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电评论:天安门事件23周年 不公不义终须解决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一名1989年6月4日驻北京的外国记者投稿《经济学人》杂志说,当时中共解放军在北京镇压抗议的学生,他们使用坦克和机关枪,现场许多人死亡。该记者说,他此后都住在北京,每年6月4日的时候,他跟多数其他外国记者一样都要撰写记念6.4的文章。

1996年,作者开始思考记念6.4的故事或许不再具有强制性。那时他访谈了一位北大的学生,该名学生说: “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担心。我需要专注于我的课业,并思考7年后我将何去何从的问题,而不是7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从那时起,纪念或提到6.4的文章越来越少,越来越不频繁了。1999年和2009年的十周年和二十周年这个题材还比较吸引人,但纪念的活动都只在香港举行。当然,中国境内的维权人士也持续纪念6.4,其中尤以天安门母亲们最为热衷。

作者认为,令人惊讶的是,中共将1989年6.4事件从人民记忆中移出的政策竟然奏效了。他们垄断媒体和文宣、恐吓并逼迫那些挑战官方此一立场的人们,中共当局让这个6.4的故事褪色,其速度比想像的时程还快。作者坦言,“到目前为止,就我所知,我发现这个强迫性的健忘令人痛心。”

无论中共如何宣传,6.4终究没有完全消失。在今年第23周年的6.4纪念活动上,香港的守夜晚会仍旧吸引了数以千计的人群。

但在中国,纪念的规模就小太多了。6月4日之前几天,中国的网络速度变慢了,因为审查者和监督者已经介入。此外,中共警方不但在天安门出现,也在离天安门更远的地方出现。作者3日(周日)从天津驾车回北京,就遇到了两个警方检查哨,4日(周一)还看到了警察不安地站在离天安门15公里远的聚集群众面前。

令人特别吃惊的是,中共官方近日还阻绝了民众上网搜寻“上证指数”。6月4日当天,上证指数收盘下跌64.89点,恰与89年6月4日不谋而合。还有人说,当天开盘2346.98点,也是一个敏感的组合。

五月底,天安门母亲们沉痛地发布,他们的一个成员、73岁的老人轧伟林被发现自缢身亡。其次子轧爱国于89年6月3日晚在北京公主坟一带被戒严的中共军队的子弹击中头部死亡,当时才22岁。天安门母亲称:“轧伟林用这种坚决的方式来抗议当局的粗暴。”

6月1日,1989年时任北京市长的陈希同指称:这起抗议是一些海外支持的“黑手”反革命阴谋的结果,还说政府的反应是正确且无法避免的。

于1995年因涉贪被罢黜的他在香港新书发布会上说,6.4是一个可避免且应该避免的悲剧。他同时承认,该事件处理不当。他坚称,他当时宣读的声明是别人写的,他没得选择只好宣读。

陈现在证实:北京街上的动荡与权力回廊的动荡绑在一起。他说,这些事件“起于高阶的内斗,导致一个没有人想看到的悲剧。”

至于今天,他指称中共高层仍对1989年的历史认定有分歧。当然,他的这番陈述是极具私心且难以验证的。即使如此,这类事件的重演也是当前中共高层的禁忌。今年稍后,中共将进行10年一度的权力交接,但随着薄熙来的垮台,这场交接已丑态百出。

作者最后说,关于天安门事件的这段历史,这似乎是中共领导们最不想处理的一件事。但如果陈希同所言可信的话,他们早晚必定解决这个分歧。陈预测,当局公布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内情“是早晚的问题”,“不公不义之事有朝一日将被重新讨论与解决。”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2-06-08 8: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