从这感人的故事就可以测量其受欢迎的程度。

印尼希望之声已依遵正常渠道完成营业准证手续,当地新闻局已有书面核准书表示通过。巴淡自治区有关部门经过认真审查考核,印尼希望之声无论在财、人、物、设备的实力,以及播放的新闻内容,都符合媒体业标准。

中国(共)大使馆直接介入干预他国媒体的自由民主体系再明显不过,2007年4月18日以红头徽章信纸,以国家名誉向我国施加压力,正式要求政府关闭印尼希望之声。不止于此,中国(共)大使馆余洪耀接着还亲自拜访国家电台局,逼迫相关部门不核准希望之声营业申请。国家电台局于2007年10月5日正式致函拒绝印尼希望之声营业申请准字,理由直接说明是因为有中国(共)这两个见不得光的“大”动作,而且中国(共)“抗议”“印尼希望之声常常报导‘损害中国(共)形象的新闻’(指“九评共产党”──编按),深怕将破坏两国友好关系。”

高精度图片
印尼希望之声电台外景。(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印尼希望之声主任葛陀。(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希望之声公开会,背景是中国(共)大使馆余洪耀(萤幕中间)亲自拜访国家电台局情况。(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前国家电台局委员阿曼多。(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自由媒体人士阿特玛古苏玛。(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媒体法律援助机构执行主任、印尼希望之声控方律师亨特拉延拿。(摄影:吴永光/大纪元)

封闭自由媒体倒退做法

9日记者会上有四位支持自由民主媒体人士相继发言。媒体法律援助机构执行主任亨特拉延拿(印尼希望之声律师),他认为国家电台局应采取独立态度,因为地方自治区制有取决自主权,而不是跟随媒体资讯局和中国(共)大使馆人云亦云,失去独立自主判断能力。

前国家电台局委员阿曼多指出,政府和国家电台局已经滥用权力,“中国政府它想要做什么,到最后,一切就看我国政府是不是能把关自主权大门,是不是允许他国干预自己内政。”阿曼多还说,此牵涉到公众知情权的一件大事,必须高度透明化,向社会解释取决的合理考量依据。有关当局吊消印尼希望之声的营业执照,没有指出明确理由,印尼希望之声已顺利通过先前考核,可是到了尾端,露出一个说法,国家电台局廖内群岛支会等相关部门曾经与外交部有所沟通,这里面有大问题,为何还须与此事毫不相关的外交部沟通?甚至拿它当杀手令?希望之声的哪一个报导让中国(共)莫大恐惧?

阿曼多不讳言直说,如果真是如此,中国政府直接干预他国内政,这是非常严重的“滥用权力”,今天被封杀也许是希望之声,明天还会有其他媒体被封杀,全国的媒体自由不但严重倒退,媒体的民主体系被严重破坏掉。此情况令人想起苏哈多执政时也对媒体强势箝制。

阿特玛古苏玛(自由媒体人士)认为,封闭印尼希望之声的理由,软弱、含糊、“超吊诡”,如果说内容的中文和印尼文比率须平衡,为何希望之声已按照要求改善,仍然遭封闭?此位苏东牧新闻培训高级院校院长还说,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化,这有什么错?阿特玛古苏玛还说,此件事证明政府对民主社会有所顾忌,离自由民主媒体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距离。

前《世界日报》记者经历证明干预存在

一位谢女士来宾在会上讲述她的亲身经历,证明中国(共)大使馆干预媒体的事的确存在。2004年7月下旬当她采访法轮功游行,遇上余洪耀正与其秘书们对着游行队伍猛拍照,也许是碰个正着,那位余姓大使馆官员主动与那位曾经在《世界日报》担任过记者的她握手。

此后,谢女士所经历的一切,在证明中国大使馆完全行使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一系列政策。早期负责采访华人社团的谢女士虽然已经离开了《世界日报》,和多个华社团体仍然保持密切关系,经常跟组团到大陆交流的华社艺术团体当随行记者,和余洪耀握手后,原先带她赴大陆的团体,在临行的前夕接到余洪耀的电话,警告他们不能带谢记者随行,还补充说谢记者采访过法轮功的活动,她入大陆的签证已经被临时取消。谢本人也接到同样的人的电话。

自从跟余洪耀握手,情况完全改变,先前纷纷预约谢记者到大陆的团体,听了故事后即刻纷纷改变态度,包括原先有意雇聘谢记者的大公司。几位与她较为亲近的人传达过信息,要求谢记者书面证明放弃了法轮功,他们才敢恢复以往的“友情”。

虽然他们都承认干事能力与信仰无关,却也承认不敢“挺”,担心“拿不到入境大陆的签证”,因为与大陆有事业往来、有利益羁绊,而且知道中共真会实施最黑最邪的“潜规则”:“如果敢收一位法轮功当员工,等于支持法轮功。毫无疑问肯定入黑名单一个。”

后来事实证明,谢记者在采访中也碰上类似情况,亲共社团(包括一小撮台商在内)不敢接受《大纪元》采访,或态度暧昧。有的在私底下说:“大使馆对此事有明示过。只要是敢正面报导法轮功消息的媒体,都不能接触。”这种情况在中文媒体的明显度几乎是绝对,而非中文媒体,被渗透的情况则不齐。◇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民众:杨败选大快人心 杨的今日即刘醇逸的明天
三妹:中共毒瘤析
24小时内 全球5强震
连环地震撼亚洲 3次强度6级以上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长通话透火药味
【西岸观察】频频失言 拜登竞选就怕讲错话
近视眼有救?按耳朵3个奇穴 迅速改善视力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