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温经典】王羲之:兰亭集序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8月12日讯】永和九年(公元353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禊,音ㄒ一ˋ,祭祀活动,古人于春秋二季至河边洗濯涤冲沐,以袪除身上污秽不祥,称修褉事)。群贤毕至,少长(老少)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急流),映带左右(流水环绕在 兰亭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漂浮酒杯的弯曲水流),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万物)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观赏万物,抒展胸情),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交往)一世,或取诸怀抱(互相倾诉),晤言(交谈)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随所遇而寄托情感),放浪形骸之外(不拘世俗礼法)。 虽取舍万殊(各人取舍虽然不同),静躁(个性安静或活泼)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所追求)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接着)之矣(事过境迁,心情转变,感慨接着而来)。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而不得不有所感慨);况修短(生命长短)随化(随着命运造化的安排),终期于尽(终究是会走向死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生死是一件重要大事)”岂不痛(哀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古人文章所感慨的情怀,若与自己是相同的),未尝不临文嗟悼(边读文章,边感伤叹息),不能喻之于怀(无法宽解悲叹的情绪),固知一死生为虚诞(要把生死看做是同等的,根本是虚妄的理论),齐(视为同等)彭(寿命长)殇(寿命短)为妄作(把寿命长或寿命短看做是相同的,是错误的看法)。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后人读我的文章,就像是现在我读前人文章的这种心情),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搜录兰亭每位贤达的诗文),虽世殊事异(虽然时代不同,事物有差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每个时代,人们感慨的心情是相同的)。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后人读此篇文章,也会有所感慨吧!)(黄育智注释)

——选自《四部备要》本《骈体文钞》 

译文:

晋穆帝永和九年,这是癸丑年。暮春三月初,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聚会,进行修禊活动。众多的贤能之士都来参加,年轻的年长的都聚集在一起。这地方有高山峻岭,茂密的树林和挺拔的翠竹,又有清澈的溪水,急泻的湍流,波光辉映萦绕在亭子左右。把水引来作为飘流酒杯的弯曲水道,大家列坐在水边,虽然没有音乐伴奏而稍显冷清,可是一面饮酒一面赋诗,也足以酣畅地抒发内心的感情。这天天气晴朗,空气清新,和风拂拂,温暖舒畅。抬头仰望宇宙空间之广大,低首俯察万物种类之繁多,因而放眼纵览,舒展胸怀,也足以尽情享受所见所闻的乐趣,确实是很快活的啊。

人们互相交往,转瞬间度过一生。有的人襟怀坦荡,在家里与朋友倾心交谈;有的人把情趣寄托在某些事物上,不受世俗礼法拘束而纵情游乐。虽然人们对生活的取舍千差万别,性情也有沉静和急躁的差异,但当他们遇到欢欣的事情,心里感到暂时的得志,就喜悦满足,竟没想到人生衰老的暮年会很快来临。等到他们对生平所追求的事物已经厌倦,心情也随着而起变化,感慨就跟着发生了。从前所感到欢欣的,顷刻之间已成为往事,对这些尚且不能不深有感触。更何况人的寿命长短,随着各种原因而有变化,但终有穷尽的一天。古人说:“死生也是人生一件大事啊!”这岂不很可悲哀吗!

我每次看到前人兴怀感慨的原因,与我所感叹的总像符契一样相合,没有一次不对着这些文章而叹息悲伤,心里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一向认为把死和生当作一回事是错误的,把长寿和短命等量齐观也是荒谬的。后世人看现代人,正如现代人看古代人一样,可悲啊!因此我一一记下这次兰亭集会者的名字,抄录下他们吟咏的诗篇。即使时代会不同,世事会变化,但人们抒发情怀的原因,其基本点是一致的。后世的读者,也将对这些诗文产生一番感慨。

【作者小传】

王羲之(321—379),字逸少,东晋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县人)。初为秘书郎,庾亮请为征西参军,累迁长史,拜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后征为吏部尚书,不就,授护国将军,迁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世称王右军。晚年称病去官,放情山水,弋钓为乐。卒赠金紫光禄大夫。有诗文集十卷。清人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称其书札有远见卓识,“诚东晋君臣之良药”;赞其“兰亭咏诗,韵胜金谷”。于此可见王羲之文学成就。又以擅长书法名世,草隶尤精,笔势飘若浮云,矫若游龙,论者评为古今之冠。他所创作和书写的《兰亭集序》,既是书苑珍品,也是文坛杰作,千百年来向为人所盛赞和传颂。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4-08-12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