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中国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在香港展示父亲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最近家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北京警察千里迢迢赶到陕北,毁掉了国外友人寄给国内朋友的、想送给高智晟的刚刚出版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不仅如此,他们再一次切断了高智晟和我的联系!对陕北家人的监视骚扰也在升级。”

高智晟律师(大纪元资料照片)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廿三:一群贼操办的庭审
2011年12月14日半夜,我在睡梦中被人摇醒,睁眼一看是六中队中队队长,说接上面紧急通知,让我立即起床接受谈话。我起床不一会儿门被打开进来三人,俩人就是我前述文字中提到的“恶煞一郎”和“恶煞同一郎”,另一官员模样者倒背双手站在桌子后面,“一郎”提着手铐,“同一郎”一手提着黑头套,三人进囚室并不说一句话。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廿二:和于泓源最后交锋
本文中提到的于泓源2010年2月起至今,任北京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员,是周永康迫害高智晟的主要打手。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廿一:地狱中的人性
这一次在北京武警部队的囚禁历时二十一个月。从生物人角度而言,这是十年来数十次的秘密囚禁生涯中,囚禁环境最为残酷的一次。首先是前面述说过的酷夏炎热和缺氧之苦。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地下室的潮湿,这是这次囚禁生涯中另一个最著名的苦楚之一。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纽约发布会于8月2日在法拉盛举行。高律师女儿耿格接受媒体采访。(林丹/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二十:中共开会军队受罪
军队的危机意识教育、安全警示教育已到了变态的地步。喋喋不休地告诉官兵,国内外敌对势力磨刀霍霍,不愿意看见中国人民过上富有幸福的生活,每时每刻都想扰乱人们已有的幸福生活,而军队肩负的就是保卫人民这种既有的幸福的使命。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九:瞎折腾的武警
不少士兵都讲到过两个著名的荒诞例子。一个是二大队领导因“烟灰缸里有烟灰,垃圾桶里有垃圾”而被通报批评做检查的事。由于“维稳”人员的霹雳手段,全军上下噤若寒蝉,直若死水一潭,而“维稳”人员只有不时能找出问题才能证明其存在的价值,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八:江泽民的连坐惩罚
时至今日,中共党媒上公然口口声声嚣叫着“端党的饭碗”“吃党的饭”这种无视人间廉耻的论调。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全额由纳税人养活的政党大略上只剩下中共及朝鲜劳动党(共产党)等少数几个无赖政党,也是全人类仅剩下的几个在纳税人面前无法无天的流氓政党。像美国这样的制度文明国家,任何一个政党,安敢花去纳税人的一分钱试试。

台湾“立法院跨党派国际人权促进会记者会”上,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出席与会。(陈柏州/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七:“爱国迷幻”
中国的青年已堕落至一种迷幻状态。有一段时间,他们中的许多人既亢奋又焦急,亢奋的理由是邻人日本发生了大地震,他们为邻人的苦难而亢奋得夜不能寐,而另一个使他们亢奋的是说在极短时间内,已有八百多万“爱国人士”上网发帖庆贺邻人的灾难;而令他们焦虑的则是说“网上爆挤”而耽宕了他们上网表达“爱国”的激情。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六:“维稳阉狗”
今天中共的武警部队,可以断定,他们把自身日常精力的百分之九十花在“维稳”方面,诸位切不可以为这百分之九十的精力维持的是社会稳定,这个日常的“维稳”是维持武警部队自身的稳定。人心已全散了,而对人心这种柔软的对象,武警当局剩下的唯一聚拢手段就是硬暴力。

高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五:洗澡场景举世无双
这次为期二十一个月的秘密囚禁,留下许多值得纪念的记忆,其中一些过程即便在常人生活中都归琐屑一类,但它在那样的特殊环境里,中国黑暗势力常煞有介事地放大这些琐屑事,常使人啼笑皆非。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在香港展示父亲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四:魔鬼式的看管
世间再没有比共产专制的黑牢更邪恶的去处,我对坐牢是有思想准备的,任凭你想像再丰富,我都终于没有想到他们会设计那样邪恶的囚禁环境。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三:与“绝顶君”交手
大约是武警部队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组成四个人的谈话阵容。关于谈话,表面上看是这次酷刑的成果。实际上我从不拒绝对话,相反,我非常愿意对话,谈成与否,只是价值的一个方面,而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当予肯定的价值。

高智晟律师(新唐人)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二:在打手面前睡着了
这几年我获得一个很有价值的宝贵经验,那就是在任何困难的过程中,或者是应对任何困难,你需要的就是持续地培蓄自己的精神规模及质量,使精神无限强大起来。强大的精神几近能给处在物质极度困乏过程中的人提供无限的支持。我这十年的经历可完全现实地证实这一结论的正确。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一:昂然而立
理性是什么?不错,理性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一种无上的力量,却绝不能成为无底线容忍一切野蛮的理由。我当时就想,野蛮成了畅行无碍的力量,而理性价值的呵护成本也不能全无边缘。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惨绝人寰的嚎叫
我突然想起来耿和她们娘仨的极清晰的面孔,思维异常地清醒起来。我想着,这是思想出现了“管涌”,想着刚才这几幕若是发生在她们面前会是一种怎样令人哀伤的情形,但我很快止息了思维活动,但这种“管涌”却屡现频出,尤其在施暴间隙。

2015年12月19日,有民众去高智晟律师陕西家拜望。据看望的民众所说“高律师精神状态很好,身体看起来也不错!”。(网络图片)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九:酷刑降临
历史将很快示教世人,是共产党自己的罪恶拓通它的死途。所谓积羽沉舟,而多如牛毛的罪恶,对应着多如牛毛的承受,多一个具体的承受就可能会生出一个清醒的认识。共产党的蛮横、冷酷及绝不动摇的愚昧终于历史地置于自身于末路,它已经成为一个历史的笑柄。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八:假和尚被大哥揭穿
2010年4月3日夜,我在“和尚”的陪同下突然回到家,一家人喜极而泣下。大哥竟像孩子似的呜咽起来,我知道那呜咽声里埋著道不尽的委屈与无助,他过来抓住我的手,边哭边说:“老三,再哪里都不要去了,中国太危险了,他们不是人(指政府),完全不讲道理,即便是别人家里的猪、羊你能不能随便抓走?抓走别人家的一个狗娃子你还得给主人打声招呼,我们的一口子人,啥时想抓啥时抓,连个招呼都不给你打,每次抓了过上几个月就不承认啦,天底下还能有这种政府?大哥求你啦,就呆在村里,我们养活你,不要再去受罪了。”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七:五台山电话之谜
这天中午时分,我被两人挟架下楼,外面停了两辆“别克”商务车,我被押上车后,车子一路开向山西,至日暮时到达山西五台山上。于泓源未能如他所愿在山西五台山上要来一处独院,山西方面只差一个当地县公安局副局长出面应付。既落实不了独院关押场所,更说抽不出警力来接手关押我的事,于气急难抑而终于无可奈何,最后终于住进了宾馆。而按要求,凡是我住进去的宾馆饭店,当局必须将整座宾馆给包下来,决不允许其他人入住,而五台山的宾馆价格高得令人啧舌。

“立法院跨党派国际人权促进会记者会”6月17日在台湾立法院中兴大楼举行,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女儿耿格出席与会。(陈柏州/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六:警察带我岳父寻尸
新疆之行正好为五个月,其中一半时间是在半软禁中,一半时间是在秘密囚禁中。期间的经历,直使人怀疑是在这人间。我极不愿意让我的亲人目睹我的困难处境,尤不愿使我的岳父母两位老人目睹这一切,可这一切终究还是在那几个月里实在地发生在了他们身边,这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痛,而更给他们造成了几近毁灭性的痛。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五:生离死别 妻女逃离中国
两个孩子必须能够正常上学,这是我终于愿意苟安下来的理由,也是我的最后底线。然而,周永康及其打手于泓源、孙荻们却认为这是终于可以迫我俯伏在地的软肋。他们曾公开在我跟前调侃说过:“老高有着他不同阶段的‘七寸’,过去是老太太(指我母亲),现在是俩孩子”。他们利用这个被每一个家庭都当成的关键时期,不断施以一些极其愚昧的举动企图据此实现他们的美好。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四:特务骚扰家人
又回到了家,现实的惨不忍睹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力。虽然秘密警察从家里面撤了出去,但从距离上,他们的撤离不足二十公分,仅是从门里面撤到了门外面,也就只隔了一个门的厚度。他们在我家门口过道摆了一张钢丝床,上下楼、进出门都必须侧身挪移。这种作法既卑鄙又下贱,你无法不用这些词来描述他们,而我家门口的上半层楼道里也摆了一张床,每张床上两个“干部”全天候坐在那里,后来多经激烈的交涉,他们同意将我家门口的床移至下楼的下半层平台上,一家人进出门终于恢复了正常。但下楼仍很不方便,仍需侧身而行。

高智晟女儿耿格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表示,父亲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的纽约发布会于8月2日在法拉盛举行。 (林丹/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三:传江泽民骇怒异常
车队在警车的引导下前行,我一上车不一会即昏昏呈睡状,不动脑是迅速入睡的最佳路径。不知走了多久,车停了下来,一看天早已大亮,我坐的车正对着前面挂着的一块牌子:“陕西省乾县看守所”,除了一左一右控制着我的两人外,几辆车上的人都下了车,在看守所与车辆之间穿梭奔忙,你头脑再简单也能得出他们是在办理某种手续。

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跌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 (林丹/大纪元)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一:首次绑架
在拓通中国政治现代化的道路上,满是先行者和他(她)们亲人们的血和泪。今天,没完没了的暴力绑架;弃绝人伦的电击酷刑,背弃人道的野蛮囚禁,仍然是这条道路上的全部风景!十年来,绑架、囚禁、酷刑;再绑架、再囚禁、再酷刑成了我的生活,成了我这些年来经历的全部,这样的生活还有一年多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