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书评:《墓碑》反思大饥荒 比想像中更惨

《墓碑》这本书,书中详述了这个被中共美其名为“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大饥荒时代。(美国之音)

人气: 9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任凯文编译报导)1959年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时年18岁,一个朋友把他从位于中国中部的寄宿学校叫了回去,并告诉他:“你父亲快要饿死了。”杨立即返回他的村庄,就在他父亲去世前,他及时地看到了他那憔悴的父亲的最后一眼。他当时是共青团成员,被社会主义的理想冲昏了头,并没意识到父亲的死与毛泽东的错误政策息息相关。

据《经济学人》报导,20年多来,杨一直相信官方版本的毛泽东的这种灾难性经济试验--大跃进,认为那是由自然灾害造成的。即使在他成为了中共喉舌新华社的资深记者,并知道了这个党如何操纵和制造新闻后,他仍然相信那是自然灾害造成的。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打开大门时,杨开始质疑他曾经被告诉的。1989年中共在北京杀死学生使之猛然醒悟。他说:“那些年轻学生的血洗掉了我几十年来已经接受的所有谎言。”因此,他开始摆脱这种欺骗并清醒地认清了他用生命维护的这个体制。

结果他写了《墓碑》这本书,书中详述了这个被中共美其名为“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大饥荒时代。尽管历史学家帝克德(Frank Dikotter)在两年前关于同样主题出了一本极好的书,但是这是第一次对三年大饥荒详细分析,并由经历过那次饥荒的中国作家写出来的。这本书中文版2008年在香港出版,现在这本书是第一次用英文出版。原著的1,200页已被精简,新版言简意赅。

大跃进使无知的毛愚蠢达至极点。毛在1957年说,中国的工业产值能在15年内超过英国。所以,人们不种地,而是建小高炉,把家里的锅盆回炉生产钢铁。当然生产出来的东西是不能用的。由于农民不种地了,所以公社领导严重夸大了粮食产量,以显示他们的思想热情。中共根据这些浮夸的数字来征收粮食,结果农民几乎没有粮食吃了。当他们对其有抱怨时,就会被扣上反革命,并从重处罚。当干部大吃大喝时,老百姓却饿死了。根据杨的计算,约有3,600万人饿死了。

杨继绳退休后,利用他的关系网,透过声称正在研究粮食政策史,获得了这些在全国各地的机密档案文件。一些档案工作者明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他用《墓碑》作为这本书的标题,主要是为了纪念他父亲以及那数以百万计饿死的人。他开玩笑说,这本书可能最终也成了自己的墓碑。尽管这本书在中国大陆被禁,但是杨继续自由地在北京生活,并编辑《炎黄春秋》。

这个体制还没有死,所以它仍然在维护着它自己对历史的解释。杨的这本书是对一个在没有相互制衡的政权和无知的思想激情碰撞下发生的沾满鲜血的个案研究。然而,中国的教科书却完全掩盖那段时期。

《墓碑》这本书详细阐述和揭示给读者深层次的内涵:村子里尸横遍野,大规模人吃人现象以及人对千禧年展望所释放出的暴力。对于赞美独裁统治者才能成事的那些人来说,这本书也给这些对一党专制的支持者们敲响了警钟。

杨表示这种胡乱施暴现象今天依然不断发生。如今共产党不会再引发大规模的饥荒,可这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等级制度同样会持续下去,在那里,各级官员对其上司唯命是从及独裁者奴役下属。例如,独生子女政策,不管这个政策会对人口和未来产生多大危害都必须要贯彻落实。相反,困扰着全中国的一些大问题如环境、腐败或食品安全问题则必须被掩盖起来。

这种独裁统治还会持续多久呢?中共对信息的垄断实际上要付出的代价是对真理的垄断。可如今是信息涌入时代,特别是通过互联网。杨的这本书为最终在中国讨论50~60年代的那段历史开辟了更广阔前景起到了作用。中国的很多报纸已经在发表文章披露有关大跃进的情况。

中国的微博尽管没有杨那么直白,但也已公开讨论那个时期发生的一切。历史慢慢地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而且普通的中国人不再跟着官方宣传的屁股后面备受奴役了。在最近发生的反日骚乱期间,相当大的群体反对中共几十年的宣传从而抱怨这些抗议的粗鲁和愚蠢行经。如果共产党都不能再控制过去,谁知道它是否仍然能控制未来呢?

(责任编辑:张东光)

评论
2012-11-14 9: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