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立军被黑打 两年前已被预言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涵综合报导)在2月7日王立军走出美国成都领馆前整两年,网络作家田奇庄在其博客上就写到“但我也对王立军局长的未来充满忧虑,文强及众多重庆高官倾覆固然有他们个人的弱点,但我认为对权力缺少有效制约才是首要原因。从目前来看,国内这方面的改革尚未启动。在大环境、大气候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个人的修养、定力往往弱不禁风,我非常担心王立军局长有一天重蹈文强覆辙。”

田奇庄对自己两年前的“准确”预言表示,“2010年初我的预言,仅仅在两年之后就应验了,这是王的不幸,是执政者的昏愦,更是他们治下草民的悲哀。难道中国大陆的只能按照这条不归路走到底吗?”

田奇庄在其博文中就他的做出的这个预测给出了三个理由:

第一,中国警务工作长期处于暗箱操作状态,给警察违规、违法、犯罪留下了极大空间,面对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收买贿赂,只怕王立军很难做到独善其身。

第二,警察局长因控制太多资源,掌握了太大权力,无官不贪。今天在人前道貌岸然,明天被收拾,就暴露出巨贪大蠹本相,王立军如果不敢公开财产,也难逃中共体制内官员宿命。

第三,王立军已在重庆警界称为 “一言堂”主,从李庄案中,王立军已表现出唯我独尊,不容置喙的霸道,难逃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规律。(田奇庄2010年2月7日博文附后)

当年被文强“打黑”的杀人魔王张君在被告席上告诫过他,“只要你抵挡不住诱惑,有一天你也会走上我这条路”。文强在中共官场政治绞杀战中,被王立军“打黑”后,曾对王立军说“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王立军在打倒文强后,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警察这个职业是一个抛物线。就像发射神七,飞多高不重要,飞多久不重要,能回来很重要。”

2012年2月7日,王立军在美国成都领馆前被国安部官员带回北京前,对薄熙来表示,要同他“同归于尽”。显然,王立军同他的前任文强一样,回到了他们官场抛物线的终点,目前海内外关注的焦点转到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职业抛物线”的终点在哪里。

================================

附录:打黑英雄王立军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文强 / 田奇庄

对立统一规律告诉我们,矛盾双方都会朝各自相反的方向转化。眼前的事实就证明了这个规律的客观存在:当年的打黑英雄文强如今因为护黑沦为阶下囚。认识到这一规律的还有杀人魔王张君,他在被告席上告诫审讯自己的对手文强说,“只要你抵挡不住诱惑,有一天你也会走上我这条路。”

我非常钦佩重庆打黑英雄王立军局长,我也衷心期望他铭记公务员法,持之以恒,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成为名副其实的合格公仆。但我也对王立军局长的未来充满忧虑,文强及众多重庆高官倾覆固然有他们个人的弱点,但我认为对权力缺少有效制约才是首要原因。从目前来看,国内这方面的改革尚未启动。在大环境、大气候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个人的修养、定力往往弱不禁风,我非常担心王立军局长有一天重蹈文强覆辙。

首先,警察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经常游走于犯罪边缘,罪犯为了逃避惩罚会不择手段地收买警察。长期以来,警务工作基本上处于暗箱操作状态,给警察违规、违法、乃至犯罪留下了极大空间,这也是警察屡屡受到社会质疑、诟病的原因。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听说王立军在警务公开方面有什么改革和创新。警察职业运行还像过去一样处于暗箱之中,面对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收买贿赂,只怕王立军很难做到独善其身。

其次,警察局长是犯罪风险系数最高的职业之一。因为他们控制了太多资源,掌握了太大权力,这些权力基本上不受监督,很容易转化为个人利益。有人说,当下的官场是“人人都有丑,不露是高手”。其实,所谓“不露”是自欺欺人,不过是上峰尚未没收拾他而已。试想,如果不是薄熙来痛下决心打黑,文强以及数十位高官还不是人模狗样地在世人面前装孙子。现在一些道貌岸然的政治明星总是占着荧屏作秀,谁能保证他们不是巨贪大蠹?谁又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成为国人笑料?地球人都知道官员财产阳光化是最好的防腐剂。请问,在中国大陆,有哪个警察局长敢公开自己的财产?王立军领导的重庆警方能做到吗?如果没有这个道德勇气,又如何证明自己执法公平公正?

第三,王立军会不会成为重庆警方“一言堂”主?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这是通行世界的公理。我注意到媒体公开的一个细节:重庆市公安局内部办了一个刑侦文化沙龙,王立军去观看图片展的时候发现没有文强的照片。“我问为什么没有,没有人敢回答我。”“没有人敢回答我”,足以说明王立军在重庆警察中居高临下的至尊地位,这样的气势和氛围,完全可能把重庆警局变成“一言堂”。更可怕的是,王立军竟把“没人敢”轻飘飘地向媒体说了出来,足以表明他已经习惯于一言九鼎。这一次,重庆警方火速抓捕北京律师李庄受到公众广泛质疑,恐怕也与警方唯我独尊,不容置喙的心理有关。联想到文强令重庆治安副总队长跪下回话的情景,我不禁为王立军捏一把汗。

说到可能,每个人的未来都有N多可能,我当然希望王立军局长有最好的可能。但鸡蛋能不能变成鸡,不仅仅取决于鸡蛋本身,还取决于有没有合适的温度。如果外界忽冷忽热,温度忽高忽低,恐怕鸡蛋多半会成为臭蛋。也就是说,如果王立军局长不能给大家披露足够的信息,不能用必要的制度,严密的程序证明自己能做到清白、无私、公平、公正的话,我们就不得不参照文强的前车之鉴,对王立军的未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此我想进一步提醒王立军先生,“打黑”有功,仅仅是针对纠正重庆警察过去的错误而言。对于纳税人来说,大家已经出了钱,供养了警察。过去警察不作为,乱作为,导致了诸多乱象,无论谁来接替这摊工作,首先应代表警方当向公众、向纳税人认真检查,公开道歉。然而,到目前为止,重庆警方只是初步纠正错误。至于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做到亡羊补牢,防微杜渐,避免类似问题重演,重庆警方至今尚未提到议事日程。在这种情况下,迫不及待地以文化沙龙名义搞什么功绩“图片展览”,甚至借机为文强正名,则有些不伦不类,会让人倒胃口。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2-02-17 9: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