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路工案 疑蘇萬基主導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5日訊】〔自由時報記者鮑建信、黃建華/高雄報導〕備受矚目的走路工疑案,在綽號「古意」的古鋅酩到案後,案情大有突破,檢警懷疑是高雄市雲林縣同鄉會顧問蘇萬基,涉嫌透過資源回收商楊慶德找綽號「古意」的古鋅酩租車發放走路工,檢警昨天拘提楊慶德時,楊已早一步於前天搭機潛逃到香港,檢方也隨即下令限制蘇萬基出境。

承辦檢察官林永富認為被告古鋅酩涉案情節重大,並有串證、逃亡之虞,昨天傍晚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對於楊慶德已搭機逃往香港,「走路工」案是否會因此辦不下去?專案小組人員極有信心表示,此案絕對不會只辦到「古意」而已;同時斬釘截鐵強調,「檢警掌握的相關證據,屆時一定會讓某些政治人物閉嘴」。

前晚十一點多,被告古鋅酩在律師陪同下,主動到高雄地檢署投案後,市刑大大隊長陳家欽等人接獲通知隨即趕到,並由承辦檢察官林永富偵訊,古嫌原本打算一肩扛起,後來心防被突破,和盤托出。據了解,古鋅酩告訴辦案人員說,他因從事廢五金業,認識資源回收商楊慶德(四十三歲 )後,彼此為「主雇關係」,楊平日委託他載運廢五金,一趟一千五百元,但他不清楚楊的政治立場。

古咬出楊慶德 託他雇車赴黃晚會

古又說,黃俊英競選總部舉辦晚會,是楊拜託他代為雇車、幫忙動員找人,並拿錢給他發放走路工,沒想到卻惹出這麼大的麻煩!至於晚會現場的乘客聚集動線圖,是楊的另一名友人傳真給他的。辦案人員依傳真機號碼,查出申請人為高雄市雲林縣同鄉會,電話則設在高雄市中山路黃俊英競選總部後援會,並確認該名友人是蘇萬基,動線圖是由後援會傳真到古和女友同居處,案情因而明朗。

昨天上午,辦案人員搜索高雄市雲林縣同鄉會、後援會、楊慶德位於高雄縣大寮鄉住處、公司等地,發現後援會已退租為空屋,經查訪左鄰右舍,證實空屋原先是後援會,並在同鄉會查扣某市長和市議員候選人彩色文宣、面紙、幹部名冊、派車單等物品。

檢警欲限制出境 楊已早一步赴港

據楊家人表示,楊慶德已多日未返家,檢警人員擔心他「落跑」,通知入出境管理局打算限制他出境,不料楊早一步,在前天上午七點五十五分,搭乘華信八二一班機前往香港。襄閱主任檢察官鍾忠孝並呼籲楊回國說明,同時發出拘票在他入境時加以逮捕。

據了解,檢警確認蘇萬基仍在國內後,已限制他出境,並指揮辦案人員進行拘提,同時將楊慶德改列被告。檢警表示,黃俊英與市議員黃柏霖和雲林縣同鄉會頗有淵源,但是目前查獲的證據顯示,應是同鄉會或蘇萬基出資雇車造勢,雙黃應與走路工無關。檢方認為一旦蘇到案後,案情即可真相大白。

馬提疑點 促陳菊陣營說明

〔記者陳璟民、張舜翔、施曉光、蘇永耀、侯承旭/綜合報導〕針對高雄市長選舉走路工案關鍵人物古鋅酩(古意 )投案一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昨日表示,他很存疑古意用來賄選的錢是自己出的,檢警一定要調查清楚古意是誰雇的,防止串供,甚至進行測謊。

身兼台北市長的馬英九昨天受訪時還說,檢警要了解古意這四天來,跟哪些人接觸,為什麼會接受某媒體獨家採訪;此外,民進黨陳菊陣營也應出來交代這是怎麼回事。

馬英九昨天指出,前日與投票當天,黃俊英總部就已表明,車子不是他們租的,市議員黃柏霖是形象牌的,也不會賄選,黃非常鄭重的表示,如果是他租的車,就會立刻辭職,現在剩下的問題就是到底古意是誰雇的?

菊:寧願相信黃是清白的

高雄市長當選人陳菊昨天則向幕僚表示,寧願相信黃俊英在整起事件是清白的,她要求競選團隊勿再發言傷害黃俊英。陳菊總部發言人蕭裕正轉述,陳菊很敬重黃俊英,也很珍惜兩人的師生情誼,「走路工事件」就交給檢警偵辦,競選總部不要妄加評論。事件告一段落後,陳菊不排除主動拜訪黃俊英。

國民黨團昨天呼籲檢調,應將陳菊陣營的五名青年志工與「黑松」、「古意」等人隔離偵訊、對質、測謊,在真相大白之前,並重申選委會應暫緩公告當選名單。民進黨則批評這是公然干預司法,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與黃俊英陣營應向青年軍道歉。

國民黨團還要求,黃俊英陣營律師應被准許出席偵查過程,檢方應公布陳菊陣營拍攝的光碟片全部內容,陳菊本人則應主動宣布放棄當選聲明,靜候司法審判。

民進黨青年部主任張益贍表示,走路工事件已進入司法偵查,國民黨卻公然在媒體上進行審判,要求陳菊陣營公布青年軍身分,試圖干預司法。這並已造成青年朋友的心理壓力,嚴重違反司法保護證人的原則。

馬企圖模糊真相 令人遺憾

記者侯承旭/特稿

高市長選舉「走路工事件」關鍵人物古鋅酩出面向檢方投案前,主動聯繫本報接受專訪,整個聯繫過程及採訪現場,只有古鋅酩、律師、記者。 古鋅酩當時說,他原訂昨天上午十點向高雄地檢署報到,自知遭羈押的可能性很高,但這幾天的心路歷程想向媒體透露,前天深夜十點主動聯繫本報。

採訪過程中,古鋅酩的神態顯得慌張,堅稱不知道發走路工會引發軒然大波,尤其媒體大幅報導與藍綠政黨互控,他已經成為政黨打來打去的陀螺,無力承擔。

走路工事件爆發後,除了檢警單位追查古鋅酩,各媒體也在追他的下落,想要第一手得知他的說法,前晚他接受本報專訪時向記者表示,自由時報的報導比較客觀,比起其他媒體,他信得過自由時報,不怕專訪內容被斷章取義或加油添醋,讓社會更亂。

本報記者專訪結束時已深夜十一點,力勸古鋅酩既然打算出面,不如馬上去地檢署投案,以免社會更多猜忌與政治不安,古鋅酩接受建議,即刻動身。

古鋅酩對於走路工的源由有所保留,但他想訴求的是夾在藍綠互鬥中小人物的恐懼,本報基於媒體責任,除了翔實摘錄古的說詞,對他說詞的有關疑點,當晚也向各方求證。古鋅酩接受檢警偵訊後被收押,「走路工事件」在檢警加強偵辦下,即將水落石出。

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質疑古鋅酩選擇自由時報專訪背後有政治動機,不僅子虛烏有,毫無根據,抹煞新聞記者求真相的努力,企圖以動機論模糊真相,更是不負責任。

國民黨連日來積極向檢調「關切」本案,如今案情進入核心,真相即將大白,還在指控自導自演,極力為全案抹上政治顏色,罔顧司法獨立,令人遺憾!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