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令林彪共军闻风丧胆的国军新一军图片曝光

最近,网络公布一组国民革命军新一军的照片,是该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图为抗战期间远征缅甸的新一军。(网络图片)

人气: 10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09日讯】最近,网络公布一组国民革命军新一军的照片,这(图片说明中)是该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

孙立人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新一军曾经威名远播,二战远征缅甸时,曾经歼灭日军10余万人,使日军闻风丧胆,荣获“天下第一军”的美誉。

1946年,国共第一次四平决战,国防部长白崇禧督战指挥杜聿明部国军精锐,孙立人的新一军第一个攻入四平,重创林彪共军,并一直沿松花江追击林彪败军到临近哈尔滨的双城,令林彪四野共军最为畏惧。

中共篡夺政权,使用了一系列卑劣无耻的手段:抗日战争期间,勾结侵华日军,订立“和平草案”;内战期间,利用间谍渗透,从国军内部窃取作战机密,并以利益收买国军江阴要塞司令,使中共军队渡过长江天堑。更有甚者,中共军队驱赶无辜百姓作炮灰挡在前面冲锋,令国军战士不忍开枪。

威名远播 令日军和林彪四野闻风丧胆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简称新一军,是蒋介石中央军的五大主力之一,军长孙立人,有“蓝鹰部队”的称誉。二战期间,孙立人指挥新一军远征缅甸,以伤亡1.7万人的代价,击毙击伤日军10.9万人,立下赫赫战功,以致日军后来一听新一军、新38师大名望风而逃,赢得了“天下第一军”的美誉。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1946年2月17日,新一军开始奉调船运秦皇岛。3月下旬全军运抵东北。随即北上铁岭,锦州,辽中,沈阳,新民等地,期间无大的战斗,驱逐了一些每日抢劫强奸的苏联红军。


1946年5月,国防部长白崇禧飞赴东北,督战指挥杜聿明部国军精锐(包括孙立人新一军)在吉林四平大败林彪共军,美国立即施加高压,蒋介石被迫宣布东北停战,林彪败军死灰复燃,从此国共双方军事惊天大逆转。(网络图片)

抗战胜利后,国共第一次大决战为1946年四平之战,毛泽东命令林彪“不惜任何牺牲”、“死守长春”、“死守四平,寸土必争”。原先蒋介石曾下令限东北行营4月2日前攻下四平,可是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指挥精锐国军北上进展迟缓,前后拖延几近两月,中间尚有挫败,蒋介石为此十分焦急。

当战事持久拉锯不下,双方攻守最激烈的时刻,5月17日,蒋介石派首任国防部长白崇禧飞赴东北督战。小诸葛白崇禧一到东北,即召开军事作战会议,重新调整作战部署和进攻方案,国军士气大振。

5月18日,白崇禧偕杜聿明赴前线指挥所督战,指挥孙立人新一军、廖耀湘新六军、陈明仁七十一军分三路向四平林彪共军进逼包抄。国军只用不到三天时间,孙立人新一军于19日率先攻入收复四平,将林彪十多万共军打得丢盔弃甲,伤亡数万,林彪化妆成伙夫随残兵败将狼狈逃窜。

白崇禧不顾蒋介石的先前命令,下令国军乘胜追击。孙立人新一军对沿着松花江逃亡的林彪败军穷追猛打,一直追到距哈尔滨不远的双城。国军飞机侦察发现新一军的部分部队已经追到了林彪败军的前方,此时却突然传来蒋介石发布的东北停战令。原来,正当林彪败军面临灭顶之灾时,周恩来慌忙哀求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马歇尔几次上庐山向蒋介石施加高压,以断绝美国援助相威胁,蒋介石被迫下达东北停战令。

这场四平决战自4月17日开始直到5月18日结束,足足打了一个月。中共东北民主联军(后改名为共军“第四野战军”)调集14个旅(师)构成绵延上百里的防线,此战之激烈甚至出现了新一军50师用重炮、120多挺轻重机枪打烂泊罗子阵地的战例,最终将林彪共军队杀退。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据中共民主联军总结报告显示,四平一役,林彪军队元气大伤,许多主力部队失去战斗力,黄克诚部三师七旅,四平撤退后只剩3000余人,丧失战斗力;万毅之三师原有12000人,被追击溃散逃亡只剩4~5000人,丧失战斗力;一师梁兴初部剩5000人,保存部分战斗力;邓华部保一旅损失严重;其次八旅、十旅、杨国夫部七师疲于奔命,损失惨重。中共不得不承认的损失数字是8千,实际损失远远不止,中共东野对此一直讳莫如深,具体的数字仍然是迷。

当时东北共军流传着“只要不打新一军,不怕中央百万军”,就是中共军队见识到新一军超强的战斗力后,很长一段时期由于恐惧而讲出的。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这是新一军1948年5月至10月坚守长春期间,官兵夹在未能寄出的家书中的照片。(网络图片)

然而,就是这支国军王牌部队,最终在辽沈战役坚守长春,遭中共军队5个月的严密封锁围困。为了逼迫国军投降,中共军队用机枪将逃出城的老百姓堵回去“饿死”的战术,致使城中粮弹俱空。近期,网络公布了部分新一军官兵照片,这些照片就来自长春围城战里官兵未能寄出的家信。

中共假抗日真卖国 暗中勾结侵华日军

八年抗战中,中共执行了一条假抗日、真卖国、真扩张的路线。毛泽东所有的电报指示,都是制止中共军队抗日,教导他们如何消耗国军力量,要求“长期隐蔽、积蓄力量”。

据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的特派员彼得(中文名字:孙平)揭露,他在无意中看到一份中共新四军总部的来电,清楚地证实了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日军司令部的有关报告被人定期送到延安来。毛的代理人,只要需要,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

而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的一则被封存了近半个世纪的丑闻证明了彼得的说法。该书揭露,1945年6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

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冈村宁次为挽救其被动的局面,向中共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信息。延安方面反应奇快,经中共中央驰电批复,中共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便启程赴南京,与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开始正式谈判,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日方答应让出八个县城,中共新四军保持中立,并可以和日军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军队,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准备工作。

间谍渗透 利益收买江阴要塞司令

抗战期间的中共通敌卖国,积蓄力量,就是为了篡政作准备。而在内战期间,中共使用间谍渗透窃取国军作战机密。例如:韩练成,国民党党史专家称他为“导致神州陆沉的军事共谍”,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称他为“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导致国军莱芜战役损失数万。熊向晖,胡宗南机要秘书,将胡宗南军事命令传给中共、使胡宗南屡战屡败。刘斐,中将,国防部参谋次长,将军事计划传给中共。郭汝瑰,国防部作战厅长,将孟良崮战役军事计划传给中共,使74师全军覆没,最终率72军在宜宾投共。而傅作义的长女傅冬菊就是共产党最隐蔽的间谍。

中共还使用利益收买的手段,渡过长江天险。国军在长江防线拥有占绝对优势的海军和空军,中共用木船绝对不可能渡过长江。然而江阴要塞司令戴戎光,拿了中共五百根金条,于1949年4月21日共军渡江时,突然利用要塞巨炮反轰国军江防舰队,舰队突生巨变,来不及应战,或沉没或逃走,使中共军队轻易乘木船渡江,随即逼近南京。

利用平民百姓作炮灰 打头阵冲锋

知名报人、大公报主编王芸生,1946年4月16日发表在上海《大公报》的社评《可耻的长春之战》,痛斥中共军队:“进攻的战术,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锋,以机枪迫炮在后面督战。”,“徒手的先锋队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对方的火力以后,才正式作战。”“实已到了最伤天害理的程度,驱市人为战,纵使胜了,又有什么面子?难道真要把全国同胞牺牲了二万万以争胜负吗?请快软软心肠放下屠刀吧!”

(责任编辑:古春秋)

评论
2013-08-09 6: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