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洗脑典型 四川真实版白毛女炮制真相

丁芝萍的博客(网络图片)

人气: 1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1月17日讯】继1945年陕北中共占领区延安洗脑舞台剧白毛女喜儿后尘,1958年末,中共在四川宜宾再次上演欺骗几代人的恶剧。将当地患有遗传性少年白的弱智妇女罗昌秀树为“真实”版白毛女,同一世纪南北两个白毛女遥相呼应,演绎出中共阶级斗争的经典理念:“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罗昌秀的二婶陶天珍被以“恶霸地主婆”处以极刑,尸首被凌戮后无归。有当地知情村民因吐真言,也被当局判无期投入大牢。

博客中署名丁芝萍的作者,自称与白毛女罗昌秀同属宜宾地区,曾两次到当地实地考察,并向数位知情人了解情况得知:1958年,宜宾县检察院干部、驻凤屏乡工作组组长曹华明欲将患少年白的妇女罗昌秀,树为真实版“白毛女”典型,意在有别于延安编造的北方白毛女艺术形象。于是上下呼应,一个轰动全国的宜宾(南方)白毛女闹剧便开始紧锣密鼓地出台了。

晚年的白毛女:罗昌秀(网络图片)
晚年的白毛女:罗昌秀(网络图片)

弱智女成“真实”版白毛女

据资料显示,丁芝萍于2010年3月和4月两次亲赴罗昌秀的家乡宜宾县凤仪乡实地采访。先后采访了罗昌秀家族亲人、陶天珍的二儿、亲历此事件的生产队干部、曾为“宜宾白毛女真相调查组”组长等人,另有一些不便点名官方的知情人士,将轰动一时,欺骗几代人的真实版白毛女真相公布于世。

罗昌秀的亲戚和当地知情的老人介绍,罗昌秀的白发是遗传,她母亲也是少年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罗昌秀家里很穷,连遮体的衣裤都没有,总是裸著身子,并有些弱智,不太会说话,见人就跑。村民刘民田称,罗昌秀姐弟俩白天在山上捡施栗子,晚上偷别人的庄稼,还偷过他家地里的包谷。

[[9]]

知情人王仕全(网络图片)
知情人王仕全(网络图片)

据罗荣华、罗昌国描述,1958年,宜宾县检察院干部、驻凤屏乡工作组组长曹华明,想树立当地真实版的白毛女,就找到本队农民梁佩三、曾绍荣了解罗昌秀的故事。曾绍荣与陶天珍家有结怨,就说是罗锡联的老婆陶天珍打她(罗昌秀)逼她上山成了野人的。

依当时阶级斗争模式来思维、编创、导演,白毛女罗昌秀必定是穷人,她的白发必定是在山上过野人生活造成的;而上山是因为地主(富人)的逼迫。于是,罗昌秀成了穷人阶级形象代言人,罗昌秀的亲婶娘陶天珍就是恶霸地主婆,亲叔叔罗锡联则是恶霸地主,外加惯匪头子。

在匡时街市川剧团召开声讨恶霸地主母老虎陶天珍的万人动员大会,还把白毛女弄到现场“控诉”,她不会讲话,由指定的人代言。散会后还有组织有计划的组织大家签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闹剧、悲剧、恶搞。……

“恶霸地主婆”陶天珍尸首无归

罗昌国在回忆母亲陶天珍冤死时表示,当地老百姓心里都明白他们遭了冤枉,但敢怒不敢言,窝在心里。现在终于敢说了。

据他回忆,大约是1958年,母亲在家里被县公安的人五花大绑抓走,家里被抄。后被人通知母亲将被枪毙,行刑后连母亲的尸首也没看到,只是去县府街监狱取回母亲的遗物。大哥罗昌权(腿有残疾) 因中共建政前当了一年保长,现又给加上一条“母亲陶天珍的帮凶”被判无期徒刑。

另据何俊成回忆:(2010年3月31日在岷江桥头糖酒公司宿舍)1959年1月6日在宜宾市广场召开万人公捕公判大会,将陶天珍枪决的。由于她喊“冤枉”嘴巴已被捂上,半边脸被打肿,眼睛乌黑。枪打在头部,俗称“敲沙罐”。

陶天珍的头被打烂后身子卷曲在地下,有个个头不高的中年男人用一根削尖的竹竿从她的头部插入穿过体内至肛门出,插到灰包上坐起;另一个个头中等的中年男人还将一支点燃的纸烟含在她嘴里!小孩们用石块掷击…….

这一幕禽兽不如,惨不忍睹的恶作剧深深地烙在了当时围观的几千名群众,尤其是少年儿童的心中。有几位朋友当年亲眼所见,那时还是儿童,现在已是年过半百的作家、教授、画家、摄影家,还有政府官员等,他们回忆重述这一幕时,都无不感慨唏嘘。

[[7]]

知情人刘民田(网络图片)
知情人刘民田(网络图片)

村民吐真言遭冤判入狱

文革中,由于当地老百姓传闻的“白毛女”与政府的宣传出入很大,于是成立了调查小组,派人专门去调查,得到反馈称,白毛女的父亲罗锡朋赌、吸(鸦片),49年前十几年就把家当败完了,白毛女从小就到坡上采野菜野果吃,衣服也没一件好的,智商低下,还有些神经兮兮的。而隔房叔父罗锡联那家人就争气,一家八九口人都勤快,日子就过得好一些……

曹华明在向生产队会计王德富,王世富、罗昌安、王启平、罗焕荣等十几人了解情况时,只因王德富说了一句:罗昌秀是遗传少年白;她偷她婶娘陶天珍家的东西,就被打了几下,就跑了。结果王德富被诬陷是污蔑罗昌秀,包庇地主恶霸,遭冤判16年(实服刑9年);王世富也被判劳改16年(实服刑7年);其余都判以十五年、无期徒刑不等。

罗昌安和王启平因与罗昌秀的哥哥罗昌宝情杀血案有牵连,分别被判以死刑、无期徒刑。陶天珍的大儿罗昌权,学校毕业出来才十几岁,因当保长的堂兄罗昌坤病了被聘去替代其职务,只当了一年保长,借机另给加上一罪:伙同母亲陶天珍迫害罗昌秀,被判无期徒刑。

1963.9.28《光明日报》登载的“四川白毛女的今昔”。(网络图片)
1963.9.28《光明日报》登载的“四川白毛女的今昔”。(网络图片)

“新生”白毛女 享受政府机关待遇

当时,被“解救”出来的罗昌秀已经三十多岁了,头发雪白,皮肤呈褐黑色,汗毛深,双脚内盘,行走时两手捧腹,左肩微耸,说活粗声粗气,眼晴左右斜视,目光炯炯射人,经人撮合与邻近一位四十多岁的光棍文树银结了婚。

有资料表明,罗昌秀曾被“当选”为宜宾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四川省人大代表、省妇女代表。先后被“评”为县、专区和省级劳模。享受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经济待遇,丈夫文树银先后提为贫协主席、生产队长、保管员。子女成年后,参军、就业等都享受政策的优惠。

央视某频道三番两次到宜宾作专题报导。罗昌秀被频频地安排或邀请到各种场合作报告。奈何罗昌秀智商低下,不会说话,她的报告是事前有人专门教的,而且教的话不能多,记不住。

围绕着这颗怪异的新星转动的各种闹剧、悲剧、恶搞应运而生,热闹了半个世纪,迄今余热不散。

作者在最后写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但是被扭曲的“人”恐怕比“鬼”也好不到哪里去。而竭尽心力去颠倒人妖黑白,扭曲人性的始作俑者比魔鬼还可恶。

[[5]]

罗昌秀成了中共洗脑教育的典型,经常会有人来参观。(网络图片)
罗昌秀成了中共洗脑教育的典型,经常会有人来参观。(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洪昀)

评论
2012-11-17 1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