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豫大学新生要查艾滋 曝李长春的血祸黑幕

人气: 2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河南省是中国爱滋病高发区,新的高校收生政策即将在下个月新学年开始实施,要求新生入学体检要进行爱滋病检测,新政策惹来舆论哗然,而发生在河南省的血祸黑幕也再引发社会关注。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原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陈秉中曾多次向中南海举报,前中共政治局江派常委李长春在河南推动血浆经济造成爱滋病泛滥,其后又采取各种手段掩盖罪证,并打击上访的爱滋病毒感染者。

新入学大学生的敏感出生年代──1995年前后
  
河南省卫生厅和教育厅今年五月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学校爱滋病防治知识教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将爱滋病检测纳入大中专院新生入学体检范围,开展全员健康体检”,引发质疑。
  
十多家民间组织为此将于周六(23日) 起,一连3日在郑州举行研讨会。研讨会召集人之一的李喜阁对自由亚洲表示,当局这次实施的爱滋病专项检测,主要是针对1995年出生的婴儿,他们的母亲都是爱滋病感染者,那么母亲很可能在怀孕、分娩过程,或是通过母乳喂养时,令孩子受到感染。当年出生的这批孩子,今年基本上已达到高校入学的年龄。
  
李喜阁认为,即使孩子达到入学标准,但假若检测证实是爱滋病感染者,不排除被拒入学,更严重的是会影响这些孩子将来的心智发展。
  
河南大学收新生要验爱滋病的民间讨论受到打压,爱滋病政策民间研讨会召集人之一的孙亚表示,周四和周五连续2天有政府人员和警察,向他询问有关研讨会的情况,并明确地要求他不要出席。
  
20多年来,当局一直掩盖河南大推血浆经济导致爱滋病泛滥的真相,打压维权上访人士,拖延全面救治患者的最佳时机,因而导致数万人失去生命。

搞血浆经济 李长春升官
  
江派前常委李长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主政河南省期间,以加快农民致富为名,在农村大力推行“血浆经济”。当地政府将卖血做为一项发展经济的“产业”,鼓吹农民卖血。
  
很多农民为了改善家境,短短几年间,农村加入卖血致富的人数由几万迅速发展到几十万甚至超百万,1995~1996年达到高峰,这几年正是李长春1990至1998年任职河南的“黄金时代”。
  
被中国民间称为“防爱滋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因写书曝光中国爱滋病黑幕,在2009年不得不逃离中国。亲自走访中国11个省的她表示,爱滋病在中国传染的主要原因是卖血或输血。为什么在中国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在中国主要是政治因素,为了经济鼓励农民卖血。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二十多年了,都没有一个人来负责,都在掩盖。

电视台播放鼓励卖血广告宣传
  
中国民间爱滋病活动人士胡佳曾经走访华中地区,他认为,仅河南一个省的爱滋病感染者可能就不下百万人。
  
因为卖血感染爱滋病的河南梁先生表示,我们农村那儿,房屋墙上写着:义务献血光荣什么什么,说的很好,献血对我们没有伤害,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2003年,河南商丘地区睢县的一位36岁的患者说,当时村里经常看到睢县电视台鼓励卖血的广告宣传。他说:“我们村里当时在电视上都能看到大力的广告宣传,说献血有助于新陈代谢、能不得高血压,有的还说献血以后得疾病得的很少,再说,我每天在家挣不到钱,于是就随着大家去血站献血了。”

他说,当初家里穷,为了结婚娶媳妇就去卖血,后来媳妇娶进门了,送彩礼和操办婚事又欠了债,所以结婚以后还得继续卖血。这样从1991年到1994年他总共卖了3年血,前后加起来有300多次,挣了1万元人民币。

河南农村青壮年大批死于爱滋病 都卖过血
  
一位河南爱滋病人说,1999年开始,他所在的东关村短短几天里突然死了好几个人,死的人全都卖过血,于是大家很恐慌,都去检查,结果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发现感染了爱滋病病毒。当时,整个睢县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爱滋病。  

到了2003年左右,在爱滋病患者的大死亡中,河南村庄周围的坟墓越来越多,当年下农村调查者不多,对死者人数缺少文字记载,记录之一是河南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倩写的《血殇》一书,第一章之一:“坟墓包围了村庄”。
  
河南爱滋村一位老太太对高耀洁医生说:“村里这几年‘热病’死人很多,你看村边周围很多坟,死的多是年轻人。他们都上有老人下有小。”

陈秉中上书举报李长春是爱滋病泛滥的罪人
  
原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陈秉中,对河南爱滋病疫情有充分的了解,对河南官场上下勾结,拚命掩盖河南官方在爱滋病疫情扩散过程中的罪责忍无可忍,2010年开始向中共高层投出举报公开信,举报原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河南推动血浆经济造成爱滋病泛滥。
  
他在公开信中指出,李长春1990至1998年任职河南的“黄金时代”,也是河南省农民靠卖血至富的“全盛时期”。
  
因为采血站的违规操作,采血前不进行爱滋病毒检测,采血后又将采集多人的血液混合后,再将除血浆之外的其它血液成分分别回输给卖血者,只要其中有一人携带爱滋病毒,其他卖血者几乎无一幸免地被感染,从而导致爱滋病在河南省农村大流行。
  
在那短短几年光景,至少有几万十几万农民因为卖血感染爱滋病毒,并有至少一万以上的感染者因此死亡的震惊世界的重大灾难。

当局隐瞒重大疫情 打压维权上访者

他说,就在爱滋病在河南农村像洪水一样泛滥之际,当时河南省主政者李长春不是全力控制疫情,而是把重点放在打击、陷害敢于出面揭露爱滋病大流行真相的王淑平、高耀洁等人上面,以达到隐瞒重大疫情的罪恶目的,因而加剧了疫情漫延。

卖血者多为青壮年农民,疾病的痛苦又丧失了劳动能力,以及一些感染者相继病亡引发民众恐慌的险象发生后,河南当地对于这种悲惨状况只是一味掩蔽,置若罔闻。
  
在“血浆经济”中感染爱滋病毒的受害者为了追求合法权益,于是三五成群的背井离乡上访告状他们颠沛流离,由村到县,由县到省城,最后又纷纷涌向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国家卫生部。但被当局扣上“不听劝告、无理取闹和冲击国家机关”的帽子,莫名其妙地成了拘捕或坐牢的罪人,遭受了极为惨烈的打击和迫害。
  
他表示,本来推行“血浆经济”的高官李长春导致那么多人无辜感染爱滋病毒和众多感染者死亡,是罪不可赦之人。然而,天下无奇不有,对于这样令人唾骂的人,在高层费尽心机地袒护下,却成为掌管国家大权,骑在受害者脖子上扬眉吐气,施展淫威的“胜利者”。
  
陈秉中认为,这些中共的高级官员“个个都是有罪之人,一个也休想逃脱。”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4-08-23 5: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