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人發聲 必使中共停止人權迫害

「當前中國人權的困境與突破」座談會26日在集思台大會議中心舉行,邀請前加拿大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以及近十位重量級人物,談從中國人權現況談台灣如何協助中國走向民主政治。(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戴德蔓台北報導)台灣如何協助中國走向民主法治一直是各界關心探討的問題,6月26日台北一場「當前中國人權的困境與突破」座談會指出,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停止中共全面的人權侵害,這是每個人都要關心的事,若全世界不同地方都站出來說話,正義將會被伸張,中國一定會改變。

座談會由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主辦,邀請前加拿大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以及台灣律師界、 知名媒體人等近10位重量級人物,從中國人權現況談台灣如何協助中國走向民主政治。

大衛‧麥塔斯表示,要停止中共全面的人權侵害,就要從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問題著手才是最佳策略,而其中最嚴重的就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認為,很多人覺得應從最輕微的迫害先著手,其實是捨本逐末,很短視。

知名媒體人楊憲宏表示,關心中國人權其實就是關心台灣的人權,他舉例,有台商朋友告訴他,在中國很多台商即使沒犯罪也被關,而最近公布的《精神衛生法》草案,其中規定公安機關可以合法擁有精神病院,未來有可能台商合夥人謀害產業,連官司都不用打了,直接買通公安將台商丟進精神病院。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廖福特說,只要中共想處理的人,包含外國人,都可能被認定是精神病,且中國還有民間私設監獄,所以不是只傷害中國人,而是在中國所有人都可能被傷害。

大衛‧麥塔斯嚴肅表示,真正反對中共人權迫害非一個人能做到,是要動員群眾。制止迫害是每個人都要做的,這是維護人性的尊嚴與關係到全人類福祉。

他說:「我們比中國人更幸運,我們要珍惜現有環境為苦難的中國人發聲,如果全世界不同地方都站出來說話,中國一定改變。」

法輪功被迫害嚴重 遍及全中國

出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前加拿大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表示,中共竭盡所能阻止他們的演講,甚至威脅恐嚇要殺害他們,這樣的行為只是更彰顯中共暴力與謊言的本質。

大衛‧麥塔斯表示,這五六年針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做了深度的調查發現,迫害非常嚴重擴及整個中國,由於蒐證困難幾乎沒有人在做,受害人被活摘器官後已經死亡,犯罪現場已經被消毒清理,所以證人只有加害者,而加害者不可能承認犯罪。

大衛‧喬高表示,在中國有2/3酷刑虐待是法輪功學員,從2001年開始牟取器官賣給外國人,2000年到2005年間作調查報告顯示有器官來源無法查明,其中可以解釋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中共持續迫害不只法輪功、西藏、維吾爾族人,維護人類的基本權利,讓世界更為美好,中共不應該這麼做。

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副理事長朱婉琪表示,談到中共對信仰的迫害就不能不談對法輪功的迫害,海外12年來沒有很有效制止迫害,其中一個困境是全世界的政府瞭解迫害,卻沒有積極公開制止。至於迫害有多嚴重,她舉例,河南省對於申請來台灣人士,得先填堅決不煉法輪功切結書。

楊憲宏表示,中共對信仰的迫害已經讓有信仰的外資不願意到大陸投資。

台灣圖博之友會會長周美里表示,身體可以被關押,但是信仰的心是關不住的,希望現場朋友將聽到的訊息告訴更多人,為這些遭受苦難的朋友盡一點棉薄之力。

思與言雜誌社發行人魏千峯律師說,中國現在貧富差距大,中共為維持社會穩定,目前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預算,中共動用如此多的錢來對付人民,可不可怕。

現場一位楊姓聽眾現身說法表示,因為工作關係2005年從台灣被派到大陸,只因是法輪功學員就被秘密關押一個多月,有十個人監視他,要他污衊法輪功創始人,出賣同修。他說,回台後精神被掏空了,這幾年只能用行屍尸走肉來形容,他當場希望在場的律師能夠幫助他控告中共對他的迫害。

與會的來賓有:加拿大前亞太事務司司長、前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副理事長朱婉琪律師、台灣圖博之友會會長周美里、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廖福特博士、台灣國際法學會理事長邱晃泉律師、前台北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主委薛欽峰律師、新頭殼總製作、前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莊豐嘉、國立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資深媒體人、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思與言雜誌社發行人魏千峯律師。


第一本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


出書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前加拿大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左前)、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左後),替購買新書的民眾簽名。(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