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委副书记请检察官致电海外 办集体退党

越来越多的人退出中共组织。(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尽管中共在大陆尽力封锁退党信息,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来自各方面的信息,纷纷退出中共组织,其中包括一些政府高级官员。

随着《九评共产党》和真相的传播,人们对中共的恐惧心再慢慢地消失,更多的人主动表示退党的心愿。有些中共高层官员获得海外的退党热线号码,并打电话要求退出中共。

7月中旬,一名中国某地区一名检察院官员通过退党热线,为自己及另外7名官员办理了退党手续,其中包括一名省委副书记、一名市委副书记。

当时,退党热线的义工接到大陆打来的电话,对方只是听退党义工讲了话,就挂了。后来这个大陆的电话再次打来,但仍然没有讲话。

退党义工张静后来回拨这个电话,对方终于讲话了。原来是一名检察院官员,他为8人办了退党,包括一名省委副书记、一名市委副书记,以及铁路局、检察院的官员。该检察院官员自己的孩子也登记退了团及少先队。

张静对大纪元说,这名检察院官员最初开口讲话时有顾虑,听了真相信息及全球华人在退出中共的情况后,才逐渐变得放心。他没讲很多,只是说,共产党很坏,“政法委太黑暗了”。

这名中共政府的公务员对中共高官贪污严重,把孩子及贪来的钱送到国外表示愤怒。张静说,对方还批评中共的政策使大量工人下岗,把老百姓害惨了。

这位检察院官员对张静说,他们8个人是好朋友,预先商量好了要一起退党,让他作为代表打电话。

大陆官员真名退党

2011年, E女士回国探亲,打算给自己的一对夫妻好朋友讲讲国内听不到的真相。女方因为是E女士多年的闺中密友,彼此非常了解,加上她们平时经常有电话联络,对中共的恶行很清楚,所以很容易就退出中共团、队。而她的丈夫(以下简称A先生)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人,虽然没像有些官员那样贪,不过也算既得利益者,因此有所顾虑。

这位A先生出生于军人家庭,16岁入伍,入团、入党,在部队一路提升,在政委的位置上做了多年。后来转业到南方某市,担任市级局长。可以说从小到大完全接受的是共产党理念灌输。此人很有才华,本性正直、善良。这种本性注定不会胡作非为,在共产党体制内也很难大有作为。

2003年,A先生因为一场疾病在医院住院一段时间,等他恢复健康回到单位时,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上级部门以他的健康问题为由,把他安排到一个没有多少实际权力的位置,但级别还升了。这件事让使他更进一步看到共产党体制的丑陋。

A先生的太太对E女士说,A先生现在经常骂共产党,不管是在外面吃饭、打牌、还是其它公共场所,只要有机会就骂共产党,“三退”应该没问题。

E女士还是有所顾虑,想到在中国大陆,尽管有很多人骂共产党,但他们并不能从本质上认识共产党的邪恶,让他们“三退”可能不容易。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E女士要离开中国了。临行前宴请好朋友。想到还没有对这位好友讲真相,做“三退”, E女士决定不再瞻前顾后了。

E 女士说:“A,我要走了,万里之遥回来一次很不容易,走之前,有一些事情必须要跟你讲一下。你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吗?”他说:“我知道。”

E女士问:“你知道当年共产党宣传的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吗?”他说:“我知道。”他接着说:“我在官场上在那个权力场中,接触的、看到的,比你们更清楚。我知道共产党内部更黑。”

E女士问:“你知道60年来,它一直欺骗我们中国人吗?”

A先生说:“知道,现在看得更清楚了,共产党以前老骂国民党,其实它比国民党坏多了,它讲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欺骗的目的就是想维持统治。”A先生越说越来气,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可以退党,我第一个申请退出来。”

E女士很吃惊,原以为最难讲真相的人,没想到还挺明白的,就问:“如果我现在就给你退党,你愿意吗?”

A先生:“怎么不愿意,马上退。”

E女士:“那我给你起个化名,到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帮你退了?”

A先生:“什么化名,就真名,我才不怕呢,共产党我早看透了。”

华人退党 没忘记把家人也劝退

在多伦多唐人街的退党服务中心摊位,一对大陆来的老年夫妻认真听了张静给他们讲真相,以及如何办理退出中共的手续。他们当时没说要办理退出中共的手续就离开了。

其实,他们是担心唐人街太复杂。他们不但自己想退出中共,也想好了要把家人也劝退。

大约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张静走入多伦多市内的一家西人超市,一名付钱后正准备离开的妇女很高兴地跟她打招呼,原来就是在唐人街听过张静讲真相的那位大陆妇女。

“她说一直想能碰上我,今天很凑巧。说她家的人也同意办“三退”,并请我帮他们一家共9人登记退出中共。” 张静说,当时没有纸,对方就把名字写在其超市收据后面,包括她的兄弟姐妹,以及她女儿一家。

张静说,这位女士是来加拿大探亲。她相信中共会解体,退出能解除誓言,抹去当时发誓时留下的印记,免于做中共的陪葬品。她帮家人登记退出中共后,显得很高兴。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
2012-07-13 6: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