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屠杀22周年 自由民主必将战胜专制

6月4日,民运人士和部分六四受难者家属、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美国友人以及部分藏族、蒙族同胞在纽约联合国前的广场举行集会,纪念六四屠杀22周年。(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6月4日,来自全美各地的民运人士和部分六四受难者家属、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美国友人以及部分藏族、蒙族同胞在纽约联合国前的广场举行集会并于晚上在时报广场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屠杀22周年。他们表示,六四的意义超出了国家的界限,六四不仅是历史,也是现实,而目前的中国,受北非茉莉花革命的影响,可能正发生一场革命。

六四事件对东欧的巨变影响很大

前六四学生运动的推手、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表示,六四使中国的一大批优秀同胞被监禁、流放、有国不能回。也令中华民族痛失加入第三波民主化的机会。每次想起深感悲痛。

特意从台湾前来参加活动的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凯希表示,20世纪有两大潮流:反法西斯,反共产主义。反共产主义运动从六四中国学生发起,后来在东欧、苏联都取得了胜利成果,但是在启动这个运动的中国却始终不能成功,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使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被排除在现代文明之外,仍在专制制度下,这一点令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感到非常惋惜。

北京之春总编胡平表示,八九民运使人们看到,所有的共产国家的人民都不喜欢、反对共产制度,当年的天安门屠杀使中共人心尽丧,天怒人怨,也使东欧前共产国家不敢采取同样的措施,因为同样的措施定会受到那些国家共产党内部良心人士的反抗,所以六四事件对东欧的巨变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

来自湖北的青年学生孔灵犀表示,六四是他这个年龄的青年人了解真相、重拾自己对国家的责任的出发点。

六四死难者家属、来自北京的许力平女士表示,六四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作为活着的人们,应该反思、从六四惨案中吸取正面的东西,只有如此,才能面对子孙后代,防止这类事情再发生。一个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对这样一个事件没有反省、清算、道歉,如何能够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  

当今中国只需一个历史的契机

胡平表示,近年来六四似乎是被淡忘了,但是在今年的阿拉伯之春中,中国的六四却一再被提起。在埃及解放广场上有集会的人群也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和坦克车,但是埃及政府的发言人就提到:这里不是天安门。这其实证明:六四天安门已经记入人类的历史。在其后的利比亚,卡札菲也提到六四,他是为中共的暴行作辩护,他要仿照六四的镇压。结果引起公愤,才导致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中共也不得不投下赞成票。

吾尔凯希认为,目前中国又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这当然与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有直接的关系。当年发起的革命潮流到今天,世界上没有波及到的地方已经不多了。中国由于其经济的崛起而变得在世界上举足轻重,如果中国不民主化,那么她对世界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中国人民通过这些年的经济发展也认识到,要想保卫自己的经济成果,就需要政治上的权利,人们已经清楚的意识到一种暗潮汹涌的时代已经到来,大家不必妄自预测,但要做好准备。因为现在的中国到了一个什么可能性都有的时候。人们对中共不满的情绪比过去更加强烈,中国人对现状都比较清楚了,他们不再需要启蒙。中国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历史的契机。

王军涛表示,不管每年的群体冲突事件是多少件,实际表现出中国的普通百姓对“温和的理性的”抗争的不耐烦,也表示中国的普通百姓对“维权”人士的失望,他们已经意识到需要一场街头的和平的革命。

自由民主必将战胜专制

吾尔凯希说,当前在国内还不能凝聚起力量是因为看不到希望,感觉中共太强大,中共的强大很大程度是个假像,和历史上任何一个独裁统治在灭亡前的强大是一样的。国内的人们一定要抱有充分的信心,有了信心,就不会害怕。

王军涛表示,革命是一个事件,中国的民主化可能已经开始了,只有在事情发生以后才发现,原来之前的一系列事件与最后的成功是有关联的。 

胡平说,自由民主好比浴火凤凰, 她可以失败百次、千次,但是每次都可以浴火重生,而共产专制只能输一次,它一旦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些,因为共产专制实在太不得人心,所以人们应该对抗争的前途抱有很大的信心。

评论
2011-06-05 12: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