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刘建群二度受中国腐败体制的迫害

投书人: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 刘建群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3月24日讯】本人二度受中国腐败体制的迫害,在1991年原籍上海市静安区铜仁路304号大伯[刘根勤]家[无子女]当地公安有私心,强行迁出,造成我无户籍无居住,后又造成工作无法申证,在无奈之下,流离失所到缅甸国。二十年后今天也就是2009年8月在云南省德宏州的瑞丽市[中缅]边境在珠宝街租了一个铺店经营珠宝,工商所的所长张福军拿去珠宝不开收据,有一次缅甸人在我店代卖珠宝,造成了我在缅被起诉判刑一年,缅财产冻结,又一次造成我无家可归,中国腐败频率之最。 

我叫刘建群,男,58岁,是因为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工商部门有关人员以权谋私,设计陷害,导致我在缅甸入狱一年,财产被冻结,如今一家人有家难归,无路可走,生活无着;多次向瑞丽,德宏以及云南有关部门进行合法信访,但瑞丽市有关部门相互勾结,反复推诿,不予解决,无奈之下,我只能依法到中央反映,要求给我全家人一条生路,要求严惩以权谋私,以权谋利的贪腐公务人员,并还我一个公道!

我在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珠宝街开了一个珠宝店,长期以来,一直诚信、守法经营,在当地拥有良好的信誉,有时候,当地工商人员,以质检的名义,不时从我店中拿走一些小挂件、小手镯之类的,也没开具任何单据。因为价值就在数百元到数千元,我们又长期在珠宝街工商所的辖区做生意,也一直听之任之,只要工商人员不刁难我们,和气生财就好。

但没想到,灾难很快就来了。2009年8月中旬,一位缅甸货主在我的玉石店寄售50颗翡翠,委托我妻汤成耀代卖。没想到,这50颗翡翠被瑞丽市珠宝街工商所所长张福军看上了,随后,他与人合谋,让人冒充客人来购买这批翡翠,翡翠卖出之后,那[客人]找张福军投诉,称其中有几颗是B货,随后张福军带着[客人]来到店里,强令我妻退钱,并将翡翠没收。实际上,张福军既没有将翡翠拿去鉴定,也没有将这批翡翠充公,而是直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也没给我妻开具任何罚没收据。

因为我妻是缅籍华侨,长期在瑞丽珠宝街做点小生意,又是不识字的妇女,在工商所长张福军的淫威之下,乖乖让他将翡翠拿了去。而旁边几个卖珠宝的同行,虽然看见,但因为害怕被工商所穿小鞋,敢怒不敢言,缅甸的货主听说以后,一定要看工商所的罚没收据,否则就认为是被我们私自吞没了,此后,我们多次到工商所讨要收据,但拿去50颗翡翠的工商所长张福军拒不承认此事。最终货主在缅甸起诉我,缅甸司法部门将我判刑1年,又对我在缅甸的家庭财产进行了冻结,致使我们全家倾家荡产,有家难归。

在我出狱之后,我一直向侨办,外办、瑞丽工商局,瑞丽市纪委,检察机关,以及德宏州。云南省有关部门反映,并提交了有关目击证人、证据。在此期间,瑞丽工商部门很紧张,为了隐瞒此事,工商部门花钱邀请了[云南法治报]驻德宏的杨记者[不知全名]是一个同情我的工商人员透露的,帮他们出谋划策。并利用杨记者在当地公检法以及其它政府部门的关系,前去协调。在杨记者的协调下,瑞丽等部门装模作样地做了调查,但无视我提供的证人和证据,依然对张福军大行包庇,最终认定张福军没有没收这批翡翠,而那个[云南法治报]的杨记者,因为收受了好处,不但为工商部门在纪委,检察院,公安等部门之间充当捐客,还亲自上阵,代表瑞丽工商部门,在网上以低俗,恶毒的言论对我进行诽谤和攻击,完全丧失了一个记者的职业道德。实际上在瑞丽,工商所有关人员罚没物品不开收据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玉石珍珠挂件,木材家俱,价值数十万元的月饼,都曾被他们以罚没的名义直接拿走,尤其是缅籍华人,他们深信没有任何后台和背景的缅籍华人再怎么欺负都不敢反抗,多年来,吃拿卡要成了家常便饭。而缅籍华人因为还要在当地做生意讨生活,只有忍气吞声,被打掉牙齿自己咽下去,如果只是损失几十颗珠宝,或者几千元钱,我们也就当是喂猪。但因为工商所张福军不开罚没单据,导致我在缅甸入狱一年,家产至今冻结,有家难归,一家人生活无着,求告无门。

我恳求中央有关部门介入,查清那一批翡翠的去向,处分在当地;为所欲为的领导给政府部门形象抹黑的公职人员,严处[云南法治报]不讲职业道德的记者,并给我解决社会遗留问题,还我一个公道。

掩盖真相的云南省领导;己不正,何以正人。多年来胆大忘为,官腐狼狈为奸,权大于法,知法犯法,上下勾结,把百姓一步步地往死路上推,以各种手段坑害市民,无法无天,作恶多端。鬼神共愤,百姓在流血,如今有多期恶性事件在不断发生,他们曾也通过合理上诉,罪魁祸首是云南省领导的纵容之下。

中华民族固然是世界上文化最悠久的民族,但时至今天,中华民族也是世界上最没有自尊民族,我想任何一个民族恐怕都没有中华民族堕落得如此之惨,道德论理,都绝千古,德宏州领导;以腐为荣、以腐为业。已成了全国[贪头堡],提倡社会要[和邪],毒品成交率世界之最。爱滋病世界之最,地方政府已经不会讲真话旳部门,[共同作案]、串案,窝案,几十期上访案无人过问,腐败分子多是党政一把手,平民上诰层层锁,官方犯法路路通,二十年的冤无人问,这次中央也曾反腐,不会像过去,结果成了狗咬刺猬,尽管汪汪乱叫却不下口,更不会咬自身,这万恶之源就是政府,腐败造成百姓无法生存,也许悲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能够制止,而是在制造相同的悲剧不断发生。

在中国社会尽能有几次身受迫害,维权屡次碰壁.说明现政的腐败频率之高,当今联合国人权组织调查去反思.应该重点调查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和严重的后遗症.当今中国官场显露漏洞百出.狼狈不堪,特色社会[取决子国情]官方故意说谎,隐瞒真相是维稳,必然道至当今恶性事件的频频发生之源。

(责任编辑:魏敏)

评论
2013-03-24 1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