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辛灏年谈辛亥革命百年(3)

辛灏年教授谈辛亥革命百年。(新唐人电视台视频截图)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0月11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刚才辛灏年先生谈到当今的国民党,您觉得有什么不同了呢?

MP4下载收看

辛灏年:最简单说,中国国民党在台湾保卫了台湾,建设了台湾,将台湾推向了民主和还政于民的境界,完成了孙中山先生的军政、训政,最后是宪政,这是他的很大的功劳,是全中国的楷模,是不可以忌讳的。但是我也想说一句话,要记住,你们要坚持中华民国,心中要有一个全中国蓝图的大中华民国。要坚持作中国的国民党,不要只作台湾的国民党;要坚持你们反共复国的理念,而不是和中共苟苟且且的做法。只要能够这样,你们将会先遇到中国历史上,中国现代史上最辉煌的历史记忆,如果不能做到这一些,这个辉煌的记忆跟你就不相干了。我只说这一句话。

主持人:但您这样说,现在我们也经常听到有人讲,说这共产党现在太厉害了,你没有办法呀,你干不过它呀,其实我们心里也是很想这样的,但是没有办法,您觉得他真的没有办法吗?

辛灏年:当你自己内心虚弱的时候,当然你就没有办法,再没有办法,会有蒋介石先生时候艰难吗?那个时候台湾没有依靠大陆的经济,而获得了亚洲经济起飞“四小龙”的称誉,当共产党天天喊著解放台湾的时候,台湾就这样保住了,发展了,走向了民主了,再难还能比当年难吗?比1949年败退到台湾那个时候难吗?我以为应该学学老蒋先生,苦撑待变,何况现在并不要苦撑,中共对台湾还是我16年前说的三句话:“死也不敢打,要打死了才可能打,打了就死。”放心吧!

主持人:好,那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纽约钱先生,钱先生您好。

钱先生:安娜你好。

主持人:你好。

钱先生:辛灏年先生你好。

辛灏年:你好。

钱先生:我经常听你的演讲,你的演讲一遍又一遍,经常重复听,我觉得每次重复都像第一次听你说话一样,很伟大,你是一个真正的历史学家,我现在讲中国大陆有好多都是政治的历史学家,他们跟共产党一样在说假话,在欺骗人民,他们已经不是历史学家,他们是共产主义的历史学家。所以你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历史学家,我很敬佩你。我就说这些话,谢谢你,辛灏年先生。

辛灏年:谢谢你。

主持人:好,谢谢钱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大陆David的电话,David你好。

David:辛灏年先生好,向辛灏年先生致敬。我听过辛灏年先生演讲的讲座,“谁是卫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和“中共在抗战中做了什么?”听了这辛灏年的演讲,我才知道真实的中国历史,原来我跟其他很多中国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段历史。就希望辛灏年先生以后能够多讲,多到《新唐人电视台》来做演讲,这样的话,很多历史真相能够知道。因为我们中国大陆,我们从小学、中学、大学一直读,像我都读到研究生,对中国的真实历史,尤其从鸦片战争到现在,这段历史我们都不清楚,不知道真实的历史,所以希望辛灏年先生能多讲。

另外我想说的,中共邪党虽然你看它表面上强大,实际上它很虚弱,中共邪党最害怕的就是《九评》和“三退”,所以中国老百姓咱们能够做的就是传《九评》、促“三退”。我们不需要直接给它动刀动枪,直接把它硬打,我们只需要每个人都退党、退团、退队,就能把它退垮了。希望大家都能够向其他人传播《九评》之后,共产党它就输,希望大家都能退党、退团、退队。谢谢。

主持人:谢谢David。我们再接下一位加拿大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你好,辛灏年先生好。

辛灏年:你好。

马先生:我是加拿大马先生,听说辛灏年先生可能会来温哥华,所以我在这里等待你的到来。我说的就是关于辛灏年先生的观点,我非常赞同,就是说按照事件历史的规律,就是专制和共和之间的这种演变,中国大陆和中国这个亚洲它也一定会按照这样的规律来进行的。这点因为我是学理的嘛,我是学热力学的,就是从整个自然界的规律来讲,社会都是这个概念,辛灏年先生的这个观点也很符合自然界的一种规律,就是多元化,这是最终的趋势。

但是我现在发现在中国就是有很大部分人,就是他心里面缺乏一种是非观念和正念,就脑子里更多的是敌我观念和利益观念。这个很糟糕,就是他没有这个是非观念的话,那你想讲真相,他就只是看敌我,只要把你定义为敌人的话,你再好,他也要把你踏上一只脚;你要是个朋友的话,你再烂,他也要拥抱。就是这个问题它没有解决。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就是说,可能将来教育下一代要建立这样一个是非、善恶的观念,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就说这么多。

主持人:好,谢谢马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德国易先生的电话,易先生您好。

易先生:主持人安娜你好,辛灏年先生好。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也是中华民国百年华诞,向台湾2,300万民众送上诚挚的祝福,由于在政治制度、价值理念、道德信仰和生活品质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别,所以两岸呈现给世界截然不同的两个中国。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前者传承了中华传统的文化和信仰,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在文明世界也拥有一席之地,受到普遍的尊重,台湾在一百多个国家享受免签证待遇;后者经历六十多年专制蹂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临着道德信仰的危机和环境灾难,全民整体化的堕落,形成了一个没有信仰和诚信,没有良知和关爱,没有骨气和廉耻,丑恶肆虐的社会。

北京既能把人送上太空,也可以让人强制失踪,专制的罪恶与科技文明共同描绘著中国特色,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纽约时报广场的中国宣传片,根本改变不了中国大陆在世界上的恶劣形象。相反的,有百年历史的台湾中华民国,重现了我们民族曾经拥有过的辉煌文明,更具有优秀的传统特征,台湾国民的文明素质也远高于中国大陆,台湾的存在对中共而言,是如芒刺在背。因为台湾做为华人背景的民主社会,对中国大陆有生动的示范作用,也是中华民族在这个世界舞台上,仅存的一点尊严。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应当吸取历史上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不要数典忘祖、认贼作父出卖台湾,国民党有责任守护好台湾这块从来没被共产专制蹂𨅬过的土地。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好,谢谢易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大陆陆先生的电话,陆先生您好。

陆先生:安娜主播好、辛灏年先生好。我觉得马列主义是中国最大的“殖民者”,使中国人没有自己的文化和思想,共产主义是最会伪装的思想,它最邪恶了。另外一点,中共一直说孙中山先生是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应该说他是“被”联俄联共,因为苏俄是孙中山那时候唯一的救命稻草。然后最近又爆出孙中山先生的孙女说,中共以前在江泽民的时候想花钱收买她,就是为这个方面收买她,您怎么看呢?还想问您一个问题就是您觉得中国或者海外还会出现一个像孙中山这样的人物吗?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陆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们都记得大陆的陈云林到台湾谈判的时候,台湾的警察不让挂青天白日旗,我认为台湾的国民党太不像话啦!台湾2,300万人如果是……我认为,中华民国应该选辛灏年先生回台湾当总统。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加州王女士的电话,王女士您好。

王女士:安娜你好,我特意问候辛先生好。

辛灏年:你好。

王女士:我就想知道辛先生给我真实的历史,我从来没听过真实的历史,我只有从他那里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

主持人:好,谢谢王女士。我们再接最后一位观众朋友,美国曲先生的电话,曲先生您好。

曲先生:你好。我想讲的就是当时孙中山先生提出的军政、训政、宪政,在台湾早已经就达到了宪政的时期;可是在中国大陆上,它开始军政后来还是军政,到了现在甚至加强军政,这是全世界都晓得的一件事。然后它这几十年来所谓的开放,大家都眼睛看得很清楚,它是开放老百姓的肚皮,然后封锁了老百姓的思想、信仰自由,这件事情实际上等于是说把全中国老百姓给……等于是一种愚民政策。在外界来看,大家把中国大陆老百姓跟这个政府混为一谈。

其实共产党根本不能代表所谓的中华民族,讲难听一点,它只是一个邪党。你看它这几年来,从奥运会开始,它只要对国际上做出什么举动,都是惹一鼻子灰,惹得全世界耻笑它。这么大一个中国,针对小小这么一个台湾,那台湾要庆祝这个辛亥革命,它有什么资格来管台湾这些事呢!

主持人:好,谢谢曲先生。我们请辛灏年先生来回应一下。

辛灏年:我觉得他们讲的都非常好,很多朋友都是非常有立场,非常有感情,而且提出的问题也很好。我觉得我只想补充两句话,就是刚才最后一位先生说了,共产党代表不了中国大陆的老百姓,这个话是完全正确的。还有,不要怪我们可怜的大陆人民,62年所经历过的这一段血腥的历史,所经历过的痛苦,使他们在作为一个人,作为他应该拥有的人权、民权,都是荡然无存,被剥夺精光,他们的知情权、他们的思想权、他们的知识权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虽然30年改革开放,在某些方面放宽了一些,那是客观效应,那不是共产党主观上要推进人权、民权的做法。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永远不要怪自己的人民,但是永远和人民自己,就我们大陆老百姓想着共同的问题,关心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包括我们民族和国家的命运,我想这才是海内外大家所共有的。

还有刚才一位朋友说,海外能不能出孙中山?我想告诉大家,今天的孙中山只能诞生在中国大陆!我不愿意解释太多的话,但希望大家相信中国大陆的新的一代,80后的一代,他们在接受中国现代史真相的问题上,几乎很少障碍,只要我们跟他说,他们能够懂道理,能够明事理。要相信年轻人,这是一个。

第二个,要相信真相永远比假象更有吸引力。第三要相信我们的民族,几千年来经历过无数的苦难,遭遇过漫长的专制统治或黑暗统治,可是我们都走过来了,我们不是越走越小,我们是越走越大;我们不是越走人越少,我们是越走人越多。相信由马列主义所造成的中国的这场共产革命,以及这个革命为我们中国人民所带来的痛苦和黑暗统治,就会结束。相信历史会有这一天,我自己就非常坚信。

主持人:那么100年前辛亥革命就提出来了民权和民生问题,那么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它仍然是一个最尖锐的问题,也是人民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您认为如何能够解决呢?

辛灏年:你讲得很对!几千年没有发生这样的民权问题,这样的民生痛苦,如何解决?大家都希望共产党能自己改,但是今天我看中国大陆的大多数人日益的走向了绝望。我想只要它改,当然是好,它不改,就是我曾经说的一句话,就让一个变制的和平革命来结束它。什么叫“变制的革命”?推翻共产专制制度,重建辛亥革命所创建的民主和自由制度。

主持人:好,谢谢辛灏年先生。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参与,如果您还有其它的想法,或者有问题的话,您可以写我们的反馈邮箱:feedback@ntdtv.com。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辛灏年谈辛亥革命百年(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辛灏年谈辛亥革命百年(下)

评论
2011-10-11 10: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