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岁月:一警察独白《见证王立军》(1)

更新: 2012-06-25 09:49:35 AM   標籤:tags: 王立军
本文转自互联网论坛﹐仅为方便读者,提供更多更快的信息。如果您发现有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 editor@epochtimes.com )。

【大纪元2012年06月25日讯】 [陈有西律师按语]此文我昨晚上传后,今天中午点击即达5万余人次。但是晚7时网友告文章突然被删。查询了网管,告是有关部门的要求。此文内容并无政治问题,只是说明了重庆特定时期的一种真相,人民有权利知道真相。全国转发转贴和下载保存的人已经很多,删也已经没有用。现将此文重新上传。这个版本是许丹编辑过的,比我的原本更清晰。为保护她的网链接就不给出了。各位网友对此文可以保存一下。如果再被删,我第三次就不上传了。

[陈有西原按]这篇13万多言的回忆实录,是重庆一位中层警察写的。文章题目是我另帮助起的。我已经经过核实。他是重庆黑打内幕的见证者和记录者。稿子是通过上海名记者杨海鹏转我的。据说复印本在重庆警察内部早就流传,有的人看后抱头痛哭。我一直说,体制内不缺明白人。五毛一直质问我依据何在。年初我去重庆,蒙冤警察家属向我哭诉时,我不客气地质问她们,为什么要把希望寄托到我们几个律师身上?你们自己为什么不揭露?你们的揭露比我们来说,更有说服力!没有神仙皇帝,只有你们自己救自己!现在,一个警察发声了。我期望么宁、付鸣剑们也站出来说话。他们的故事会比警察故事更精彩。

目录

一、王立军重庆折腾纪实…………………………………3

二、给后来者的一封信……………………………………82

三、分局长的愤怒…………………………………………90

四、打黑组长开口说话……………………………………92

五、打黑民警之声…………………………………………96

六、旁观者清………………………………………………100

七、刑侦专家怒言…………………………………………102

八、四次检讨………………………………………………105

九、被黑打的无辜者………………………………………114

十、铁规之惑………………………………………………136

十一、零距离看王立军……………………………………138

十二、执法者质疑执法……………………………………146

十三、不可理喻的王大爷…………………………………151

十四、惊魂未定……………………………………………155

十五、逃出王府……………………………………………157

十六、失去信心……………………………………………159

十七、派出所长的心里话…………………………………161

十八、稀里糊涂被撤职……………………………………167

十九、打黑第一案刑警队长被黑打………………………173

二十、杂音不杂……………………………………………

二十一、给人面子……………………………………………

二十二、两种态度两个结果…………………………………

二十三、鸡猴之辨…………………………………………

二十四、重视与轻视………………………………………

二十五、一个危险的信号…………………………………

二十六、发火考……………………………………………

二十七、读书的另类滋味…………………………………

二十八、吃饭的规矩………………………………………

二十九、干什么为何不吆喝什么…………………………

三十、估倒鸡公下蛋……………………………………

三十一、强盗与少女………………………………………

三十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三十三、容人所短是美德…………………………………

三十四、瞎折腾……………………………………………

三十五、禁令当禁…………………………………………

三十六、关于忙的解读……………………………………

三十七、虚假之风当斩……………………………………

三十八、国家是块唐僧肉…………………………………

一、王立军重庆折腾纪实

说起王立军,不但中国人耳熟能详,而且许多外国人也略知一二,都说他是“打黑英雄”,他也自诩为是“活着的一级英模”。尤其是从一个不太知名的官员,在短短两三年间跻身为全国直辖市的副部级高官之后,更是名声鹊起,呼声一片,几乎成了中国警察的代名词,成了重庆市一张响当当的名片。但是,王立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却很少有人从侧面、背面,甚至内心深处去观察过、深思过和细究过。作为亲自领略过王立军风采、作为三年“王朝”的见证人,今天在这里就是要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王立军。

二00九年初,王立军在公安大学进修时的班长对到北京办事的重庆朋友说:“用八个字可以概括王立军的全部:变态、残暴、无情、专横”。之后,从铁岭方面又传来对王立军的评价,结果如出一辙。这就令人有些困惑了:在外面叱吒风云、呼风唤雨的王立军,在知情人眼里怎么成了这番模样?从王立军在重庆的一言一行看,这八个字全面、准确,毫不夸张,毫不冤枉,的确高度概括了王立军骄横跋扈、目空一切的全部人生。

一次,王立军到军医大去查病。医生诊断后说他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主要表现是性格缺陷。聪明的王听出了话外音:性格缺陷不就是人格缺陷吗?于是他大怒,要把军医抓起来刑拘。部队不允许,说他没有那个权力,从而加重了他的“病情”,他千方百计去弄了个“武警第一政委”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想:“看谁还敢说我王大爷没有那个权力?”

“现在重庆市公安局就像一个火药桶,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只缺一个点火之人了。”这是一位资深老公安在提前退休之前所说的话。

二00九年底,看到被王立军搞得乌烟瘴气的队伍,笔者曾在自己的一则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现在的重庆市公安局,用一个字来形容:乱。用二个字来形容:混乱。用三个字来形容:乱弹琴。用四个字来形容:乱七八糟”—这是重庆市公安局的真实现状,是大多数民警的亲身体会,也是王立军的杰作。

(一)点燃纠偏灭虚之火的王立军,所干之事却与纠偏灭虚南辕北辙。

笔者首次知道有王立军这个人是二00八年三月。当时,笔者在单位的“网上学校”中偶尔看到一部题目为《铁血警魂》的长篇报告文学,其中的主人翁就是王立军。笔者被王立军的魄力、胆识和人格所深深折服(同感者众),于是就将此书打印出来,再次认真拜读了一番。还向不少同事推荐此书的同时,写了一篇题为《这才是真正的警察》的读后感寄给《重庆公安报》副刊编辑老李。我当时以为自己这篇读后感不但会马上刊登出来,而且会引起轰动。哪知……

两周后不见刊用,我就打电话询问原因。老李说:“你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文章?这不明摆着是拍马屁吗?”老李给我拄了一鼻子灰,显然冤枉了我:“他王立军与我远隔千山万水,且素不相识,又无任何利益关系,我拍他的马屁干吗?”

真是无巧不成书。当年八月,重庆市公安局突然空降了一位名叫王立军的副局长。一打听,他正是《铁血警魂》中那位王立军!正是我心中的偶像!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给老李打了电话。我只字未提那篇心得,他是聪明人,下一期他肯定会把我的大作放在显眼位置加红框刊登出来,这不但对我,对他们报纸也有好处呀---因为据大道消息透露,王立军很快就会成为一把手。然而,我等来的仍是石沉大海,“这老李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我当时心中极其不爽。但是,我没有“怒形于色”,因为他是手握用稿生杀大权的编辑,得罪不得,我以后还要乞求他在报上露脸和赚稿费啦。不久,有小道消息传言说这王立军是个人才。观其行还真有几板斧,一个小河沟的泥鳅,居然敢到大海里来折腾,敢在全国最大的直辖市里横刀立马。几乎是人们还在用怀疑、试探的目光睨视他时,他就点燃起了第一把火---“纠偏灭虚”,使众人对他刮目相看,肃然起敬。

对弄虚作假问题,我国古往有之,解放后的五十年代达到顶峰,曾使我国政治、经济蒙受重大损失。这几年,总体上弄虚作假有所收敛,但在个别单位却有抬头之趋势,而公安机关一些人为了一己之私利,欺上瞒下,虚报打击破案战果之类的虚假不实

之风亦时有发生,而像王立军这样出重拳治之者却不多见。无疑,王立军的头把火是大得人心的明智之举。同时,也使笔者看到了希望,预料重庆公安的春天即将到来。于是,笔者胸怀激情地拟写了《虚假之风当斩》的论文,从虚假之风是“好”出来的、是“保”出来的、是“逼”出来的、是“错”出来的、是“懒”出来的、是“空”出来的、是“比”出来的八个方面剖折了假冒伪劣产生的根源。并旗帜鲜明地指出,弄虚作假大多与“上面”有关,“上面”才是弄虚作假的源头和根子,倘若把纠偏灭虚的眼睛只盯住“下面”,那“偏”“纠”不了,“虚”也“灭”不了。显然,敝人之观点言辞尖刻,在赞同纠偏灭虚的同时,对王立军的纠偏灭虚提出了异义。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氛围而未敢将其公诸于众。

为把纠偏灭虚工作开展下去,王立军专门邀请重庆社科院的专家、高校教授、知名学者等召开专题论证会,证明他的思想的正确性。同时派出工作组微服私访,目标直指弄虚作假的民警。结果潼南县公安局的八位民警挨了头刀。

工作组没费多少功夫就“大获全胜”,发现潼南县公安局有虚报战果等虚假行为,他们立即向王立军作了汇报。王批示严肃处理。谁都知道,王所谓的严肃处理就是撤职、开除、刑拘,或划入“黑社会”名单。但是,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市局对县局民警没有提任、处罚权,其权在当地组织部门。针对当地民警所谓的“虚报战果”,完全不是主观所为,而是上面任务太重而压出来、逼出来的,他们不同意处罚。王为此怒不可遏,指示纪委下去给县里做工作。县里不同意,最后市局越权直接处罚,是领导的一律免职,是民警的一律处分,说是“杀鸡给猴看”(后来还发明了“杀猴给鸡看”的专利)。一位参与处理此事的民警良心受到谴责,以此落下失眠症。他说:“从那之后,处罚民警就成了家常便饭,就不讲任何理由和依据了。”为此,他以身体不适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紧接着,王立军又提出了包括体制改革、“打黑除恶”在内的一系列“新举措”。到此为止,王立军的形象在笔者心目中还是伟大的、健康的。但是,老王的形象很快就在笔者心目中颠覆了,因为他言不行,行不果,口中高喊“纠偏灭虚”,而大行造假之能事,一位在他身边工作过的民警说:“什么纠偏灭虚,他才是最大的造假者!”

事实胜于雄辩,王立军高喊纠偏灭虚,而他所干之事却与纠偏灭虚南辕北辙。

A、二00八年初,王立军指示有关部门下文,硬性规定每位民警每天必须完成二十条与案件有关的信息收集任务,否则追责。作为刑侦和派出所一线的民警可能办得到。但是,刚开始的前几天也许行,天天那样干肯定办不到。作为政工、后勤工作的民警来说,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如果放下本职工作,天天外出搜集信息,本职工作由谁去完成?机关还运转不?怎么办?全市民警只有大做假文章了,甚至连市局领导住夜店也被民警反覆录入系统(市局领导发了火,因为他压根就没去住过夜店)。事后不久,上面又下文彻底清查纠正。王说,谁录的信息,谁终身负责,如果出了偏差,哪怕退了休也要弄回去追究责任。结果,为删除不实信息害得大家通霄达旦;结果,一批领导、民警因此受到牵连。

B、遍街安装的什么阳光警务平台,纯属欺骗政府、欺骗人民的作秀行为。试想,人们都有手机,都有电话,都有电脑,为什么要冒着严寒,顶着酷暑去那荒郊野外的平台查资料、报警呢?难道它比互联网上的资料还多?要报警,电话一拨就了事,有必要跑几十里山路去平台吗?为完成阳光警务平台点击排名任务,市局还专门成立了什么“阳光办”,各单位纷纷出招,其中出资顾人代劳点击就是高招之一。一些单位还由协勤天天抱着派出所的报案记录本去“阳光警务平台”点击充数。现在,这一耗资六千多万元的所谓“阳光警务平台”(全市共五千零三十八台,除每台造价一万元外,还有维护费、声讯费、点击费等),其实就一劳命伤财的摆设,甚至可以说是一堆废铁!人民群众没有从“阳光警务平台”中感受到温暖;公安建设没有从“阳光警务平台”中沐浴到阳光。后来又说中央“综治办”要在重庆召开现场会推广“阳光警务平台”,弄得各单位着实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那东西太虚假、太经得起论证了。到时毁了重庆市公安民警的脸面倒无所谓,如果损了我们敬爱的王大爷的脸面就麻烦了。幸好“综治办”的明白人办了一件明白事,照顾了重庆警方的面子,英明地取消了现场会,没向全国推广“阳光警务平台”。否则,不知有多少城市要遭殃!有多少国帑要付诸东流!

C、王说自己曾先后访问过四百多个国家。后又说出访过一百二十多个国家。全世界有多少个国家?出访一个国家需要多少天?他是从几岁开始出访的?为什么出访?谁支付的出访费用?除了出访之外,他还干别的事吗?如果按每年出访三个国家计算,从0岁开始出访,需一百三三年才能完成四百多个国家之行呀。办公室一位领导(资深笔杆子,凡市局上报材料皆由他亲自操刀把关)在撰写文件时不知所措,觉得用哪个出访数据都不妥,于是大胆地前去请教老王。老王大动肝火,“你难道对我出访有质疑吗?混蛋!你不要认为在这里只有你才行,我马上招进五十名研究生,马上叫你滚蛋!”结果那位领导长时间被打入冷宫,并抑郁成疾。

D、据专门歌颂王的《铁血警魂》一书披露,王就一高中生,曾推荐去人民公安大学进修了一年多,现在居然成了拥有数十个头衔的教授、博导、专家。这些头衔是如何来的呢?王到重庆后,发现自己学位太低贱,与直辖市和自己的地位不相匹配,就令专人去各大专院校游说,乞求其给他头衔。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大学求之不得,心想傍到王大爷这棵大树有利无弊,多少也会沾点光亮。于是,纷纷施舍,包括一些专科校皆掷了一顶帽子给他,使老王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获得了多所院校的什么教授、名誉校长、博导等称号。可是,其中重大、西政不怎么卖帐,因为他们认为授予荣誉称号是一件严肃的事。你老王一介武夫,不但江湖无名,而且毫无建树,与教授、博导之类名不符实。为此老王极为不爽,就派一副局长专门办理此事。最后,两院校迫于压力和碍于面子,还是违心地了了王立军的心愿。从此,老王对自己局长的称呼就不怎么在意了,而“教授”、“博导”则要令其经常写进文件,发往媒体。交巡民警在公安部网页上发了感慨:“我几乎耗尽家财和体力、智力才勉强拿了个硕士。他不应该是人,是神吧。”

E、王声称交巡平台有四十二项专利发明,并且都是他的杰作。还派多人长期蹲在北京,专门疏通关系,申请专利。结果一项也未通过,因为国家专利局的人“有眼不识泰山”。于是,王立军又向重庆市科委申请重大科技奖,仍未如愿。尽管如此,王立军还是指令交巡警拟了一个汇报题纲,也就是教导交巡警遇到上级领导莅临视察之时如何唱赞歌、说假话、吹牛皮。其中内容之一就是他那伟大的四十二项发明,要求每位交巡警能说、会释、烂熟于心。市局、分局、总队和支队还组织四级督检组,每天对交巡警进行检查、测验,不会说假话者一律通报、罚金。

F、二0一一年十月,王立军已经荣升为副市长,但他仍然十分“关心”公安建设,指示全警做好事,每人每月二件,并录入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好事内容、对方姓名、联系电话等,还要把二0一0年七月以来所做的好事完全录入。完不成任务和弄虚作假者追责。人一生,应该都做过一些好事,我们在做好事时,问过对方的姓名、家庭住址、联系方式吗?打听这些之目的是什么?别人不说你神经有毛病才怪。一分局政委形象地比喻:如果是位年轻女子,又在夜间,人家非说你耍流氓不可。我国传统美德是做好事不留名,看来不留名还过不了关了,因为上级还要组织专人检查,看你弄虚作假没有。不弄虚作假行吗?一年前干的事谁还记得清楚?于是,全市民警又掀起了一个造假高潮。于是,有人被查出了真相,被革职(大队长被革为民警)、降级(副处被降为主任科员)处分。事实上,不造假,就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也得追责。也就是说,无论你如何做都是死路一条。皇帝要你死,你不能不死!就看你运气如何了。

其实,估到鸡公下蛋并非老王的发明,据史料记载,古来有之。据说我国古代有位暴君,让全国三分之一的臣民死于他的屠刀之下。一天,暴君突然感到很无聊,手又痒了,于是就把宰相喊去,问为什么最近没有人杀了。宰相说该杀的人都杀光了。像庄稼地一样,杂草都连根拔干净了。“还有杂苗、杂虫、杂种啦?”暴君怒发冲冠。少顷,他一边捋着山羊胡,一边略有所思地说:“我有个主意,恩准左右五百官吏随从,限他们三日之内把近五年来每天所干政绩都回忆记录下来,谁完不成任务就杀谁,并株连九族。”

宰相本想解释几句,过去几年的事,谁还记得清楚呢?这不明明是故意刁难,找茬杀人吗?但他没敢开口,暴君的话就是金口玉言,只能照办。曾经暴君说太阳是从西方出来的。有大臣说不对,太阳是从东方出来的,于是大臣便被暴君当场赐死。

转眼间大限到来,暴君令宰相对官吏随从们所写的“政绩”进行核查甄别。说,谁的“政绩”不真实,一律斩首示众。结果无一幸免。五百官吏随从和上千亲眷全部成了暴君的刀下之鬼。因为无一不造假,不造假就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也不能幸免于难,也就是说,无论你如何做都是死路一条。暴君要你死,你不能不死!

稍有良知的宰相看到哀鸿遍野、万马齐喑的江山,心彻底凉了,说不定某天暴君也会向自己开刀啦。于是,他星夜而遁,使暴君成了孤家寡人。不久,冤魂仇鬼揭竿而起,杀了暴君,抛于荒野而无人收尸。你说这暴君像谁?

G、著名作家钱钢说,衡量一个地区平安的重要标准就是在大街上看不到穿制服的军警。说重庆是平安的城市,群众满意率达百分之九十八点五,创历史新高。遍街像利比亚一样,到处荷枪实弹的民警,像平安的样子吗?所有政府、公检法门前都保安林立、铁门把守、森严壁垒,是平安吗?而这种平安迹象三年前的确不多见。

H、有位在单位表现很一般的民警,硬是东拼西凑把他树为典型,还正式下文,强行全警为他投票,达不到二十票的指定任务就追责,并且是政治责任:即警令、政令不畅通。用行政命令树立起来的典型还有典型意义吗?大家都像这样的典型学习,其结果会是什么?

I、有位在王立军身边工作的民警悄悄告诉笔者,要说造假,王立军算不上鼻祖,但至少算得上能手。他举了一例,在我们的网上现在还可以清楚地看到王立军两个身份证登记记录。一个是在辽宁锦州市单街派出所的身份证,那上面显示,姓名:王立军;出生日期: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籍贯: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古塔区。另一个是在重庆市渝北黄泥塝派出所的身份证,那上面登记的姓名为:乌恩;出生日期:一九六一年二月二十七日;籍贯: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两张身份证上的像片为同一人,即王立军,但身份,甚至连名字都不一样。按照逻辑学理论推断,二者必有一假!这假应该是其本人所为。在打黑中查出,重庆交警总队长陈洪刚有一张假身份证,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政委周穷有一张假军官证。宣判时,二者各增加了一桩伪造国家证件罪。那么,王立军的行为属什么性质呢?还有他女儿牛津大学的学历,以及他那一级英模的称号都不能不使人产生怀疑啊!

j、“3.19”枪案发生后,王立军时而凌晨开会,时而星夜搜捕,时而全市大面积排查,其实都是做给老百姓,做给市委市政府看的虚假行为,对案侦毫无针对性意义。如此虚假表现多多。如秀山缉枪,先花钱雇一媒子(协勤)去浙江、福建等地游说、唆使,把那些早已金盆洗手的有造枪前科的人动员、诱骗至秀山,说有人大批量购买枪支,并先修好造枪作坊,购置好造枪工具。待造枪快成功之时,公安立即出动缉枪收缴。由于“战果”不明显,数量太小,治安总队连夜将装备武器拆卸后运至现场让老百姓观看,让记者拍照。这是什么行为?是唆使犯罪!是欺骗政府和人民。

K、王立军调重庆不久,就把老婆肖淑莉调来了。肖来之后,居然有关部门发了这样一个八卦文件,说肖淑莉为某部副主任,但不履职,即有职务,有待遇,不去工作。有好事者曾打电话去某部询问,回答是根本没有肖淑莉其人。弄虚作假到了这份上,应该算做到家了吧。

L、有位张同志,原在锦州工作,后因故被开除,由于其为老王之同学而沾光,调至重庆警方为正式民警,老王慷慨大方地补发了他未工作期间的工资十六万。如果张同志真为原单位在编人员,工资也不应该由重庆补发呀。之后,王立军又规定,凡从外地调重庆工作的民警(上百人)每月补助住房补贴三千五百元,张同志还借工作之便贪污公款二十多万。有了钱之后,张同志在外租三处房子金屋藏娇。王立军高喊“零容忍”,其他民警的问题皆放大处理,可对张同志的问题(甚至已经违法)他却全部“容忍”了。

O、王立军父母老家保姆的开支,女儿北京保姆的开支,老婆重庆保姆的开支该由谁支付?由重庆市公安局支付!新鲜吧,不新鲜,因为有人给它制造了合法的假账单。况且支付不多,每月还不到两万块钱啦。(待续)

/gb/12/6/25/n3620834.htm重庆岁月-一警察独白《见证王立军》(1).html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