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钱云会命案 新年官民博弈仍未停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敬一采访报导)时间虽进入2011年,但在2010年末引发轩然大波的钱云会命案,官民博弈仍未停,百姓不顾生命护地维权,当局不顾一切强势维稳。

村民说:“钱云会不想死,他想活,想为老百姓做点好事。政府想他死,他没完没了的上访,政府讨厌。政府这样遮盖他的死因,老百姓不服。”

“百姓甚至会被逼上梁山”

乐清寨桥村张姓村民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钱云会的事件,政府这样做是不对的,应该合理的把这个事情解决好,处理一个、两个案犯,老百姓心里也能平复一点。”

“肇事司机被处理,司机他知道,他开的车,他能不明白吗?他以后会说出来的,可是以后他有命没命也不知道。我来猜,他以后还是疯了,自杀了,这些可能又会出现。”

据新世纪周刊报导:一个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惨祸发生后,钱云会的手机、手表被一个村民悄悄收起,这是一只“功能强大”的手表,可以录音、录像,为村中土地被征和补偿款事宜,钱云会在长达数年的上访生涯中日渐练就“斗争经验”。

寨桥张姓村民还说:“政府用钱收买社会上吸毒的、劳改释放的、黑社会的,利用他们来对付老百姓。现在这社会就不用说了,政府是很厉害的,把人抓去,这个人说话就变了,就不敢说了,看见也说没看见。”

据联合早报报导:知识界凭借逻辑力与独立判断主动的调查,本来可以弥补民众口耳相传的谬误,但若政府召开记者会是为了占据舆论先机,却无法摒除官官相护的习性,惩处违规违法,主动还社会以真相,只会使民间调查成为越来越普遍且必要的手段,到那时,公信力不仅无法挽回,百姓甚至会被逼上梁山。

百姓以命维权 政府以势维稳

张姓村民说:“钱云会不想死,他要为村民维权,他没完没了的上访,政府讨厌他,政府让他死,他死了。政府这样遮盖,老百姓不服。我和钱云会是一样的,为村民维权,惹得政府讨厌。他为老百姓维权上访六年,真的把命送出去了。”

杨府山涂村村委会委员王胜方网上表示,虽然维权路一直艰难,但他已把生命豁了出去,不会因害怕丧命而停止多年来的坚持:“没办法,已豁出去了。为了自己,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今后下一代靠什么来维持?我们在中国大陆有这么多的人口,将来失去了土地就失去了生存。没办法了,我们都是求生存。”

张姓村民表示:“土地问题要解决,死人的事也要解决。这件事实质上老百姓心里都有数,疑点太多了,以前是五个疑点,现在是十几个疑点。根源不解决疑点再多有什么用?”

评论人士梁京表示,农民对于自己的土地被剥夺,不会善罢甘休。那些没有经过他们的认可,被征走的土地早晚会成为地雷。当局以为拖下去就能够把不公正的结果合法化的想法,是危险的。如果当局听任地方黑势力,在各地区任意践踏法律,则意味着他们已经与全中国的地方黑势力同流合污。

“维稳成了成绩是民族的悲哀”

评论人士认为:被权贵阶级占领或绑架的公权力机构,对于民众合理的权利诉求总是要扣上破坏社会稳定的帽子,在稳定压倒一切这块招牌的掩护下,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所谓“闹事的民众”,而对于民众为什么“闹事”,则往往避而不谈。

有人在新浪博客写道:今天的中国式”维稳”的成本可谓是水涨船高,2009年高达5140亿。“维稳”也成了很多地方官员考核政绩的一项重要指标,把“维稳”与GDP增长放于同等重要地位,“维稳”和虚构的GDP一样,变成了官员的一项政绩。如果有一天”维稳”成了这个国家大书特书的所谓成绩,不知是对中国的讽刺,还是民族的悲哀。

权势强拆房屋强占土地只为一个“钱”字

据自由亚洲报导:钱云会事故调查组组长沈强日前被曝曾以低价买下安置房,省下近千万元巨资,据悉,这份流传的《多余安置房按暂定价销售给外部人员名单》上,沈强拥有一套277.89平方米的安置房,这些房子的价格在四万块钱左右一平方米,这些高官购买,却只需要五分之一的价格,光是这套房子就给沈强省下了900万元的巨资。

此外,名单中还有温州市公安局副书记苑卫平,他购买了月光大厦一套134.08平方米的安置房;时任乐清市委书记的黄正强和沈强同为莲花大厦的业主,房屋建筑面积也相同。而这些地段,很多拆迁户仍然没有得到安置。

村民说:“不能把老百姓的钱都掏到自己的腰包,不能把子孙后代的土地都卖掉,以后怎么生存。”

有评论人士表示,17世纪一位诗人说过: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这不再是你我或者是某一个人和某一群人的事了。

评论
2011-01-07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