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烏來杜鵑芳蹤再現 疼惜台灣土地復育原生植物

原生地在台北縣北勢溪沿岸岩石隙縫的烏來杜鵑,是台灣特有種。因開發翡翠水庫,集水區淹沒棲息地,瀕臨滅絕。台北縣府復育成功,十五日大量在野外栽種,希望稀有植物回到原生故鄉。//中央社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1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旭昇台北縣十五日電)春回大地,各地杜鵑花都燦爛綻放。原生地在台北縣北勢溪沿岸岩石隙縫的烏來杜鵑,是台灣特有種。因開發翡翠水庫淹沒棲息地,瀕臨滅絕。經過台北縣府復育成功,十五日大量在野外栽種,希望珍貴稀有植物回到原生故鄉,將重大工程建設的開發,對環境的衝擊降到最低。

今天中午的復育栽種儀式由土木工程博士副縣長李鴻源主持,更具有意義。李鴻源為水利工程專家,他在民國六十多年時就已經常到北勢溪的鸕鶿潭,當年,四處都生長有烏來杜鵑,如今,近二十年來都沒有野外採集的紀錄。

在寶島,春天隨著杜鵑花走山。烏來杜鵑是一種比平常杜鵑花朵還要小的台灣原生種杜鵑,後來因為開發翡翠水庫,民國七十三年棲息地遭集水區淹沒,一度瀕臨滅絕的命運。

烏來杜鵑已被列為稀有植物之一,它喜生長於溫暖而潮溼的環境,或出現在溪畔岩石縫隙中,耐蔭力強,為台灣十六種野生杜鵑中植群數量最少,分佈範圍最小的一種。

目前文獻記載只發現於北勢溪流域,幸虧,當時在石碇鄉附近還有十幾戶民家有栽種這種原生的杜鵑,稱為「細本的」杜鵑。

台灣大學園藝系、以及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都曾經嘗試復育,不過,受到文化資產法的列管,以及離開棲息地環境的不同,以播種實生繁殖的成果並不容易。

縣政府農業局在民國九十年希望復育烏來杜鵑,九十一年文資法解除列管後,開始以扦插法大量在石碇鄉的小格頭苗圃大量復育。這裡的環境距離原生地的北勢溪、鸕鶿潭不遠,終年溫暖潮濕,復育的烏來杜鵑就像是回到家一樣,目前已經生長有五萬株。

在台灣消失芳蹤二十多年的台灣特有種烏來杜鵑,台北縣府農業局復育成功,石碇雲海國小學生十五日一起栽種,希望在原生地重現杜鵑美景。//中央社


俗諺,吃果子拜樹頭,飲水要思源。當大台北居民都有乾淨的飲水時,卻沒料到烏來杜鵑一度要滅種。為了讓烏來杜鵑芳蹤再現,農業局今天邀請石碇格頭村鄉親以及雲海國小的同學,以歡迎老朋友回家的心情,親手栽種植株,希望明年春天就可以看見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烏來杜鵑就像是一首老歌所描述的,「像村家的小姑娘」,過去,盛開在翡翠水庫興建前的北勢溪沿岸,她生命力堅強,亭亭挺立於溪邊石縫中。烏來杜鵑的花色大致可分為紫色與粉紅、桃紅、粉紫色,現在,靜靜的開在校園角落。

特生中心在烏石坑的低海拔試驗站保留烏來杜鵑的種原,繁殖兩千多株烏來杜鵑交由林務局與台北縣政府復育,其中林務局在三峽滿月園森林遊樂區進行種植,生長很好。特生中心人員也曾經敲打岩壁,在翡翠水庫內復育烏來杜鵑,希望能夠讓這曾經消失的花種在北勢溪再度綻放美麗。

已經在台灣消失芳蹤二十年的烏來杜鵑,經過台北縣府農業局復育成功五萬株,希望在原生地可以重現一片杜鵑的美景。誠如李鴻源感觸的說,身為工程師對於開發水庫經常陷入兩難,烏來杜鵑的啟示,應該讓地狹人稠的台灣更學習謙卑。

李鴻源說,國內還有雲林湖山水庫與高雄美濃水庫的爭議方興未艾,翡翠水庫的興建差一點讓烏來杜鵑滅絕,今天的復育成功只是一小步,希望大家更關懷與疼惜台灣這塊土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