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好人的沉默就是对邪恶的纵容

——专访《自由中国》女主角曾铮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莉莉新西兰惠灵顿报导)近日,荣获多项国际大奖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在惠灵顿首映,震撼了各界观众。该片导演麦克•波曼和女主角曾铮出席了首映礼并为观众解答疑问。我报记者在惠灵顿对曾铮女士做了专访笔录:

记者:当您参与拍摄这部记录片时,让您回想起很多痛苦的经历,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曾铮:为了讲述这个故事,当然不可避免地就要回到不堪回首的过去。我觉得人类历史上,悲剧在不断地发生。但是人呢,他有一种潜在的本能,就是保护自我。当这种悲痛过去的时候,人的本能就是把它忘却,把它掩盖。但是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呢,实际上我们帮助这些做恶者掩盖了这段历史。

我觉得中共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对人民进行残酷的迫害,就是因为它一次又一次地在掩盖、在篡改或者故意割断历史,鼓励人们忘却。作为我来说,当我在监狱里遭遇到我从没想像到的,甚至比纳粹的集中营更惨烈的迫害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作为一个亲身的历史见证人,我有这种责任,有这个义务把它记录下来,把它讲诉出来。

当这一段历史成为过去的时候,我这段如实的叙述,我想对于人类会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财富。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更加迫切的现实任务,就是去帮助制止这场迫害。所以,与这样大的历史使命比起来,要再一次去揭自己的伤疤,虽然非常痛苦,但是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使命。如果我们都因为自己怕疼,而不愿去揭伤疤的时候,我们等于在帮助邪恶掩盖这场迫害,不自觉地在帮助它们,所以我觉得我不能去做这样的事情。

记者:当您把这样强烈的一种信息传达给观众的时候,您觉得他们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曾铮:我觉得,每个人活在世上,都在想怎么样活的更好,都在想怎么样得到一个好的生活。中共呢,它可能鼓励人去追求事业的成功,甚至在物欲上去放纵,然后让你沉湎于其中。其实我们真正地想一下,怎么样能活得幸福?我自己有这样一个解读。我曾经在网上开博客的时候,有人问我:“你最喜欢的地方是哪?”我当时就写了一个:“我最喜欢好人多的地方。”

其实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人,不管你拥有多少财富,你活在这个世上,其实最终你希望自己活在一个好人多的地方,你希望你被好人、被善良的人所包围。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破坏,它扼杀的是人善的东西,让人变得很麻木。比如有人就说:“我又不是炼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非常想通过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来唤醒人性中最善良的那一面。当人善良的那一面被唤醒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能试图对他人好一点点的时候,去关心别人的时候,我觉得这其实关乎到我们每一个人。当你被好人所环绕的时候,你想想那时你的生活是不是会幸福的多呢?

其实我也深深地相信,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善良的一面,不管被淹没的多深。所以,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把内心最真实的故事,而且把这种善良被迫害、人性被扭曲的这一切真实地展现给大家的时候,我觉得人善良的一面会被唤醒,被打动。哪怕在看完这场电影的这一刻,他被震撼了,他被感动了,我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没有白做。当更多人的善念被唤醒,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记者:在与导演合作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您是否受到一些压力,或者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挑战?

曾铮:其实不光是拍这部电影了,自从我从劳教所出来,当我决定要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会面临许多许多的挑战。尤其是2002年,我在海外和其他几名学员一起,向联合国控告江泽民的时候,他们把我的先生也抓起来了,虽然他并不修炼法轮功。所以要揭露这个邪恶,就需要不断地跟这个邪恶的政权去抗争。你有没有这个勇气?你敢不敢付出?你敢不敢去讲诉你的故事?其实这部记录片只是其中的一个。

我觉得,通过我这么多年的经历,我早就悟到了这一点,就是说,好人的沉默就是对邪恶的纵容。所以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压力,只要我们每个人把腰板直起来一点点,邪恶它就害怕了,它就颤抖了。所以当初,虽然看起来它们那么强大,拥有几百万的军队,拥有全国所有的监狱,而我只是一个弱女子,甚至当时连澳洲的难民都还不是,我只是个无国籍人士,但是我有这份勇气,有这份信念,我要揭露它们。我说:“如果你们不放我先生,我就向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写信,向所有的首脑去控告你们的罪恶。”

看起来我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我就觉得我要告诉它,我不接受你们以我先生为人质来要挟我叫我闭口,我不接受你们这种要挟。不管你们做了什么,我要做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当然我知道这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是非常难的,但是我就想通过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只要我们多一点点勇气,其实邪恶不想我们想像的那么可怕,实际上它们比我们更加恐惧。当我们不再恐惧的时候,它们的末日真的就到了。

记者:新西兰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国。新西兰人是一个自由自在、平和的、单纯的民族。你觉得这部电影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说,会有什么样的意义?

曾铮:我到新西兰后,昨天参加了法轮功学员将16万新西兰民众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签名递交国会的活动。我当时就很吃惊,因为就像你说的,新西兰是个与世无争的国家,从人口上,从地理位置上,都是很小的一个国家。能够有这么多的人去签名,从这个比例来说,如果放在美国,就相当于1,200万人签名,那就是个不得了的人数,我当时就非常感动。可能是因为你说的地理关系也好,历史渊源也好,我觉得新西兰人民保持了一份非常淳朴、非常善良,没有被外界污染的东西。所以当他们一听说活摘器官这种事情,马上就会签名制止。

儅21世纪的人类面对这样的邪恶,为了器官,当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就把他的器官拿出来,而且不打麻药,就这样拿出去卖钱。我想如果人类能够允许这样的罪行存在的话,不管发生在谁的身上,我觉得人类没有资格再做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它关乎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有义务站出来制止这种兽行。所以,这不只是一个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光是关乎法轮功的问题,是关乎人性,关乎人类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自由中国》探讨的话题,关乎世界上每一个民族。毕竟今天这个世界是如此紧密的相连,而中国的人口占了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而且现在人人都想与中国做交易。所以我觉得中国如果没有自由的话,世界也不会有自由。中国现在发生的任何事情,一定会影响到全球,它造成的灾难将是世界性的。所以趁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一定要制止。从这个意义上说,它跟每个人都是非常相关的。

《自由中国》由新唐人电视台和美国人权记录片知名导演麦克•波曼联合制作,以两名法轮功学员曾铮和李祥春的亲身经历为主线,深刻反映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的残酷迫害,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奴工产品、网络封锁等诸多事实。《自由中国》已获得6项国际大奖,并被翻译成12种语言在全球放映。11月14日(本周四)开始,该片在奥克兰New Market的Rialto电影院公映一周。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
2013-11-14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