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坚定捍卫中国文化的民国鸿儒辜鸿铭

林辉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1月17日讯】他生于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他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曾获得13个西洋博士学位,但却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是中国文化坚定的捍卫者;他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对西方文明更是进行尖锐地批判,但西方人却对他倍加尊重。

他是第一个将《论语》、《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的中国人,并与文学大师列夫•托尔斯泰书信来往,讨论世界文化和政坛局势,还被印度圣雄甘地称为“最尊贵的中国人”。

这位学贯中西、在东西方皆享有盛名的就是清末、民国初年的鸿儒辜鸿铭。当时在西方甚至曾流传这样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但不可不看辜鸿铭。由此可见,其在西方学界的名声。

1857年出生在南洋马来半岛西北的槟榔屿的辜鸿铭,父亲是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园的总管,操流利的闽南话,能讲英语、马来语。他的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讲英语和葡萄牙语。由于辜鸿铭天资聪颖,深得橡胶园主布朗先生的喜爱。没有子女的布朗先生遂收其为义子,并在他十岁时带他去英国读书。

临行前,他的父亲在祖先牌位前焚香告诫他说:“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身边是英国人、德国人还是法国人,都不要忘了,你是中国人。”

在英国期间,辜鸿铭很快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并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1877年,在获得文学硕士后,辜鸿铭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哲学。后来,辜鸿铭的著作还成为学校指定的必读书目。

通过14年的海外学习,辜鸿铭成为了精通西方文化的青年学者。其后,他埋头研究中华文化,并回到中国,在晚清洋务派大臣张之洞幕府中任职二十年,主要职责是“通译”。与此同时,他还精研国学,自号“汉滨读易者”。

1883年,辜鸿铭在英文报纸《华北日报》上发表了题为《中国学》的文章,开始大力宣扬中国文化。他还将《论语》、《中庸》译成英文,相继在海外刊载和印行。后来又翻译了《大学》。在他之前,中国的古代经典从来没有好的译本。

从1901至1905年,辜鸿铭分五次发表了一百七十二则《中国札记》,反复强调东方文明的价值。1909年,英文本《中国的牛津运动》(德文译本名《为中国反对欧洲观念而辩护:批判论文》)出版,在欧洲尤其是德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些大学哲学系将其列为必读参考书。1915年《春秋大义》(即有名的《中国人的精神》)出版。他以理想主义的热情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才是拯救世界的灵丹,同时,他对西方文明的批判也是尖锐深刻的。很快《春秋大义》德文版出版了,在正进行“一战”的德国引起了巨大轰动。

辜鸿铭在《中国人的精神》一书中写道:要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能够生产什么样子的人,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他批评那些“被称作中国文明研究权威”的传教士和汉学家们“实际上并不真正懂得中国人和中国语言”。他指出:“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的”,因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此外还有灵敏”。他认为,中国人“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

或许,辜鸿铭也是这样一个过着这样心灵生活的中国人?

在北大教书时,辜鸿铭依旧梳着小辫,穿着马褂。当他最初走进课堂时,自然引起了学生们的哄堂大笑,但辜鸿铭却平静地说道:“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闻听此言,狂傲的北大学生一片静默。

狂傲的辜鸿铭对于中国文化的热爱,甚至不惜通过以偏执、嘲讽的态度对待西方文化和西方人来表现。当他给祖先叩头时,外国人嘲笑说:“这样做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饭菜了吗?”他马上反唇相讥:“你们在先人墓地摆上鲜花,他们就能闻到花的香味了吗?”英国作家毛姆来中国,想见辜鸿铭。毛姆的朋友就给辜写了一封信,请他来。可是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辜来。毛姆没办法,自己找到了辜的小院。一进屋,辜鸿铭就不客气地说:“你的同胞以为,中国人不是苦力就是买办,只要一招手,我们非来不可。”一句话,让毛姆立时极为尴尬,不知所对。

据说,当年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内的六国饭店用英文讲演“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中国人的精神),售票每张两元。当时的中国人讲演从来没有售票的先例,而他却要售票,且票价要高过梅兰芳(听梅的京戏只要一元二角),外国人对他的重视由此可见。

喜欢痛骂西方人的辜鸿铭,反以此而见重于西方人,不为别的,就因为他骂得鞭辟入里,并总能骂在要穴和命门上。是故很多西方人崇信辜鸿铭的学问和智慧,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另一个让人费解的是,虽然辜鸿铭精通西方文化,但娶的夫人却是传统的中国女子,且是小脚。辜鸿铭对她一见钟情,而且终身不负。

辜鸿铭早在北大期间就预见到胡适等人的白话文运动,将给国人带来传统文化断层上的灾难。尽管他以一己之力弘扬中华文化,反对西化,但历史还是照着其所预见的发展着,直至最终中国传统文化在大陆被破坏殆尽。

曾经许多人把辜鸿铭看作一个笑料的制造者,但人们是否想到,在那狂妄的背后,积聚着他多少对中国文化的深入思考,积聚着他多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而我们,读懂他了吗?

评论
2010-11-17 10: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