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 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唐吉田、王成律师北京机场受到献花迎接。(知情人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4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经大陆律师团体和民众前仆后继的抗争,三名被建三江农垦公安局绑架的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今天(6日)释放,一批律师与公民到机场迎接。三律师因为法轮功辩护,遭当地公安拘押并均受酷刑折磨。

3月21日,代理建三江法轮功案的4位律师,因要求会见被非法拘押的当事人,遭到黑龙江建三江当地的公安暴力殴打,还被构陷罪名行政拘留。

4月6日,继先前被释放的律师之一张俊杰后,最后三名律师——唐吉田、江天勇和王成终于恢复自由。被释放律师表示,他们在拘押期间,均遭到酷刑折磨,被戴黑头套、吊起来毒打,被扇耳光等。

被释放当天,当地上百警力几公里外设置关卡组人墙封路,十多辆警车守候路边。一批律师和公民十人前往迎接三律师被抓警局扣留5个小时。三律师则被警方不同时段押送机场离开。

唐吉田和王成在机场受到公民鲜花迎接,江天勇律师比他们先行回到北京家中。三律师的身体受损害需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他们对国内外各界朋友、同行的声援和支持表示感激与感谢。

唐吉田、王成律师北京机场受到献花迎接。(知情人提供)
唐吉田、王成律师北京机场受到献花迎接。(知情人提供)

十人前往拘留所迎接释放三律师被抓滞留警局5小时

4月6日清晨5点半,陈建刚、王宇、腾确等律师,及王福磊、单亚娟、郑建慧、李玉风、丁岩、王金兰、刘少明等10位公民前往七星拘留所准备迎接当天释放三律师,他们分坐三轮车前往。离开拘留所三公里的路口,建三江警方已经开始封路,十多辆警车停在路边。警方用三道人墙堵住路口。

据刘少明描述,现场高喑喇叭突然响起:“你们是非法集会,给你们10分钟离开此地,否则强制清场……”,现场的陈建刚等三律师提出强烈抗议,三分钟后,警察用两个架一个的比例,分别将他们十人押上5辆面包警车,押往西城派出所,并将他们扣留在警局长达5小时,一直到录完口供才放他们,错开了三律师被释放的时间。

刘少明表示,“现场聚集近百警察就为了阻止我们接出狱三律师,难怪传说中国的维稳经费超过军费,这回见识了确是不是传说。”

三维权律师被不同时段释放送往机场

6日早上被非法拘押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三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被当地警方分别在三个不同时段押送往哈尔滨机场。

唐吉田律师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都是不同时间,被他们分开,不同的时间,被他们押送走的,王成在哈尔滨上飞机,我是在佳木斯下午的航班,江天勇是上午的航班。”

唐吉田律师还表示,原本当地警察想一直跟踪到他们上飞机做完安检后离开,但是后来可能是为了处理控制其他人觉得人手不够,所以就撤了。他们三人分别押送机场,没在一起,他回来后碰上了王成,江天勇告知他后面有人跟踪直接回家了。

北京一批朋友早在机场等候,并用鲜花迎接他们的归来。

三律师被戴黑头套 吊起来疯狂殴打

人在北京的王成律师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失踪期间外界最关注他们受酷刑情况,他们被绑架的21日的白天和晚上,都遭到警方的毒打。

他说当时自己正在酒店用早餐,突然冲进一群人要找他谈一谈,但并没有谈什么,也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他拖上车,带到公安分局。

“他们态度非常的凶恶,白天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晚上他们就把我套上黑头套,带到一个特殊的房间,用手铐把将我双手扣起来,然后用绳子把人吊起来,吊到半空里双脚离地。因为戴了头套,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打的,可能是棍子之类,主要是往我的左侧的胸部和肋部、还有背后打。”

“前面几天人睡下去,醒来想要坐起来、或站起来的时候都非常困难、非常的疼,甚至连深呼吸或咳嗽都非常的难受、非常的疼,差不多十天之后,才稍微好一点。现象仍然感觉一部分还是比较疼。具体骨头伤到什么情况,还要体检才能知道。”

唐吉田律师向大纪元介绍,他被押到大兴分局,当他告知审问的非正职警察这不合法后,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文波等几个警察开始殴打他,并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打其脸、扇他耳光,当时牙就掉了两块渣。

下午唐吉田告知对不符合办案程序的笔录不签字后,“他们直接就把我用头套蒙起来,把我双手用手铐背后铐上,可能怕痕迹并在手铐里加了布条,就把我架出去……,吊起来,脚不能接触地面后就开始打,强迫我承认是我组织人去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洗脑班),强迫我承认法轮功是所谓‘邪教’。包括一些非法的要求,强迫我答应。”

他被毒打过程中,警方还不断威胁称要把其挖坑活埋、将肾摘掉,及罚十万块钱让其倾家荡产等等,一直打到他承受不住为止。

目前江天勇律师尚未能联系上,据王成律师介绍,他们进所那天,江天勇就说胸口疼,他估计大家情况也大同小异。

而之前被行政拘留5天释放的另一个代理法轮功案的律师张俊杰,21日也遭到警方殴打腰直不起来,医院诊断“脊柱横突骨被打断裂三根”。

四律师被抓 各界前仆后继赶赴声援

为法轮功辩护四维权律师遭到建三江警方绑架消息引起社会各界、尤其是律师同行的极大关注,很多律师、公民自发组团前往建三江救人。前往的律师们尝试各种要求会见被非法拘押在七星拘留所四律师方式,包括连续48小时拘留所门外绝食守夜、连续不断接力静坐守夜、门外公开普法等都统统予以拒绝。

建三江为了阻止各地律师、公民前往营救,在七星拘留所的路上设置层层关卡、反复查身份证、断水断粮不让任何人带食品和水,企图断绝在拘留所门外绝食、或静坐律师公民获得外界帮助。这些招数都不灵的情况下,他们现场清场几度下手直接抓人。大部分审问后获释,目前仍有十多位公民遭拘留。但建三江警方这些下三滥手段并不能阻止一批又一批的人奔赴当地,继续声援抗争。

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让全国各地律师和公民们见识了当地司法有多黑,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执法部门肆意妄为、枉法违法究竟有多严重。法轮功学员被任意关押洗脑班迫害,他们对外谎称的法制教育基地其实就是黑监狱,为法轮功辩护律师也遭严重迫害。

当时律师界不少人就意识到聚焦黑龙江四律师案的意义非同一般,李金星(伍雷)曾总结了三点:第一,对于全国类似以法治教育基地为名设立黑监狱严重侵犯人权、破坏法律秩序问题的全面揭露;第二,对于严重公然违宪法、设立类似农垦系统自办公检法历史问题的彻底解决;第三,对于大规模的宗教信仰群体迫害事件全社会彻底的反思和批判。这就是决战,这就是突破。

为此律师界部分律师上书要求废除关押法轮功学员等的黑监狱、废除农垦系统,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

重获自由的律师们等对国内外各界朋友包括同行的支持、援助表示感动与感谢,唐吉田还表示从中看到中国大陆民众的权利意识越来越觉醒,行动力越来越强,国际社会也给予有力的声援;王成律师也认为说,中国可能进步的力量希望,主要是在像这样一些真正有良心和正义感的公民身上。

(责任编辑:魏仁)

评论
2014-04-07 5: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