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正在消失的滑雪胜地基茨比厄尔

——走在阿尔卑斯山麓的山水间(1)

玉清心

在奥地利“大格洛克纳山”高山道Grossglockner Hochalpenstrasse上,海拔二千米以上处看到的阿尔卑斯山。(摄影:玉清心/大纪元)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5月26日讯】欧洲四月的天气,像小姑娘的脸,虽然像花儿一样美丽,但喜怒无常。五月里草更密,树更绿,不冷不热,采绿踏青,春游更宜人。一周里,穿行在瑞士、德国、奥地利三国的阿尔卑斯山麓里,在田间村镇的青山秀水中追寻绿色、宁静、古朴、精致和传统。

全长1,200公里、平均海拔高度3000米的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最高大、最雄伟的山脉,遍及六个国家,为欧洲最大的山地冰川中心,也是莱茵河、多瑙河等许多大河的源头。山巅晶莹的雪峰、山坡葱茏的林木、山麓荡漾的碧波和山涧清澈的溪水,构成了迤逦迷人的阿尔卑斯山风光。

像美丽的马尔代夫群岛因温室效应正在被上升到海平面淹没一样,升高的气温也正威胁着奥地利的基茨比厄尔Kitzbühel滑雪道。2009年它遇到了1250年以来最温暖的一年。“濒临灭绝”令爱好滑雪的人尤其想在它消失之前再看一眼。 今年日本地震后,网上流传的十大“末日游”景观里,基茨比厄尔榜上有名。

“末日游”这一说法最先由美国人提出的,他们想以这种方式感受和提醒人们关注地球正面临的危险。这些有忧患意识的人前往南极洲、北极冰盖、乞力马扎罗山、马尔代夫、威尼斯、阿拉斯加、基茨比厄尔等世界奇观地,去和正在融化的冰山、消失的岛屿和美丽景观做最后的道别。

有人说,世界上有多少人热衷在海滩上晒日光浴,享受海风的气味,就有多少人热衷于脚踏滑雪板飞驰在冰天雪地里,陶醉于冰雪的滋味。因此,每年都有众多的滑雪爱好者飘洋过海,追逐阿尔卑斯上的冬季,驰骋在阿尔卑斯的群山之间,享受滑雪的乐趣。

位于阿尔卑斯山东部北麓的基茨比厄尔是奥地利古老的滑雪胜地,它以“最惊险”起跳跑道在世界上负有盛名,粉丝称它是“世界上最令人生畏的滑雪道”。自1892年基茨比厄尔市市长从挪威引进了一套滑雪板,当地人首次体验了阿尔卑斯山滑雪的滋味后发现自家门前就有得天独厚的滑雪资源。于是他们在第二年就举办了第一届滑雪比赛,从此高山滑雪在此落地生根。这里还是速降滑雪的诞生地,现在每年一月份举行的勇敢者速降滑雪赛成了世界闻名的赛事。

走进基茨比厄尔市精致的小城,虽没有雪景,但不远处是郁郁葱葱的山谷。街头巷尾高耸的教堂,青石路、老楼、双驾马车、精品店、酒吧,一座古朴而又现代的旅游小城跃然眼前,这是基茨比厄尔夏季的一个景观。


左侧座椅后面的Bar出镜率颇高,是名人、明星常汇聚的地方,如德国的足球国王贝肯鲍尔就时常光顾这里。他们在谈天说地时,不知对基茨比厄尔未来的命运作了怎样的预测,或许对拯救基茨比厄尔有了什么良方妙计?(摄影: 玉清心/大纪元)


马车伕刚给马饮过水,停在超市门前招揽生意。闲在的车伕摆好姿势在等我按动快门。(摄影: 玉清心/大纪元)

小镇主街几百米长,两旁建了多家星级宾馆,可见旺季的游客有多火爆。我们住下的这一家,登记完了才被告知,这家四星级饭店居然没有停车场,住宿的游客须把车停到300米以外的一个计时收费停车场去。店名是以茜茜公主家族的姓氏冠名的,莫非是因为名门望族开店,得到了政府的优惠,允许这样荒唐停车?当然,这不过是司机的两句气话。实际上,很可能是政府鼓励业主建饭店,以满足游客对床位的需求。在寸金之地的小街上挤出块停车场太难了,只得因地制宜不再强调停车位置了。


德国的茜茜公主后来做了奥地利王后,家族因她而更加显赫。饭店门脸上装饰的名字有点张扬,显然是后人在发挥老祖宗的名人效应。(摄影: 玉清心/大纪元)

本想在小镇多住两天,但是夜里汽车的马达声,从酒吧传来的嬉笑喧哗声,搅得人心烦意乱。小镇已经不可爱了,清晨吃完早餐就退了房,想尽快逃离的感觉,开出小城有点儿后悔没去山上转转看看。

基茨比厄尔是冬季渡假的热闹地方。每年的速降滑雪开赛前一周,世界杯雪地马球赛也会在基茨比厄尔山举行。不难想像,嘶鸣奔腾的骏马、飞溅的雪花、豪气万丈的选手和摇旗呐喊的粉丝都是激情四射,绝不比世界杯足球赛逊色!冬季的越野滑雪、滑雪板和雪橇滑雪……

另外,传统的阿尔卑斯山畜牧经济模式已在改变,越来越多的木材加工包括污染严重的造纸厂,采矿凿石、水力发电等多种工业生产在各处兴起;巨大的第三产业带来不可避免的耗能排污。越来越多的世界游客来此逍遥,阿尔卑斯山脉成了热闹的游乐场,基茨比厄尔就显得更加不堪重负。阿尔卑斯山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正受到严重的威胁。


奥地利“大格洛克纳山”高山道Grossglockner Hochalpenstrasse上,
路标上标示:海拔高度2504米。这是此处5月份阿尔卑斯山雪峰上积雪的景象。
(摄影:玉清心/大纪元)

几天后爬上两千多高米的阿尔卑斯山后,没有见到终年不化的厚厚的冰川。早就听说冰川体积在逐年减小,但不会锐减到远近没看见一处?每年的降雪量在减少,能存贮积雪的雪线高度在上升。高峰的皑皑白雪,变成了片片白雪。基茨比厄尔“濒临灭绝”并非耸人听闻。

评论
2011-05-26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