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50年老药厂 成一粒眠大本营

吓!GMP药厂制毒 产销一手包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8日讯】〔自由时报记者蔡彰盛、黄美珠、洪美秀、王昶闵/综合报导〕有GMP认证的药厂竟然成为制毒工厂!新竹地检署昨指挥市警局、刑事警察局等单位,破获新竹市新东化学制药厂涉嫌制造三级毒品“一粒眠”,查扣数量超过两百二十万颗,如果以大盘计价,黑市价格逾两亿元。


涉嫌制毒的新东化学制药厂负责人郑宏镛(中),昨天被检警拘提到案。(自由时报记者蔡彰盛摄)


郑宏镛是GMP药厂新东化学制药公司实际负责人,他坦承制毒不讳,声称因财务困难铤而走险。检警调查,郑宏镛得知共犯吴长松、郭荣华有管道可取得一粒眠原料,且有销售下线,遂利用合法GMP药厂为幌子,实际上掩护取得部分制毒原料,从一月起邀集谢振鹏、李俊明、杨文俊、叶佳荣、杨春淦等人,先后住进药厂内,开始研究制毒。

查扣逾220万颗 黑市价逾2亿

嫌犯制毒流程则分两阶段,第一阶段由郑宏镛在新东厂房内“打锭”,后段的“包装”则在郑宏镛另外承租的新竹市海埔路厂房内进行,包装机、喷墨机等机具都由郑宏镛购置,再由谢振鹏监督李俊明、杨文俊、叶佳荣及杨春淦等人,进驻海埔路厂房包装毒品。

卫署才刚稽查 竟无任何发现

三月中旬,制毒集团开始量产一粒眠,第一批毒品大约七十五万颗于四月十四日出货,四月十六日再度开工生产第二批,直到昨天被查获为止。

讽刺的是,卫生署药检局人员曾在四月下旬前往新东药厂稽查,但却没有任何发现。卫生署药政处长廖继洲表示,GMP药厂依法每两年查厂一次,查厂主要是核对药品的剂量、成分及有无药品制造许可证、批次记录文件、原料药的存放与生产流程。如果业者趁查厂空窗期制毒,假造或隐匿制毒相关事证纪录,根本抓不胜抓。

首代负责人 也曾制毒被法办

据了解,已有超过五十年历史的新东药厂,全盛时药厂内有好几条生产线同时生产,有制造生产一百多种药品的能力,药厂的第一代负责人过去曾制造卅年前当红的毒品“速赐康”被法办,当时获利好几千万元,郑家人出入都是开双B或积架跑车,在新竹县宝山乡拥有很多房产及土地,出手阔绰。

第二代负责人郑宏镛以玩车、玩乐出名,家道逐渐中落后,连当药师的妹妹也受拖累,传闻药厂负债累累,有药师资格的妹妹因是连带保证人,常私下抱怨被哥哥害惨,上个月她已向新竹市卫生局注销药师驻厂,不想再跟哥哥合伙制药厂事业。

检警是在四个多月前接获线报,展开监控,昨天清晨拂晓出击,兵分多路搜索嫌犯五个处所,查获一粒眠成品十六大箱一百二十三万五千余颗、散装十三万九千余颗、粉末一百六十一公斤,这些成品及粉末,据估计总数约相当于两百二十万颗。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