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创业人生:以有限的资源追寻无限的理想

加州理工(CalTech)毕业生欧阳晓希博士在现场提问(张文刚/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岳洛杉矶报导)来美华人很多有创业的梦想,而梦想能否成功除了自身的眼光与努力之外,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能否吸引到足够的投资与能否得到经验丰富的投资人的指引。林富元先生在硅谷有着30多年的创业与天使投资经验。他于9月20日在工业市的天使投资演讲中表示,一个创业者的人生,就是每天都以有限的资源去追寻无限的理想。演讲结束后,林富元回答了部分观众的提问,本报对部分问答做了书面整理,以飨读者。

Q:加州理工(CalTech)毕业生欧阳晓希博士提问:请问林先生如何辨识人才,比如决定CEO人选前该做什么准备?除了在事前做比较好的调研功课之外,还主要看其哪些背景?

林富元:俗话说,一种米养百种人。我确实阅人无数,当然这其中也吃亏过很多次。我不认为识人、看人的能力是某个人特有的,但是我们人都会犯错。就像我们交朋友,回顾过去,我们常常有这样的经历:对某人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样,结果后来变成了好朋友;也有第一印象非常好的,感觉“我真的好喜欢他/她”。交往了三个月,又会失望的说,“这个人怎么会是这种人?”我也会犯这样的错误。曾经有一篇杂志采访我后写了一篇文章,叫《从饭局中看人》。我就举个例子。我不是说饭局是看人的唯一途径,但是,吃饭是一个简单的、大家都会遇到的一件事情。

从饭局中看人

有一次,我们两三个投资人和一位越南华侨还有他的合作伙伴们一起吃饭,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决定要投资他们的项目了。这个创业团队一共有五个人,一直是他来找我们谈。那顿饭一共吃了三个小时。这一个人就几乎讲了2个小时50分钟,另外4个合伙人插不进话,刚想说,就被他打断,“你们不要讲,我来讲。”

我们本来已经非常看好他们的项目。经过那次吃饭,我们回去后一商量,决定取消投资计划。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或历史上,最有价值、最伟大的事情通常不是某一个人、两个人凑巧能够做完做好的,到最后,都是一个团队合作才能完成。

尽职调查

我这里所讲的不是说要教你如何访查他/她的过去,我们的投资对象大多数都是比较成熟的,获得背景资料不会那么困难。事实上,从第一次和创业家见面,到我喜欢他/她的东西,到真正开支票投资,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其中有一个步骤叫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如果是银行做尽职调查,就是要查借款人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薪水和资产,当银行确定你的薪水与净资产大于贷款风险时,银行就会借你钱。也就是说,其实你可能不需要钱,银行也会借你钱。

创业者的个人素质非常重要

与银行不同,做风险投资的,譬如天使投资,我们的投资对象是“创新”。不要忘记,真正的创新,理论上是没有比较、没有参照物的,就像20年前的Google。所以,到最终决定是否投资的时候,不是说我只注重考察创业者这个人,而是说,从实际出发,你也必须这样。

彼此信任是合作的基础

能力是比较容易检测的,因为不论创业者所处什么行业,我们都可以找到那个行业的专家对其做评估,而了解一个人的内在则要困难的多。

我没有一下子就看透某个人的特异功能,但重要的是,跟一个人接触,特别是你在看完我的书之后,看过我的惨痛经验,你会理解我的想法。我们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我们可以做到一个程度,让你觉得这个人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信任的,就投了。如果没有办法进行到这一程度,那应该早就说“谢谢,再见”了,不再联络。

Q:现场观众提问:就像您的某医疗服务公司的案例,我认为跨领域资源整合是未来发展的趋势,这样的项目操作起来比较有挑战,请问如何让想法成为现实,让梦想落地?

林富元:2007年这个项目开始运作,但我最早和创业者见面是在2005年,我每年差不多有6次和他见面,每次在饭店见面时“泪眼相对”,想来想去,这个也是障碍,那个也是困难,虽然我们有来自政府、医院等多方的资源,但还是有很多要面对的困难。

在驱动一个项目时,如果你的第一个客户正好是你的朋友,从市场需求这一端开始来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最好、最理想的情况。如果没有这种条件,那就必须自己从小规模开始,踏出去做。

重要的是踏出去动手做

做与不做之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如果不做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不是成型,那么很可能过了6个月之后发现,别人已经在用同样的想法做同样的事情,过去几十年一直是这样的。电影《星球大战》中,尤达(Yoda)训练路克使用原力移动大飞船时曾说:“要么做,要么不做,是没有试试的。(Do or not do.There is no try.)”

创业不可能等到万事俱备

创业家每天在做什么?以有限的资源,追寻无限的理想。人想要做的事情总是太多,而时间和金钱总是有限,能力和团队也是有限的。如果我对一个行当已经考虑成熟,确信可行,那么我就会找这个行当的上下游,开始跟他们谈。

Q:现场观众提问:天使投资是以怎样的形式投资企业?是否参与公司决策?创业者与投资家的关系是什么?

林富元:这个问题其实是我的看家本领。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有些像谈恋爱一样。当创业者开始来找投资人时,一定会告诉后者,他/她是如何如何棒的一个企业家,他/她将来会多有前途。投资人听了之后会非常兴奋:“哇,找到这么一个好的项目和创业者!”所以会希望自己是创业者的唯一投资人,甚至很主动的为他/她介绍更多资源。

第二个阶段:可称之为婚姻阶段。谈恋爱一段时间后结婚了。一旦结婚,两人的关系和态度往往会有较大的变化,因为不再刻意向对方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自己的问题呈现出来了,而且喜欢指责对方的不足。创业者在收到投资人投入的资金之后,双方的态度也都会有一些相似的变化。

第三个阶段:可以称之为父子阶段。出钱的人往往把自己认为是“老子”,把创业者看成是“儿子”。小孩在成长的过程中,父亲总是要管这管那。不过,在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如果投资人有这种心态,则很可能不利于合作。

如果投资人想:“我出了钱我就是老大,你拿了我的钱,你就矮了我一截。”其实这是错误的想法。我一直很欣赏硅谷精神,在硅谷,最有地位的人不是出了多少钱的人,而是真正有头脑、有创意的那种人才,才是大家最尊敬的人。

在这一阶段,如果投资人参与企业的事务太多,就像青春期的孩子对父母的态度,创业者很可能会对投资人说:“拜托你不要一天到晚来管我。”

第四阶段:仍然可以称之为父子阶段,但“儿子”已经长大成熟。创业者仍然希望自己控制经营,但也懂得如何更好的维护其与投资人的关系。他/她可能会说:“我虽然不让你常常来管我,但是我希望你每个月都寄钱给我。”

投资人的角色有两种

关于天使投资人是否参与企业决策,因人、因项目而异。一种投资人叫“放牛吃草”,投资人并不参与企业具体的事务经营。这与投资人的实力大小直接相关。另外一种叫“勤奋的园丁”。我希望这些“勤奋的园丁”是真正对企业有附加价值的园丁,这种帮助对企业经营才会有利。

曾有这样一个故事,有其他六位天使投资人和我一起投资一家企业,出资金额最高的是100万美金,三年期间没有打一个电话。另一位投资人出资最少,是3万美金,但每个星期他都要打电话或找创业者了解情况,并质问为何没有这样做或那样做。所以,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没有标准的关系,这与投资人的经验、资金实力和性格等都有关。

天使投资就像“养女儿”

编者注:在林富元的新著《天使投资》中,他将整个天使投资与辅导的过程,比喻为“养女儿”。在初期,投资人将自己的资金、经验或人脉资源等都投入新创企业,就像父母在女儿年幼时不断提供营养品,确保她健康发育。企业发展期间,投资人对创业者的层层协助,就好像女儿从小学到大学不断的读书学习,一直到女儿长大成人,父母要帮她融入社会、介绍夫家,还要为她准备风光体面的嫁妆。天使投资人所成功投资的新创企业多数最终会公开上市,对于天使投资人而言,这与女儿出嫁非常类似。

林富元在书中写道,等到创业团队翅膀逐渐硬了,就像小鸟长大,准备要离开家振翅高飞了。除了初期天使投资人的指导,这时的企业一般需要下一阶段的更大格局的帮助。一些资金实力大的天使投资人或许会继续持有股份并发挥指导作用,但对于大部分的初始天使投资人而言,上市之后的这个阶段,也是其功成身退的时候了。(部分字词做了书面化处理,并略有删减。)◇

责任编辑:汪曼

评论
2014-10-30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