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让子弹飞起来

第206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08日讯】贺岁大片《让子弹飞》正在中国各大影院火爆上演,票房和口碑都创下“30年来最好的国产影片”的佳绩。不过该片因涉及敏感话题、暗含大量的政治隐喻而引起当局的紧张。前不久中国广电总局发通知压制,官方发动五毛党(政府雇用的网路评论员)大量发贴给《子弹》降温,转移民众视线。可官方此举更加引起民众的好奇与反弹,许多人纷纷补看、重看,结果形成电影界少有的票房逆势增长现象。

观众抢看《子弹》片对抗政府之效应,与影片中鹅城百姓造反抗暴呼应,形成了另一部现实版的《让子弹飞》。

片中的子弹是什么?有人解读为人类最基本的良知正义感。为什么今日中国子弹飞腾?因为中共太黑了,逼得人们不得不亮出子弹了。新年伊始,愿正义的子弹飞遍全中国。

戏里戏外 中国子弹腾飞
文 ◎ 张海连、文华


让正义的子弹飞遍全中国,抗暴除恶,希望的曙光乍现。(英皇电影)


“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银幕上鹅城百姓抗暴潮汹涌,影院外中国观众罔顾政府压制抢看电影《让子弹飞》,两相呼应,形成了另一部现实版的《让子弹飞》。

电影《让子弹飞》在中国火爆开映后展现超强后劲,不仅上映十一天票房破4亿,追平《阿凡达》最快破四亿记录,成为首部票房过4亿的贺岁片,并且创造第二周票房逆增长奇迹,2.1亿票房比第一周环比增长10%。从12月27号单日接近1,800万的票房来看,《让子弹飞》在圣诞节净收1亿后,第三周影迷观影热情依然高涨,影院排厅数量也逆势增长,制片人马珂表示:“子弹会一直飞,飞到春节陪大家过年。”

当局打压 反助票房逆增长

12月21日,各大院线却接到了广电总局的一个紧急通知,内容如下:关于《让子弹飞》临时减少排片通知:因为涉及敏感话题,院线接到广电总局的紧急通知,请全国12月22日起减少《让子弹飞》排片场次,与《非诚勿扰2》排片比为《让》3:7《非》,并且减少宣传本片,减少话题舆论。并且随时注意院线通告。

日前央视《新闻联播》主播郭志坚在博客上发表批评文章,称影片中“脏话连篇”、有血腥场面和性暗示,“抛弃社会责任”,同时当局发动了五毛党攻势,声称怀疑票房有水分,并有意突出枝节、花边、色情等“看点”,转移百姓对政治隐喻的注意力。

可是当局的限令,使得《让子弹飞》更加“一票难求”,不仅大批多年不进影院的观众走进影院,也催生了一批连看三遍四遍的“拆弹”影迷。许多人第一遍并未注意影片细节,而再次欣赏时会特别留意。有报导称,观众看后激动,或起立鼓掌,或大呼“过瘾”,场面热烈。

北京、上海、南京各地观众纷纷都在留言,他们称要想买晚上的电影票,提前一天预定都无法保证。在微博上,不少网友都晒出票根纪录购买《让子弹飞》的艰难过程,北京一位影迷称自己前后去了电影院四次,总共花了14小时排队,才买到了《让子弹飞》的川话版电影票。而他的发帖更激起了更广泛的讨论,许多观众用手机拍下了电影院内人潮汹涌抢购《让子弹飞》的情景,影迷“蓉言蓉语”就发微搏称:“和老公去看了《让子弹飞》,票房真不是吹出来的,从来没见过东都影城有这么多人,大厅里站满了排队买票的。”

由于观众呼声高涨,上海、成都、重庆等地区率先打破限令,《让子弹飞》在上映第三周又重新成为排片最多的电影。各地以确保早前当局给电影业指定2010年度总票房收入突破100亿的行业硬性指标为托词,想法扩大“子弹”场次数量和排厅规模,用片中的经典台词来形容,则是学着张麻子的样,“站着也把钱给挣了”。有影院经理方面回馈,《让子弹飞》的电影票卖得最快,不得不加售站票来满足观众要求。

精心打造 功夫不负有心人

130分钟的《让子弹飞》,是姜文改编自马识途的中篇小说《盗官记》。说是改编,其实改动很大。故事讲的是1920年,花钱捐得县长的马邦德(葛优饰)携妻(刘嘉玲饰)及随从走马上任。途经南国某地,遭劫匪张麻子(姜文饰)一伙伏击,随从尽死,只夫妻二人侥幸活命。马为保命,谎称自己是县长的汤师爷。为汤师爷许下的财富所动,张麻子摇身一变化为县长,带着手下赶赴鹅城上任。鹅城地处偏僻,一方霸主黄四郎(周润发饰)一手遮天,全然不将新来的县长放在眼里。张麻子痛打了黄的武教头(姜文的弟弟姜武饰),黄则设计害死张的义子小六(张默饰)。张麻子和黄四郎之间展开了一场生死之战……最后,民众造反成功,黄四郎恶势力被铲除。


影片里张麻子贴出公告,要杀危害百姓的黄四郎。(英皇电影)


现年96岁的原著小说作者、著名作家马识途在观看了川话版《让子弹飞》后满脸通红,非常兴奋,现场被询问观后感时,马老笑言:“因为沉浸在电影里,我还要想想呢!”在记者追问下他简单评价说:“威武雄壮,电影很大气。”甚至连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董事长韩三平也说:“我认为好电影应该是有看头、有说头、有想头,《让子弹飞》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最为大众所称道的,当然是紧张多变、出人意料的剧情,还有周润发、葛优、姜文这三位“影帝”的精彩表演,比如“鸿门宴”一场,为了彰显三位大牌明星的演技,拍摄组专门进口了昂贵的360度全轨道摄影机,同时拍摄三人的一举一动。这场戏整整拍了八天,用了十万尺胶卷,制造出的那种令人窒息的巅峰对决效果,被人评论为:“不可复制,无法超越”。


(英皇电影)


有人说,姜文的电影都是酒一样的浓缩液,不是可乐,更不是白开水,所以不胜酒力的人,品他的电影容易醉,不过这次好像酒精度数适中。一个观众说:“电影的开头,张麻子对着白马开了一枪,这枪瞄准绳结,打中却不打断。白马继续跑,绳索已不能吃力。让‘子弹飞了一会’后,绳索终于断裂,白马才四散跑开。电影的结尾,姜文对我开了一枪。白马在我脑中奔驰了一夜一天,绳索终于断裂,我才舒服了。”

影片的副导演、编剧、并客串老七的危笑对媒体透露,这个剧本他们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至少改了五十多遍,甚至边拍还在边改。据编剧郭俊立回忆(他也是影片里最后对张麻子说:“县长,这两把凳子归我了”的群众演员),六子被逼死后,有一场土匪兄弟在六子坟前追思的戏,编剧们想了很多,但写出来的东西完全不行。

“小六子不幸横死,兄弟之间会有一个感情流露,但是追思分寸非常不好把握,第一个是时间长度,冗长的感情流露;第二个是每个土匪突然一下就说心里话了,这会让人觉得很别扭。”当时在片场负责监控的副导演危笑说,那场戏几乎从写完到前一天晚上改,一直到车上再到现场,一直改,一直试拍,一直不满意,太阳几乎擦著肩膀过去,光线都没了。取景的杨门炮台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最多给三天拍摄,当时已是最后一天,如果再拍不出来,就永远没辙了。当时姜文说,不着急不着急,你们所有人都走开,让我单独待五分钟。

危笑回忆说:“我永远记得那个太阳即将下去的场面,一个蓝色的大帐篷,姜文坐在里头。我跟郭俊立作为编剧,已经完全技穷,而且我当时并不相信姜文能在五分钟内想出一个令人震撼的东西。”

五分钟后,姜文拿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傻了的解决方案,并在不移动任何机位的情况下,在远处的天光消失之前,寥寥数语,几个镜头,就把土匪们各自的性格和对六子的感情,很利索地写活泛了——观众们可以在电影里看到这幕精彩的坟前戏。郭俊立说:“我自己那五分钟内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自责。”

商业运作成功 各界盛赞

有人把电影的成功归功于“六成故事+三成志异+一成想像”,是“又高又硬的中国式全能喜剧之王”。“姜文这次的成功在于他没有让电影处在自娱自乐的文艺层面上,而是让它更托底更落地,更接近‘庸众’低门槛的接受能力。”无论你站在哪个层面、哪个角度,电影都能带来让你的认知能力感到共鸣的东西。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影片一开始就是几匹匹昂贵的纯血高头白马,拉着隆隆作响的漂亮火车,不过冒烟的不是火车,而是车厢里巨大的火锅。无论青楼出生的县长夫人如何花钱买官,如何与两个男人吟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知道这是弘一法师未出家之前所创《送别》的观众,会想起那种禅意与自由相交织的意境,不知道的,至少能感受到美国西部片那种豪情柔肠和壮丽美景。

影片结束时这首歌再次响起,看着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带着自己喜爱的女子要去“上海”去“浦东”,失去对手的张牧之(张麻子)独自骑马远去,这种大悲、大喜、大情、大恨、大生、大死之后的“今宵别梦寒”的超脱意境,真是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取所需。

影片里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也为人说道,更不用提四川话版本里“不落教”的“龟儿子”了。很多人相信,影片里那些精彩的短句将很快在社会上流行,比如现在很多人都在说,“步子太大,容易扯著蛋”这样的“姜氏金句”。有人说,看这部电影没有尿点(即情节很吸引人,人们情愿憋著尿也不愿离开一下去上厕所);也有人说,几乎每几分钟就有一个“笑点”,听见满场观众的笑声。


(英皇电影)


除了这些影片本身的吸引力外,《让子弹飞》还做足了外面的功夫。被媒体称为“为姜文准备子弹的人”、《让子弹飞》37岁的年轻制片人马珂表示,该片投入了 1.1亿制作费,这在近年来动辄投入几亿的大陆大片中并不算多,但谁也没能像他们那样投入了5,000万做宣传,这远远超过了普通电影8%的宣发比例。马珂说他们是在学习好莱坞,“宣传占了投资的一半,这基本达到了好莱坞工业的那种比例。”在里里外外都精心打造的前提下,这个商业大片定位在“大陆最好的电影”,也就顺理成章了。

影片里的政治暗线

细心的观众发现姜文把原著里的1930年代提前了十年,挪到了北洋军阀混战的乱世。电影里明白的说了,张牧之早年追随松坡将军,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还是讲武堂出来的。不过影片不等人回味出谁是松坡(蔡锷),葛优就跳出来插科打诨:“那一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在逗笑大家之余,观众的注意力被引开了,很少有人能立刻把这个政治暗线看懂。

蔡锷是梁启超的高徒,民国开国元勋,护国军神。鸿门宴时,黄四郎说:“二十年前,我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可见他早就知道这个假县长就是张麻子,他还对张麻子说:“要是这三个人供出我来,我就切腹,请兄台当我的介错。”张牧之说:“你搞错了,介错人用的是长刀。”只有熟悉日本文化的人才知道,日本武士自杀时喜欢切腹,不过一刀捅进去,一时死不了,不但特别疼,还死相不雅观,于是很多切腹者会让一个信赖的朋友当“介错”。介错人手持长刀站在其身后,在自杀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间砍下他的脑袋。

从台词中人们发现,这个黄四郎留过西洋,也留过东洋,说话爱拽文,冒成语,国学功底算不错。他还警告被卖去当妓女的花姐“不要成为小凤仙”。有位观众在分析历史后,总结出了影片所含的政治暗线:

“1900年,张牧之追随蔡锷到日本,并与黄四郎有一面之缘。1900至1911年,张牧之和黄四郎在同一个革命阵营,但无交集。1911年10月10 日,辛亥武昌起义,黄四郎为核心成员(以他拥有的那颗地雷为证)。10月30日,蔡锷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张牧之也算核心成员。1911至1920年,辛亥胜利后,黄四郎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敛财。他投靠了实力军阀后益加肆无忌惮,横征暴敛,更以故乡鹅城为根据地苦心经营,控制了民国小半的烟土交易,大发其财。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张牧之不求权钱,继续追随蔡锷。1916年蔡锷死于日本,此后张牧之对时局失望,干脆落草为寇。1920年,张牧之、马邦德来到鹅城,电影开始。张黄斗法,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鹅城起义,胜利后张牧之分文不得,甚至连他坐的chair也被别的man扛走了。”

这位智商超群的观众还解读说:“谁会投入革命?蔡锷这样的英雄会,袁世凯这样的枭雄会,但最后得权的一定是袁世凯;张牧之这样的爷们会,黄四郎这样的投机者会,但最后得利的一定是黄四郎。当张牧之再次掀起鹅城革命,他不为财也不为权,不为女人也不为大众。他对黄四郎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如果你们觉得这个隐喻还不够过瘾,鸿门宴上还有句台词“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谢绝联想,请勿跨省)。”

极具鼓动性 号召人民起来抗暴

除此之外,影片里还有更多内涵。比如有人把“马拉列车”理解为马列,如今马列正载着花钱买来的贪官们到处横行。还有“八九年六四事件”。影片里张默饰演的马匪六子学生气十足,被黄四郎阴谋逼迫、剖腹横死,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没有多吃一碗凉粉。六子被黄四郎害死,“六和四”组合出现,小六子的墓碑是个大大的手形“六”字,而且众兄弟中由四哥第一个去祭拜,又出现“六和四”组合。有人发现,马县长妻子的墓碑挂着两个钻石,看着像个横形的“8”字,而马匪戴着九筒的面具,形成“八九”组合。

如今大陆热传一首名为《腾飞的中国》的顺口溜:“姜导演:让子弹飞;发改委:让物价飞;中石油:让油价飞;住建部:让房价飞;税务局:让税赋飞;粮食局:让粮油飞;老百姓:让眼泪飞。”这可谓民众对电影“借古讽今、武力反贪”寓意的解读,特别是央视主播带头公开批判这部电影是“拳头加枕头”之后,更显得引人注目。

很多人都意识到,为什么要让子弹飞一会,“如何同时取悦小装、大神和官府三个群体,那就是打时间差。这是一部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被解读出的电影,子弹中的火药藏在喜剧和商业的外壳之下,躲过了官府的剪刀手。等子弹飞完,官府醒过神儿来,影片都下映了。”

还有人说,“《让子弹飞》上映一会后,终会成燎原之势。其他手里有枪的导演、编剧、演员、杂志、评论家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把肚子里藏了多年的子弹打出去。让子弹先飞一会儿吧!”难怪在电影伊始,《让子弹飞一会儿》的题头刚出场,那“一会儿”三个字就被踢了下去了,只剩下了《让子弹飞》,意境就完全不同了。

子弹是什么,人们有很多解读,《新纪元周刊》总编臧山上周把它解读为人类最基本的良知正义感。为什么现在的中国要让子弹飞出来呢?因为此时的中共太黑了,逼得人们不得不亮出子弹了。新年将至,我们由衷希望,正义的子弹飞遍全中国。◇

================================================================

让子弹飞向中共
文 ◎ 诸葛明阳


《让子弹飞》借用隐喻的手法揭示中共必亡的天意。(新纪元资料室)


《让子弹飞》揭示了中共必亡的天意?若说笔者牵强附会,请君自己看吧;若说那不是姜文的本意,那更说明是天意了;若说现在中共仍江山稳坐,那且试试“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姜文自导自演的贺岁片《让子弹飞》可谓盛况空前。记得几年前周星驰演了一部很是轰动一时的影片——《功夫》。影片借用斧头帮、蛤蟆功等直接映射邪恶的中共。因为它邪恶,最后被“天”(如来神掌)所灭。而姜文的这部《让子弹飞》可谓与周星驰的《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借用隐喻的手法揭示了中共必亡的天意。何以见得?让我们逐一分析来看。

1. “白马”与“火车”

如果说《功夫》用的是明喻,则《让子弹飞》用的就是暗喻。比如,故事的一头一尾都出现了一群白马拉着火车跑的画面,如此荒诞的场景让人有些茫然。有人说马拉车好让土匪打劫,真要是火车,土匪就不好劫了。我说不对。如果是为了方便土匪劫车,直接改用马车不就行了?为何是火车?另外,影片结束时,胜利者坐着火车去上海,不存在被劫的问题,为什么还用马拉火车呢?其实,在影片里,火车暗喻国家或政府,白马暗喻老百姓。没有国民百姓的拚搏,国家永远前进不了,政府也什么事都做不成。同理,当推翻了邪恶统治的胜利者“归隐”时,他们同样离不开老百姓。

2. “鹅城”的三关联

确立了上边讲到的国家、政权和百姓的关系后,故事冲突的焦点“鹅城”就从暗喻变成明喻了。“鹅城”=“恶城”,即邪恶行恶的地方,即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同时,如果把“鹅城”倒过来读,就是“惩恶”,在邪恶行恶的地方惩治邪恶!所以叫“鹅城”。

3. “黄四郎”等于“黄鼠狼”

影片中邪恶的化身是周润发饰演的“黄四郎”。很明显,“黄四郎”是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黄鼠狼”的谐音。而中共就像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嘴上说“为人民服务”,其实是要喝人民的血,扒人民的皮,要人民的命。当然,中共给人民“拜年”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已经撕下伪装,露出凶相,明抢明夺了。所以,在影片里的“黄四郎”暗喻中共。

4. “两会”与“胡温”

既然,盘踞在“鹅城”的“黄四郎”是中共的化身,那它肯定得有两个陪伴自己的花瓶——人大和政协。所以,影片中就出现了“鹅城”的两大家族。什么事只要“黄四郎”带头做,它们肯定跟着。“黄四郎”是中共,而不是具体的人,那么中共当今的执行者胡温在哪儿呢?那就是陈坤饰演的“胡万”。“胡万”是“胡温”的谐音。“胡万”所做的一切代表着“黄四郎”。想做得做,不想做也得做,因为他摆脱不了“裆”的意志。

5. 麻子与麻将

姜文饰演的张牧之叫“张麻子”,而“张麻子”带的面具是麻将的“九筒”。这里又有什么说法呢?影片里说,张牧之是蔡锷将军的手枪队长。进山成了“抢夺官府”的“匪”,所以称自己为“张麻子”,这可以看成是“张牧之”的谐音。但除去表面的关系外,“麻子”还有另外的含义:麻子,坑也。既称为“麻子”那就不是一个坑,这些坑做什么用的呢?是用来埋葬“黄鼠狼”的。而且为什么“张麻子”的面具是“九筒”?因为在易经中“九”为最大数,逢“九”必变。“黄鼠狼”碰见“九筒”也是命该绝也。

6. 黄四郎与替身

影片中还有一个非同小可的小人物——黄四郎的替身(也由周润发扮演)。这个戏子因长相酷似“黄四郎”而成了他的替身,做了不少坏事。那么这个替身与“黄四郎”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很明显,就是共产邪灵与中共的关系。俗话说“借尸还魂”,共产邪灵就是借“中共”这个尸而无恶不做。没有“黄四郎”这个邪灵,替身什么也不是,而一旦替身死了,邪灵也因无所依而必亡。当然,现实中邪灵已死,剩下的只是“替身”这个流氓政府了。

除了上述这些暗喻外,影片还有一段对当今中国民众的心态描写。当张牧之把枪发给了“鹅城”的百姓,带着三个弟兄,呼吁他们一起推翻“黄四郎”时,人们却因为长期以来形成的对“黄四郎”的惧怕心理而不敢为之。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天赐良机,张牧之抓住了黄四郎的替身,当众斩首。百姓以为“黄四郎”已死,怕心全无,怒火喷发,一举推翻了“黄四郎”。而真的黄四郎则被当成其替身遭到百姓的戏耍。看着如此可笑的画面你却笑不出来,因为它是今天人类的一大悲剧。希望这一悲剧不会真的在中国上演,因为当中共真的被灭掉的那天你再站出来反对它,可能就晚了。

回过头来看看影片的名字,也很有玄机。影片在打出名字时是“让子弹飞一会儿”,紧跟着就把“一会儿”给抹掉,只剩下“让子弹飞”。很明显,导演是想告诉观众,“让子弹飞”后面跟的不是“一会儿”这个时间副词。那是什么呢?纵观这部像藏头诗似的影片,“让子弹飞”后面省略的应该是目的状语。如果把它填上去,应该就是本文的题目——《让子弹飞向中共》。当然,“飞一会儿”也不是没有用的摆设,它体现了导演的睿智:要让它“飞一会儿”才能看出效果。当观众哈哈大笑时未必能品出个中滋味,得事后琢磨那么一会儿才会恍然大悟。同时,“裆”也没那么聪明,等它醒过来梦了要枪毙这部电影时,影片已经下档了。所以要“让它飞一会儿”。

有网友在评论此片时说,张牧之最后对“黄四郎”说的:“你和钱都不重要,没有你才重要”这句话切中了要害。的确,没有中共才最重要!

也许有人会说笔者是牵强附会,那你就自己看吧。也许有人会说那不是姜文的本意,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说明是天意了。也许有人会说现在中共不是还江山稳坐吗?那我就告诉你:“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

姜文本色 站着也把钱挣了
文 ◎ 王净文


2007年9月3,姜文和第二任妻子周韵,参加《太阳照常升起》在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上的首映式。(Getty Images)


在新生代眼里,姜文是“老大”,是火,他没堕落。他的电影大都是站着拍的,就像《让子弹飞》里那句名言,“要站着,还把钱给挣了”。

尽管被公认为大陆最具才华的导演,姜文却自称为“业余导演”。1963年1月5日出生的他,原名姜小军。在中年观众的记忆里,他是个优秀演员,他演了《芙蓉镇》里的秦疯子,《红高粱》里面的我爷爷,还有《北京人在纽约》的王起明,十多年后人们还记忆犹新;在年轻人的印象里,姜文是个著名导演,1993年他根据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自编自导自演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获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奖,二十世纪十佳影片,是近千万观众的票房亚军。

1998年他执导并主演的《鬼子来了》,虽然因立场问题被大陆禁演,但却获得戛纳(又译坎城)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夏威夷电影节Netpac奖、日本每日电影奖最佳外语片等多项国际荣誉。

34岁那年,姜文和巴黎大学的人类学博士、法国美女桑德琳结婚,当时她已在北京研究了八年道教文化。女儿姜一朗的出生,更是被他视为掌上明珠。在潜心钻研十年之后,2007年姜文自导自演了《太阳照常升起》这个被很多人评论为“看不懂”的艺术人生片,却被行家评为佳作。直到2010的《让子弹飞》,人们终于发现:姜文拍商业大片,也竟然这么精彩。

一代人来一代去,残留几台剧

那一年,《太阳照常升起》在威尼斯电影节不敌李安的《色.戒》,评选结果公布后,姜文填了一阙〈念奴娇〉:“云飞风起,莫非是、五柳捎来消息?一代人来,一代去,太阳照常升起。浪子佳人,帝王将相,去得全无迹。青山妩媚,只残留几台剧。……而今我辈狂歌,不要装乖,不要吹牛逼。敢驾闲云,捉野鹤,携武陵人吹笛。我恋春光,春光诱我,诱我尝仙色。风流如是,管他今夕何夕。”


2007年9月3,姜文和《太阳照常升起》的主要演员,参加在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上的首映式。从左至右:陈冲、房祖名、孔维、姜文、周韵。(Getty Images)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可以说,“不要装乖,不要吹牛逼”是姜文的艺术自律,而“一代人来一代去,残留几台剧”则是他的艺术理想。《南方周末》评价他的电影:“没有刻意走向世界,却成为世界围观中国精神的样本,影响着中国的气质和进程。”

姜文这四部电影,可谓他人生历程的记录,不过姜文观察事物的角度显然迥异于常人的思维定式。关于文革那段岁月,《阳光灿烂的日子》没有沿着反思说、伤痕说或迫害说的道路走,而是以16岁马小军的眼睛,拉开一个青春的“成长”切口,窥视那个时代的伤痛。

《鬼子来了》更是把以往的涉日题材统统踩在脚下。讽刺入骨的黑色幽默,深刻挖掘出了两个民族的差异和人性在战争中的扭曲。整部影片都贯穿一个问号:送麻袋来的那个“我”是谁?有评论说,无论是一刀刘、二脖子、马大三、四表姐夫、五舅姥爷、六旺、疯七爷、八婶子等中国角色,还是花屋、酒塚、野村等日本士兵,他们都是屈服于绝对权力的奴隶和愚民。在握有绝对权力的“天皇”或唯我独尊的“我”面前,他们丧失了自我,这里揭示了植根于人性深处的问题。因此有人把《鬼子来了》说成是全人类都无法回避的人性寓言,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它成为中国电影史乃至世界电影史的经典。

姜文自称前生当过日本人,这两部电影就像心理治疗一样,“把心里的事儿捣腾出来,不单单是有叙述的愿望,是整理出来,在某种状态下表达它,不然我心里越积越多,我得往外掏。……我每拍一部电影都是为了让自己放松,为了忘却的纪念。”

烈酒、羊肉和压缩饼干

在被认为是抽像与晦涩的《太阳照常升起》中,姜文肆无忌惮地玩起了结构、符号与隐喻,由头到尾,时代的踪迹无处不在。“普通的电影告诉你1+1=2,而《太阳》是先告诉你6,然后你自己去想,是2×3也可以,是1+5也可以,是4+2也可以。”从《太阳》开始跟姜文的副导演危笑这样阐释姜文的逻辑用心。

姜文曾经把那些完全不用动脑动心的商业电影定义为“速食面”,“有些电影是把观众看出自信来了,就像速食面电影。我的电影是让人看出自尊。”人们评价他的电影是“烈酒、羊肉和压缩饼干”,意思是没有多余的水分。这道出了姜文电影的特质:密集,结实,信息量丰富,节奏迫人,包括他镜头下的人物。“我喜欢把人的极端面演出来,莎士比亚、萧伯纳戏里的人物哪个不是极致的?如果演得稀汤寡水,那还有什么可看的!”以至于有人说,《阳光》是个梦;《鬼子》穿插了各种梦;《太阳》讲的是四个梦;而到了《子弹》,看完就像做了一场梦。

尽管常被人说成是狂傲的怪才,姜文拍电影的精细却是很多人无法想像的。人称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姜文就想在交出作品前,尽其所能的把遗憾消灭。在他眼里,商业大片就是在成本不超出预算的前提下,“尽量拍出最高质量的电影”。

有人记录了他拍这四部电影所花费的胶片长度,一般当时国产电影的片比是1:3(放映一万尺,拍摄三万尺),可姜文肯花功夫,《阳光》用来25万尺胶卷,片比是1:15,《鬼子》为了制造结尾马大三被砍头的特殊效果,专门从美国进口了几台能滚动拍摄的特殊摄影机;为了效果真实,他还从山西运来了房顶;影片最后用了48万尺胶卷。《子弹》用了55万尺胶卷。因此很多行家把姜文看成是“华语电影的一个标竿,姜文拍商业片的意义在于,他的票房成功,中国电影才有希望。”

站着也能把钱挣了

当今的中国缺乏阳刚之气,可姜文的电影不缺。别说他每部电影里那些快溢出来的男性荷尔蒙了,就是被人称为流血最多的张默剖腹那场戏,姜文在回答《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蒯乐昊的精彩采访时解释说:“那不是暴力,那叫强烈。不出血他也强烈,《阳光》没怎么出血,《鬼子来了》只开了三枪,一样强烈。我是学戏剧的,剧本的底子、戏剧的构成,对我来说是拿手的,也是我迷恋的东西。”

在新生代眼里,姜文是“老大”,是火,他没堕落。姜文的为人和他的电影都是阳光灿烂的腔调,他是个把青春期无限拉长的人。青春期的人有叛逆却不叛变,他的电影大都是站着拍的,就像《让子弹飞》里那句名言,“要站着,还把钱给挣了”。一位观众这样评论说,“今年国产电影是四人帮轮著上台,冯小刚自己说的,他是躺着挣钱;姜文自己说的,他是站着挣钱;张艺谋是别人说的,他是跪着挣钱;陈凯歌,是我胡说的,他是痛苦地挣钱,挣完钱比没挣着钱看起来还痛苦。”

至于观众如何解读他的电影,姜文并不在意。他说:“大家看我的片子,能刺激大家的快感、联想,我很开心。问题是,观众得到什么样的启发、快感,不一定和我来求证。就比如,读者看了《红楼梦》有什么想法,不必去问曹雪芹,对不对?”这里,聪明的他摆脱了“子弹飞起来打谁”这样的纠缠,观众你说打谁就打谁,那是你自己想的,跟导演无关。

在个人生活上,尽管桑德琳回到法国后两人分手,但桑德琳表示,他们永远相爱。2006年随着周韵的到来,姜文心中的太阳再次升起。谁能看出,《让子弹飞》的花姐已经是两个儿子的母亲呢?这位15岁私下参加选美并获第一的美女,在银行工作后,因热爱艺术又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最后找到一位比她大16岁的姜大哥。

最坏、最好的时代

在评论目前粗制滥造的电影时,姜文说:“糙的东西多,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过程。楼都着火了,人都烧死了,多XX糙啊!糙成这样是不能允许的了。我觉得啊无论什么时代都应该理直气壮地抵制糙的东西。打着任何旗号都不可以劣质,那么多老人XXX被烧死,我看着非常愤怒!那就是品质问题!”显然这里姜文把子弹飞和上海静安教师公寓的大火联想到一起了。

姜文给自己的《子弹》打了满分10分里的9.9分,可见他很自信。在他眼里,虽然时代在变化,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通过电影,可以把它“刷成唐代色儿、刷成宋代色儿、刷民国色儿,但我不觉得人有什么本质变化,不然古诗就读不懂了,对不对?人性是一以贯之的。强调不同当然是年轻人的特权,我们这一代不同了,但你会迅速发现,没什么不同!”(笑)

不但不同时代的人有相同的人性,不同国度的人也拥有共同的人性。媒体评论中国是“贺岁依旧,现实独缺”。为了不遭遇地雷,中国电影大多“被逼上古装、爱情的窄门”了。美国能有《辛德勒的名单》、《猎鹿人》,德国有《窃听风暴》、《英雄教育》这样现实主义的影片,而“中国有着绵长悠久文化淳厚的中远古史,有着波诡云谲战乱频仍的近现代史,有着世相光怪陆离、人性美丑纷呈、利益盘根错节、体制新旧交替的现实社会,这些无不是产生电影好题材的沃土。”

2010年中国电影产量超过500部,票房冲击100亿,可为什么出产的500部电影,只有一半能够上映呢?那握著剪刀的黑暗大王,何时能像黄四郎那样,“没有你,对我最重要”呢?◇

本文转自206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08/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更多:李后主:《让子弹飞》中的暗线故事大解读

 

评论
2011-01-08 9: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