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典型 四川真實版白毛女炮製真相

人氣 163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11月17日訊】繼1945年陝北中共佔領區延安洗腦舞台劇白毛女喜兒後塵,1958年末,中共在四川宜賓再次上演欺騙幾代人的惡劇。將當地患有遺傳性少年白的弱智婦女羅昌秀樹為「真實」版白毛女,同一世紀南北兩個白毛女遙相呼應,演繹出中共階級鬥爭的經典理念:「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羅昌秀的二嬸陶天珍被以「惡霸地主婆」處以極刑,屍首被凌戮後無歸。有當地知情村民因吐真言,也被當局判無期投入大牢。

博客中署名丁芝萍的作者,自稱與白毛女羅昌秀同屬宜賓地區,曾兩次到當地實地考察,並向數位知情人瞭解情況得知:1958年,宜賓縣檢察院幹部、駐鳳屏鄉工作組組長曹華明欲將患少年白的婦女羅昌秀,樹為真實版「白毛女」典型,意在有別於延安編造的北方白毛女藝術形象。於是上下呼應,一個轟動全國的宜賓(南方)白毛女鬧劇便開始緊鑼密鼓地出台了。

晚年的白毛女:羅昌秀(網絡圖片)

弱智女成「真實」版白毛女

據資料顯示,丁芝萍於2010年3月和4月兩次親赴羅昌秀的家鄉宜賓縣鳳儀鄉實地採訪。先後採訪了羅昌秀家族親人、陶天珍的二兒、親歷此事件的生產隊幹部、曾為「宜賓白毛女真相調查組」組長等人,另有一些不便點名官方的知情人士,將轟動一時,欺騙幾代人的真實版白毛女真相公佈於世。

羅昌秀的親戚和當地知情的老人介紹,羅昌秀的白髮是遺傳,她母親也是少年白。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羅昌秀家裏很窮,連遮體的衣褲都沒有,總是裸著身子,並有些弱智,不太會說話,見人就跑。村民劉民田稱,羅昌秀姐弟倆白天在山上撿施栗子,晚上偷別人的莊稼,還偷過他家地裡的包谷。

[[9]]

知情人王仕全(網絡圖片)

據羅榮華、羅昌國描述,1958年,宜賓縣檢察院幹部、駐鳳屏鄉工作組組長曹華明,想樹立當地真實版的白毛女,就找到本隊農民梁佩三、曾紹榮瞭解羅昌秀的故事。曾紹榮與陶天珍家有結怨,就說是羅錫聯的老婆陶天珍打她(羅昌秀)逼她上山成了野人的。

依當時階級鬥爭模式來思維、編創、導演,白毛女羅昌秀必定是窮人,她的白髮必定是在山上過野人生活造成的;而上山是因為地主(富人)的逼迫。於是,羅昌秀成了窮人階級形象代言人,羅昌秀的親嬸娘陶天珍就是惡霸地主婆,親叔叔羅錫聯則是惡霸地主,外加慣匪頭子。

在匡時街市川劇團召開聲討惡霸地主母老虎陶天珍的萬人動員大會,還把白毛女弄到現場「控訴」,她不會講話,由指定的人代言。散會後還有組織有計劃的組織大家簽名,導致了後面一系列的鬧劇、悲劇、惡搞。……

「惡霸地主婆」陶天珍屍首無歸

羅昌國在回憶母親陶天珍冤死時表示,當地老百姓心裏都明白他們遭了冤枉,但敢怒不敢言,窩在心裏。現在終於敢說了。

據他回憶,大約是1958年,母親在家裏被縣公安的人五花大綁抓走,家裏被抄。後被人通知母親將被槍斃,行刑後連母親的屍首也沒看到,只是去縣府街監獄取回母親的遺物。大哥羅昌權(腿有殘疾) 因中共建政前當了一年保長,現又給加上一條「母親陶天珍的幫凶」被判無期徒刑。

另據何俊成回憶:(2010年3月31日在岷江橋頭糖酒公司宿舍)1959年1月6日在宜賓市廣場召開萬人公捕公判大會,將陶天珍槍決的。由於她喊「冤枉」嘴巴已被捂上,半邊臉被打腫,眼睛烏黑。槍打在頭部,俗稱「敲沙罐」。

陶天珍的頭被打爛後身子捲曲在地下,有個個頭不高的中年男人用一根削尖的竹竿從她的頭部插入穿過體內至肛門出,插到灰包上坐起;另一個個頭中等的中年男人還將一支點燃的紙煙含在她嘴裡!小孩們用石塊擲擊…….

這一幕禽獸不如,慘不忍睹的惡作劇深深地烙在了當時圍觀的幾千名群眾,尤其是少年兒童的心中。有幾位朋友當年親眼所見,那時還是兒童,現在已是年過半百的作家、教授、畫家、攝影家,還有政府官員等,他們回憶重述這一幕時,都無不感慨唏噓。

[[7]]

知情人劉民田(網絡圖片)

村民吐真言遭冤判入獄

文革中,由於當地老百姓傳聞的「白毛女」與政府的宣傳出入很大,於是成立了調查小組,派人專門去調查,得到反饋稱,白毛女的父親羅錫朋賭、吸(鴉片),49年前十幾年就把家當敗完了,白毛女從小就到坡上采野菜野果吃,衣服也沒一件好的,智商低下,還有些神經兮兮的。而隔房叔父羅錫聯那家人就爭氣,一家八九口人都勤快,日子就過得好一些……

曹華明在向生產隊會計王德富,王世富、羅昌安、王啟平、羅煥榮等十幾人瞭解情況時,只因王德富說了一句:羅昌秀是遺傳少年白;她偷她嬸娘陶天珍家的東西,就被打了幾下,就跑了。結果王德富被誣陷是污蔑羅昌秀,包庇地主惡霸,遭冤判16年(實服刑9年);王世富也被判勞改16年(實服刑7年);其餘都判以十五年、無期徒刑不等。

羅昌安和王啟平因與羅昌秀的哥哥羅昌寶情殺血案有牽連,分別被判以死刑、無期徒刑。陶天珍的大兒羅昌權,學校畢業出來才十幾歲,因當保長的堂兄羅昌坤病了被聘去替代其職務,只當了一年保長,藉機另給加上一罪:夥同母親陶天珍迫害羅昌秀,被判無期徒刑。

1963.9.28《光明日報》登載的「四川白毛女的今昔」。(網絡圖片)

「新生」白毛女 享受政府機關待遇

當時,被「解救」出來的羅昌秀已經三十多歲了,頭髮雪白,皮膚呈褐黑色,汗毛深,雙腳內盤,行走時兩手捧腹,左肩微聳,說活粗聲粗氣,眼晴左右斜視,目光炯炯射人,經人撮合與鄰近一位四十多歲的光棍文樹銀結了婚。

有資料表明,羅昌秀曾被「當選」為宜賓縣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四川省人大代表、省婦女代表。先後被「評」為縣、專區和省級勞模。享受國家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經濟待遇,丈夫文樹銀先後提為貧協主席、生產隊長、保管員。子女成年後,參軍、就業等都享受政策的優惠。

央視某頻道三番兩次到宜賓作專題報導。羅昌秀被頻頻地安排或邀請到各種場合作報告。奈何羅昌秀智商低下,不會說話,她的報告是事前有人專門教的,而且教的話不能多,記不住。

圍繞著這顆怪異的新星轉動的各種鬧劇、悲劇、惡搞應運而生,熱鬧了半個世紀,迄今餘熱不散。

作者在最後寫道,「舊社會把人變成鬼」,但是被扭曲的「人」恐怕比「鬼」也好不到哪裏去。而竭盡心力去顛倒人妖黑白,扭曲人性的始作俑者比魔鬼還可惡。

[[5]]

羅昌秀成了中共洗腦教育的典型,經常會有人來參觀。(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洪昀)

相關新聞
河南紅碼事件 專家:民怨上升 抗爭或增加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二十大前引蛇出洞?中共稱收逾800萬條意見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未解之謎】AI機器人 操控人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