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邦友血案十周年 倖存者鄧文昌 憶起殺戮時刻…

人氣: 890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0日訊】〔自由時報記者余瑞仁、謝武雄、周敏鴻/桃園報導〕國內治安史上最兇殘、最血腥的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公館血案,明天屆滿10周年,雖然迄今尚未破案,但傳出令人驚喜的發展,血案唯一活口、前桃園縣議員鄧文昌記起一部分「殺戮時刻」,引起檢警高度重視,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劉惟宗為此三度主持專案會議,希望案情能獲得突破。

為了這個新發現,專案小組特別請教當初救活鄧文昌的林口長庚醫院腦神經外科名醫張承能,他不排除鄧文昌恢復記憶的可能性。檢警也證實,鄧文昌除了表達能力有障礙,思考並無問題,更記得以往認識的親人與好友。

鄧無意間 透露迷團

民國85年11月21日上午,劉邦友官邸傳出槍響,時任桃園縣長的劉邦友等8人慘遭槍決,鄧文昌當時腦部被子彈貫穿,和其他8人堆疊在劉邦友公館警衛室,經林口長庚醫院腦神經外科搶救,奇蹟般地存活。而案發前不到3坪的警衛室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直是檢警亟欲突破的關鍵案情,直到今年初,專案小組才獲悉鄧文昌去年與好友相聚時,無意間曾說出「警衛室之謎」。

專案小組獲知,鄧文昌向好友透露,他當時和同為縣議員的莊順興進入公館要找劉邦友,隨即被歹徒脅迫進入警衛室,他記得當時現場有人正在爭吵,他因為最靠近警衛室門口,打算趁隙離開時,就遭歹徒開槍射擊,此後即昏迷直到被救活,印象中他是警衛室裡面第一個被槍擊的。

回憶情形 符合調查

檢警專案小組指出,血案發生後,首先趕抵現場的警方與救護人員發現鄧文昌與其他8名死者倒臥警衛室血泊當中,而鄧文昌就是最靠近門口者,更是頭部中彈唯一還能發出呻吟聲者。以這段事實,對照鄧文昌回憶的情形,專案小組認為堪稱吻合。

鄧文昌這段珍貴回憶,引起專案小組重視,據了解,當時仍任職刑事局長的警政署長侯友宜獲悉此事,曾一度探望鄧文昌,然而在鄧文昌家屬極力保護下,並未有所進展。

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劉惟宗接獲報告後認為關係重大,三度親自主持檢警專案會議,雖然專案人員未能從鄧文昌口中證實他回憶起殺戮過程,但檢警仍期待警衛室之謎終有大白的一天。

雖然鄧家人今年曾因不堪生活受擾,申請撤除24小時隨扈,但是已被檢警專案小組否決。桃園縣警局長林德華也不考慮撤除專案小組,檢方更認為殺人案的追緝時效為30年,不可能會放棄緝兇。

鄧文昌 參加聚會 能玩股票

〔記者謝武雄/中壢報導〕劉邦友血案唯一生還者鄧文昌,10年來過著隨扈形影不離的日子,而鄧文昌恢復的狀況相當不錯,從今年初起更進階玩起股票,還小賺一筆;而他唯一的兒子已經就讀大學、兩個女兒也就讀高中了,家庭的狀況都還不錯。

劉案發生後,鄧文昌心情很低落,朋友們都會陪他打四色牌解悶,只是右手不方便,他習慣把四色牌排在米堆上面,朋友們都戲稱是「拜公媽」。

至於言語部份,鄧文昌看到一些老朋友可以一見面就喊出對方的名字,也可以用簡單的詞句與對方寒暄,但還是沒有辦法使用一大串的句子。

這10年來最辛苦的莫過於鄧文昌的妻子林女士,她除了要照顧鄧文昌外,還要照顧三個兒女,如今三個人都已由當時的小學生,變成今日的高中生、大學生。

事實上,鄧文昌這10年來與以往風光的日子相較可說是平淡許多,平日深居簡出,直到這兩年身體狀況比較好,才會和弟弟一起外出拜訪老朋友,甚至和母親參加外面的聚會。

今年初鄧文昌的家人擔心他心情低落影響身體,建議他玩一些股票,雖然金額不大,但是鄧文昌相當專心,還會作功課,他還小賺了一些錢,如今越玩越起勁,幾乎每天都會到特定場所看盤,家人看了後也寬心許多。

劉妻談/沒有期盼 信心不再

〔記者羅正明/中壢報導〕劉邦友的遺孀彭玉英,近一兩年已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連家中電話號碼也已換新,避免外界打擾。潛心向佛的她說,現在都在家裡含飴弄孫、不問世事,對於官邸血案,她已沒有任何要求。

劉邦友公館血案發生至今屆滿10年,彭玉英已對政府失去信心,接到外界關切的電話,也只淡淡地說:「每年到了這段時間,才有人關心這件事情,對於政府,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言詞間透露些許無奈。

提到自己的一兒、二女,以及二位孫子、一位孫女,彭玉英的心情立刻平復不少。她說,她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含飴弄孫,最大的孫女都已國小三年級了,日子過得平靜、快樂,這就夠了。

彭玉英唯一想感謝的人,是現任桃園縣長朱立倫。她說,劉邦友生前最想安置的地方是大溪鎮和平禪寺,那裡的景色最美,是他最想長眠的地方,由於朱立倫的幫忙,可說幫她完成劉邦友的遺願。

醫師談/受創位置 關係記憶

〔記者洪素卿、謝武雄/綜合報導〕劉邦友命案倖存者鄧文昌,因腦部受到槍傷,記憶功能嚴重受損,醫師表示,腦部與記憶相關的位置包括額葉、頂葉以及顳葉等,這些位置如果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不但喪失的記憶可能回不來,甚至連日後的短期記憶能力也會受到影響!

鄧文昌頭部遭槍擊也傷到神經系統,導致右手、左腳不靈活,如今鄧文昌勤於復健,左腳走路的速度雖然較慢,但是看起來已經很正常,雖然右手復健的情況不佳,但他也已經改用左手吃飯。

國泰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柯紹華指出,其實人類並不是將記憶放置在同一個地方,單一事實的記憶也非單一存在,因此有時候就算遺失的是記憶的一個片段,也可能無法組合出當時的景象。

三軍總醫院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表示,雖然大腦也能修復,但若半年到一年間沒有恢復的部份,日後再恢復功能的機會很低。

花蓮慈濟醫院院長林欣榮指出,腦傷患者若受損的部份影響其對語言的理解能力(也就是聽不懂 )、表達能力(也就是說不出、寫不出 ),甚至是在聽與說間協調的機制出了問題,那麼即使患者記得也無法表達。

此外,大腦的記憶就像電腦的記憶體,如果硬碟毀損就無法再使用,即使啟用新硬碟,但舊的資料還是得重灌,也就是由旁人教他、告訴他,旁人不知道的、自然也就不復記憶了!

靈異官邸 死8人 死8貓

〔記者周敏鴻、余瑞仁/桃園報導〕劉邦友公館血案現場,在民國93年已拆除,桃園縣政府斥資3億2000餘萬元,在4200餘坪的建地上,興建地上8樓、地下3樓的桃園縣政府警察局警政第二大樓,預計明年4月完工啟用。

由於現場歷經8人死亡的大屠殺,陰森淒冷不在話下,改建前,外界靈異說法不斷,有人曾看到公館內燈光忽明忽暗、傳出奇異聲響等,但其中以傳聞縣府工友曾在公館內發現8隻死貓,與血案死亡人數相同的說法最為驚悚。

大樓落成後未來將進駐警察局各直屬隊,包括少年隊、婦幼隊、交通隊、刑警大隊,以及桃園警分局中路派出所都將遷入辦公,其中刑大還有人專責偵辦血案;而在大樓落成後,民眾也期盼能帶動周邊商家的繁榮,取代血案未破的遺憾與繪聲繪影的靈異說法。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