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田涵】信仰神佛并非迷信

——从科学家们的信仰谈起

人气: 2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9月08日讯】谈到信仰神佛,有人就会说是讲迷信、不科学。他们往往把所谓的“科学”同神学、佛法绝对化的对立起来,并从此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愿再走出围城去领略更广阔的天地。

可事实上,迄今为止,科学并没有能否认神的存在,也没有能证明无神论的合理性。相反有意思的是,科学发展史上鼎盛时期的伟大科学家包括像牛顿、哥白尼、伽利略等都是信仰神的,认为这个世界是神的杰作。

科学家们基本都信神

我们不要以为相信神佛宗教的人都是一些无知的妇女和小孩。从古到今,不知有多少有学问、有地位、有权势的人都是佛教徒、基督徒。神不但使愚昧的人相信,他也能使有学问的人信服。从古到今都是这样。所以说,智慧人信有神,也能作“有神”的旁证。如果我们认真探讨一下就可以看出,越是有知识的人,就越相信有神。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哈维克‧扎克曼博士在其1977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书中统计:自1901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美国获得该项科学奖的286位科学家中,有92%的获奖者是信神。特别是物理奖、化学奖、生物医学奖的人几乎全都信神。

据联合国统计,近300年来全球300位杰出的科学家中,有242位(81%)明确表示自己信神。这长长的信神科学家的名单中,如物理学之父牛顿、发现相对论的爱因斯坦、大天文学家哥白尼、近代力学之父和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电报之父莫尔斯、火箭之父范伯郎、伟大的女科学家居里夫人、诺贝尔奖创办人诺贝尔、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伦琴、发明无线电通信的马可尼、发明种牛痘的琴纳、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现代航空之父和火箭之父冯布劳恩、现代实验科学创始人培根、量子论创始人普朗克、昆虫学界泰斗法布尔、生物学界泰斗巴甫洛夫、现代原子能大科学家普赖特……

被誉为“现代科学之父”的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自然哲学家牛顿(1643~1727),他既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又是一位虔诚的神学家。牛顿一生行走于科学与神学两大殿堂之中,一边钻研科学、一边研究神学,从未觉得二者之间有何相悖。牛顿把对科学的思索与对神的祷告融为一体。“他常在信仰的思索里想到科学,在科学的思索里想到信仰。”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在其著作《牛顿传》中还说:“近代的科学源自牛顿对上帝的默想。”

科学家们相信宇宙有造物主

自然界日出日落、夜以继日、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这是自然界的法则。茫茫宇宙也是在某种法的规范之下有序运行。既然有自然法,就必定有一位神圣的立法者。宇宙万物之上,必有其主,宇宙万物必有其成因,其存在与消亡亦必有其规律可循。13世纪英国哲学家和修士罗杰尔‧培根宣称:“上帝通过两个途径来表达他的思想,一个是在《圣经》中、一个是在自然界中。”

牛顿曾说过:“一切物体开始运动必有第一推动力,那就是造物主。这个美丽无比的太阳、行星和彗星的体系只能借一个高能的、灵智的、具有权威的存在体——上帝的计划而存在。”牛顿始终坚信:神才是创造精巧无比的太阳系的真正主角。

牛顿的一位不信神的好友,见到牛顿家里有一具精美的太阳系模型。只要摇动曲柄,众星球就各按其轨道运转起来。他问牛顿,这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设计、制作的。牛顿回答说:“没有人。”他的朋友不解:“这么精巧的装置,怎么会没有人呢?”牛顿回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须有人设计、制作的话,为什么像这具模型这样实际运转着的太阳系却会是偶然碰撞形成、而没有一位设计者、创造者呢?”这位朋友一时语塞,顿然醒悟,遂接受了有神论。

牛顿曾表示:“从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们不能不承认这必是全知全能的高级生命的作为。宇宙间一切有机无机的万事万物,都是从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来;祂是充满万有,全知全能的;祂在这无边无量、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凭其旨意、创造万物、运行万物,并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人类;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宇宙的万物,必然有一位全能的神在掌管统治。在望远镜的末端,我看到了神的踪迹。”

德国天文学家和数学家开普勒(1571~1630)发现行星运动三定律,为后来的牛顿研究万有引力奠定了基础,开创了现代天文学的先河。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并且深信上帝就是根据秩序和规律来给世界奠定基础的。22岁以前,他一直喜欢神学,每天领悟上帝的旨意,准备当牧师;后来为了生计才勉强放弃这个念头。他研究天文学,祈祷给了他信心和力量。开普勒认为,天文学家作为上帝传达自然之书的牧师,不仅应当把自己智慧的荣誉牢记在心,而且还必须将高于世间一切的上帝的荣耀铭刻在心。同时他在《宇宙的奥秘》(The Mystery of the Universe)一书中写道:“如今,神以创造者的角色出现,他向受造物教导了这个游戏,这受造物是按他的形象造的。”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努力去发现和证明上帝创造宇宙的和谐。开普勒对行星运动第三定律的诠释,书名就叫《世界的和谐》(The Harmony of the Worlds)。

意大利物理学家伽利略(1564~1642)曾说:“有人指控我的发现是暗示圣经有错误,我却认为我在物理上的精确研究,更印证圣经的准确性。……只有相信圣经是绝对真理的人,才有勇气对世界上任何伟大的理论提出挑战”。伽利略认为圣经与科学并无矛盾。他在1613年写信给卡斯德利神父说:“圣经与自然界都来自上帝圣言,前者是上帝圣神所启示,后者是由上帝之命所造成。……我以为圣经是把救灵魂所需要的真理告诉世人,这些真理只有上帝圣神的声音给我们启示了,没有一种科学的方法能把它们证实的。”

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1473~1543)曾说:“假如真有一种科学,能以使人类灵魂高贵,脱离世间的污秽,这种科学一定是天文学。因为人类果若见到上帝管理下的宇宙所有的庄严秩序时,必要感觉到一种力量,催迫自己趋向于规律的生活,去履行各种道德,可以从万物中认出造物主,确是真善之源。”

外科医生和宇航员的亲身体验

美国哈佛大学一位从医25年的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曾详细描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并在另外空间看到透明发光的生命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留下了长长的、流光溢彩的线条。他们虽然用语言无法准确描述,但可以肯定,他们是更高级的生命形态,和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完全不同。还有一位女神陪伴她游历天堂,并且通过思维传感与之交谈。这篇文章刊登在美国《新闻周刊》上。

美国航天飞行家阿姆斯特朗1969年乘坐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在月球留下了人类的第一步。当阿姆斯特朗处于月球轨道与代号休斯顿的指挥中心联系时,突然吃惊地说:“这些东西大得惊人,天哪!简直难以置信,我要告诉你们,这里有其它宇宙飞船,它们排列在火山口的另一侧,他们在月球上,他们正注视着我们……”之后,向世界直播的电波讯号中断。为什么中断?阿姆斯特朗看到了什么?人们至今也不知道。事后,美国宇航局也没有作任何解释。

登月归来后,阿姆斯特朗随即马不停蹄地访问了20多个国家,真诚的跟大家分享自己登月前后的思想感受。他说:“我从小一直不信神,这次登上月球亲眼看到并欣赏大千世界的壮丽和宏伟,我感觉到了人类智慧的渺小。从所观察到的错综复杂、千奇万妙、有条不紊的秩序中,我凭良知推断这一切如果没有创造者、统治者和规划者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必须抛弃没有神的成见,坦率地承认宇宙有他的创造者和统治者。”他后来专心研究宗教,最终成了一名天主教神父。不仅是阿姆斯特朗,美国有多名宇航员纷纷在登月后改变了无神的信仰。

科学的局限性

众所周知,我们人类所生存的银河系是宏大无边的宇宙中无数星云之一,相当于宇宙中的一粒尘埃。然而这粒“尘埃”的直径达90,000光年(1光年=9.46×1012公里),其中包含着约1,011个像太阳一样的恒星。1977年美国发射的“旅行者”号人造卫星要经过35万8千年才能飞到天狼星座。

基于人类目前对客观世界认识的相当大的局限性,要想从科学上论证“神”不存在(“无神论”这一假说)是相当困难的,因为这至少需要等到人类能突破不同的物质空间、或者能发展出具有观测其他维度的物质空间的方法。如果真能实现这个伟大的突破,人类就会发现,那里客观存在着的是数不清的高级生命和低级生命,而“无神论”不过是“坐井观天”的一种假说。

爱因斯坦说:“我是一位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知道,今天的科学能证明某种事物存在,但是并不能贸然判定某种事物不存在。”“譬如若干年前,当科学未能发现原子核时,假如当时我们贸然断定原子核不存在,在今天看来,不就犯了大错误了吗?”“今天科学虽然没有把神的存在直接证明出来,只是由于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并不是神真的不存在。”

牛顿曾说:“在没有物质的地方有什么呢?太阳与行星的引力从何而来呢?宇宙万物为什么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么?动物的眼睛是根据光学原理设计的吗?岂不是宇宙间有一位造物主吗?虽然科学未能使我们立刻明白万物的起源,但这些都引导我们归向万有的神面前。”从牛顿的时代开始,几百年来虽然科学日新月异,牛顿的疑问在人间研究的尽头还是看不到答案。

人的大脑共有100~150亿个神经细胞,每天能记录大约8,600万条信息。据估计,人的一生能凭记忆储存100万亿条信息。每一秒钟,你的大脑进行着10万种不同的化学反应。根据神经学家的部分测量,大脑的神经细胞回路比今天全世界的电路线网络还要复杂1,400多倍。可是迄今为止,大脑的奥秘通过现有的科学方法还是没能研究透彻。

现代科学只是人类认识自然奥秘的初级阶段。迄今为止,科学并没有能否认神的存在,也没有能证实无神论。宇宙本来是多层次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知识和认识。真正的科学家是唯物的和理智的,他们知道,尽管现代科学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离真正掌握宇宙真理相去甚远。

而恰恰相反,牛顿后半生发现宗教中关于上帝的种种论述博大精深,科学不能与之相比,遂转而致力于研究神学。当爱因斯坦研读佛经之后,更是由衷感慨地说:“以后如果有什么能取代科学的,那就只有佛法了。”许多有远见卓识的科学家干脆提出科学发展的未来是神学。

结语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真正科学家的宇宙观是开阔的,他们不会用自己有限的“已知”去否定无限的“未知”。不管哪个人或哪个团体如何认为,神的客观存在不是以人的认知与否为标准的。

事实证明,科学与对信神,两者之间并不矛盾。科学界从来也没有将信仰神佛称为迷信。希望更多的善良的人们不再封闭自己,走出围城、开拓视野,领略更广阔的天地。

评论
2013-09-08 8: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