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薄熙来案重头戏在案外

薄熙来(右)被比喻为“第二高岗”,通过机会主义捆绑民意,在重庆另立山头,犯下类似高岗(左)的路线错误,不可饶恕。(Getty Images)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11日讯】(新纪元周刊338期,记者王净文报导)7月25日,中共当局正式宣布,前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涉“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三罪,检方已向济南市中院提起公诉。

如今关于薄熙来审判时是否认罪、北戴河会议是否会讨论薄案、最后判决薄是死是活、薄瓜瓜是否被牵扯进来、谷开来、王立军出庭作证将说什么等一系列问题,在民间引起激烈讨论,不过从中共局势来看,人们是不会在公开审理薄案时看到核心问题的,薄熙来的真实罪行将被中共当局隐瞒。薄案重头戏不在庭上,而是在案外。

7月25日官方在公诉薄熙来时,用了几个“特别”和“巨大”,突显薄案的严重性: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贪污公款,数额巨大;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并予以数罪并罚。”

就在官方宣布公诉的前一天,大陆地级市一民间综合门户网站称,7月24日大陆媒体接到宣传部网宣办的电话,被告知,不得随意报导薄熙来事件。于是25日人们看到,官媒和大陆网站纷纷发文“响应”,四大微博统一口径,凡是异调的文章帖子马上被删除。

不过也有例外。就在官方主流媒体纷纷刊文为审薄熙来营造氛围时,《北京日报》官方微博发出疑似为薄“鸣冤”帖文,后迅速被删。《北京日报》官微称:“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大陆媒体人文涛表示:“这条微博是为薄都督鼓噪吧。”另一青年作家、媒体人蒋方舟也称该条微博是“给薄主子和宣传主子唱咏叹调。”很多同行都惊呼:“莫非《北京日报》想造反?”

《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属江派阵营人物,在2012年王立军事件后曾与胡、习阵营唱对台戏。早在2012年3月31日薄熙来被免职后,公开刊登过一篇题为〈我党最高领导人何时称“总书记”〉的文章评论称:“‘总书记’并非凌驾于中共的中央组织之上的最高机构,强调集体领导。”文章还称,中共总书记实际是“处理中央日常事务的秘书长,联络党内会议的召集人。”公开针对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

更有意思的是,中共喉舌新华网、人民网刊登评论文章,暗示薄熙来的最大罪在于“另立王国”犯路线错误,而此前被中共当局三缄其口的其核心罪状之一“政变失败”也被海外亲共中文网站不断抛出,疯传网路,暗藏杀机。

7月25日新华网发表题为〈薄熙来受审 令出一门方能不偏不倚〉的评论,开篇第一段就是:“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走过封建制,为君王一人之愚忠虽已成过去时,但维护中央政令统一,服从中央领导,为官者不生私念、不谋私利、不专私权,仍是岿然不动之时代主流。

“因为不论是经济建设、政治制度创新,还是社会繁荣发展,唯有令出一门,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不畏退、不徬徨,方能不偏不倚。”这等于在说薄熙来的主要罪行不是贪腐,而是对中央不忠,不服从中央领导,薄犯下了谋反罪。

文章接着说:“中国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只有维护中央的权威才能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中央对于任何一个地方的政策制定、人事更换,都是从整个国家的角度出发,都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的。”文章还把薄熙来比喻为秦始皇,功不能抵过,“一些地方主政官虽说曾是‘封疆大吏’,曾在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上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唯物史观和实践经验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领导干部当然能起作用,但不宜夸大,其作用的发挥,必须时刻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点,不谋私利,方能长久屹立不倒。”

这些话是说给重庆和大连部分还被薄迷惑、对其有好感的基层百姓的,言外之意,重庆换书记,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的,薄熙来让重庆市背负5千多亿的负债,实质上已经让重庆市财政破产了,只是普遍百姓还被蒙骗而已。大连、重庆的建设,不是薄熙来的功劳,是大连人民和重庆人民自己创造的。薄熙来真实贪腐了上百亿,这些从大连拿走的钱,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点的,只是为薄家谋取了私利。

25日人民网在〈公诉薄熙来是打“老虎”儆“苍蝇”〉中评论说:“薄熙来受审的确就是打‘老虎’儆‘苍蝇’,‘老虎’的好日子没了,‘苍蝇’们倒楣的时候还远吗?薄熙来的受审必将让‘苍蝇’们心慌意乱然后再阵脚大乱。”

薄是死是活 说法不一

最有意思的是一家海外华文媒体,一改过去一年多偏袒薄熙来的态度,在7月28日高调提出薄熙来的主要罪行是“篡党夺权失败”,中共应“杀薄祭旗”。文章把薄熙来比喻为高岗,“通过机会主义捆绑民意,在重庆另立山头与中共中央分庭抗礼,这种类似高岗的路线错误,才是不可饶恕的法外之罪。”

薄熙来(右)被比喻为“第二高岗”,通过机会主义捆绑民意,在重庆另立山头,犯下类似高岗(左)的路线错误,不可饶恕。(Getty Images)
薄熙来(右)被比喻为“第二高岗”,通过机会主义捆绑民意,在重庆另立山头,犯下类似高岗(左)的路线错误,不可饶恕。(Getty Images)

文章称:“分析人士认为,地方必须服从中央的政治传统,是中共在中国得以执政60余年所依赖的政治传统和制度性优势。而在当前中共已然因腐败、官僚化、贫富差距和官民矛盾等问题面临较为严重的执政危机的背景下,如果出现地方与中央对抗的苗头而得不到遏制,则会对中共的执政地位造成极为严峻的挑战。中共应该拿薄熙来祭旗,‘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也有大陆法律界人士认为,仅以公诉中贪污、受贿这两项已足以判处薄熙来死刑立即执行,也有人把薄熙来事件称为中共的第14次路线斗争。前13次先后打倒了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人、“四人帮”、胡耀邦、赵紫阳,第14次正好是薄熙来。不过也有学者指出,薄熙来的下台只是中共内部高层恶斗的结果,与路线斗争无关,如今中共走的不还是毛泽东的老路吗?

不过早在7月22日,人民网、新华网等同时转载了《党史博览》一篇题为〈陈云反对判江青死刑: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的文章。该文披露审判“四人帮”前,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许多人主张判江青死刑。陈云说:“不能杀,同‘四人帮’的斗争终究是一次党内斗争。”有人说:“党内斗争也可以杀。”陈云说:“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否则后代不好办。”

7月22日这天,中共外交部网藉〈江泽民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消息透露说,江泽民说,中共需有一个强有力领导人,并赞扬习近平“非常能干、有智慧”。江的诡异露面也给薄案增加了色彩。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认为,在前台为江派站台的刘云山操控官媒在公诉薄熙来前夕转载上面这篇文章,无疑是在警告习近平千万不能破了这个先例,判薄熙来死刑,最多也只能判个死缓。

秘审与公审 重审与轻判

《德国之声》中文网援引资深媒体人高瑜报导称,她从不同的消息源获悉薄案不公开审理部分于7月25日在山东济南中级法院开审:先是非公开审讯,因为涉及党的机密,王立军案就是这样,他作为副部级官员,在其秘密审讯结束后才公布起诉和开庭日期。高瑜还获悉,公开审理薄熙来的贪腐金额只有3千多万,主要还是谷开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干的。

8月1日英国《路透社》援引三位消息人士称,薄熙来已同意在庭审中认罪,以争取宽大判决。薄熙来案可能在数周内开审。据说薄熙来起初拒绝认罪,坚持要为自己辩护,薄曾两度绝食并拒绝剃须,以示对其认为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抗议。“但他后来改变主意,配合调查,并将在(庭审时)认罪,希望能够获得相对宽大的判决。”

《新纪元》周刊在第329期(2013年6月6日出刊)的文章〈中纪委副书记泄密薄案 遭王岐山清理门户〉中已经报导:“有消息说,薄熙来在狱中,开始时很嚣张,但后来发现那些原本答应他起来造反军变的同盟军都没了音讯,加上18大后中共权力大洗牌,一切照旧,薄熙来就彻底绝望了。贪生怕死的他就只剩下‘坦白从宽’‘将功赎罪’一条路了。

“据说薄熙来已彻底服软,为了保命,现在积极招供,不断向中共高层检举揭发‘大老虎’,目的就是寻求能免于一死。而且为了保住薄家在海外的巨额资金,让薄瓜瓜能过上好日子,薄熙来也不得不屈服。”

从现在局势看,习近平需要集中精力开好18大三中全会,让党内党外的全体人都把精力集中到习、李自己提出的新措施上,因此8月审理薄熙来也就成为必然。中共高层握有薄熙来的巨额财产和薄瓜瓜的命运,料想薄熙来也不会在法庭上乱来。

地方大员观望不表态

在薄熙来被公诉的第二天,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率先站队表态,称要“自觉维护中央权威”。与以往不同的是,目前只有北京、重庆少数地方诸侯站出来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审薄案”,这看似不起眼的现象,却表明中共内部陷入巨大危机中。地方大员心照不宣,都在紧张地观望、审时度势,不敢轻易发表意见,令诡异气氛在中共内部蔓延。

如今在大陆,中共执政合法性受到空前质疑。2013年4月,《人民日报》旗下人民论坛网做了一次民意调查,想了解中国民众对中共的“信心、信念、信仰”。结果一天不到,就得出80%民众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结论,再加上有10%的人“不清楚”或“不知道”,这意味近90%的人对中共本身和它执政的合法性不认同。人们既然能否定中共,对中共中央的否定态度也就很明显了,谁还会坚决拥护谁呢?

薄到济南 山东布下“迷魂阵”

7月28日,台湾《中国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两周前秘密接送薄熙来这位“大人物”时,山东省府如临大敌,“从上到下都很紧张,就怕走漏消息。”为避免揣测,两周来整个济南市特意维安不升级。

据称,选择济南主要是因薄在此“没任何渊源势力”。“找一个薄没势力可运作的地方,又保密到家,就是确保一切照剧本走”。

据悉,济南中院方已先就机密内容对薄审讯,最快下月公开审讯。近日济南中院维安如常,门口仅一保安站哨,维安未见升级,除依规定,访客须出示证件、来由才放行外,并无新增戒备。

日前院方派清洁工清理公布栏,还一度引起外界对薄案公审时间猜测。按规定,法院在案件公审前,会提前三天在公布栏公告开庭内容、时间等资讯,但日前公布栏新张贴三张公告,均为一般民众诉讼案件。

据知,起诉书中薄熙来的罪名由之前的“六项变三项”,被外界质疑明显“漏罪”。据港媒披露,中共官方已将薄案梗要传达处级官员,其中包括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为其子薄瓜瓜花200万欧元在欧洲买楼等罪名。而薄案的核心内幕仍被掩盖。

活摘器官罪行被掩盖

《新纪元》周刊在16个月前薄案刚刚爆发时就指出,中共由于其邪恶本质,一定会掩盖薄熙来的两大致命罪行,一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和尸体贩卖;二是策划政变,欲取代习近平。

中共由于其邪恶本质,至今仍掩盖薄熙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贩卖的罪行。(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由于其邪恶本质,至今仍掩盖薄熙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贩卖的罪行。(大纪元合成图)

2012年2月初王立军出逃美国领事馆,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层官员腐败、策划政变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王立军2003年在锦州时就成立了一个所谓“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要研究用哪种死亡注射液和器官营养液,能更好地保持被活摘下来的器官活性。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在领取“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时,在颁奖会上慷慨自述其进行“死刑犯”器官摘取、处理、移植研究的体会,并亲口讲出这样的实验他们做了上千例。

在中共眼里,凡是落在他们手里、与外界隔绝的人,不论是上访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还是流浪汉、失踪者或新疆的少数民族、无人认领的访民、异议人士等,都是他们所说的“死刑犯”,都可能被活摘器官

7月12日,民营企业家曾成杰因被政府认为非法集资而被迅速处死,家属没有得到通知没有见一面,这位企业家就被火化了,人们怀疑中共偷盗了他的器官。

活摘器官黑幕已经成为薄熙来案中最隐密点,也是中共最恐惧的事情。

本文转自338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3-08-11 8: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