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夫遭酷刑 妻被逼疯 上海夫妇告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明慧网)

人气: 3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10月13日讯】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郭锦复和陈文英夫妇近日分别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罪魁祸首江泽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郭锦复被中共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判刑三年,被迫逃亡六个月,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期间,郭遭老虎凳、劈胯、压床板、电棍电击等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他的夫人陈文英女士曾在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由于迫害,他们夫妻至今天各一方,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至今无法团圆。他们强烈要求立案侦查,依法惩办元凶江泽民,为民除害,匡扶正义。

一、全家修炼法轮功,幸福和睦、其乐融融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郭锦复和陈文英夫妇拜读了朋友的《转法轮》后,感觉很好, 认定这是一本好书,是一门好功法,于是,一起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不久,折磨郭锦复已久的哮喘不治自愈,更重要的是,他们用“真、善、忍”的法理规范自己的言行,处处为对方考虑,夫妻关系越来越好,家庭越来越和睦。在他们的引导和带动下,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一岁的女儿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因此,全家经常一起学法,交流修炼体会,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全家其乐融融,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运。

二、遭迫害,夫妻先后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无视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调查结果,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六一零”非法组织(专职迫害法轮功)开始系统地对坚守、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 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迫害政策。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底、二零零零年六月,陈文英三次踏上 了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之路,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打横幅、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等,因此三次被绑架、关押,其中,第二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被勒索五千元,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被关押进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在妻子进京之后,郭锦复也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广场上拉横幅、炼功,也有很多便衣和穿制服的武警公安抢横幅、殴打法轮功学员。郭锦复也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两三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蜂拥而至,强行夺走横幅,把人塞入警车,被关进北京朝阳看守所近一个 月,被犯人狠击胸部,郭绝食抗议。

二零零零年十月至十一月左右,郭锦复参与组建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暴露,次年三月,被警察盯上的郭锦复被迫离家出走,被通缉,流离失所半年多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在上海闵行区摆渡口被绑架,遭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关押进上海市青浦第三劳教所。此时,他的妻子正在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并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三、妻子陈文英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陈文英被关押进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后,劳教所为了强行让她放弃信仰,对她进行百般虐待、侮辱和诽谤。

1.长期处于饥饿状态

在那里,陈文英没有吃过一顿温饱的饭,吃的都是囚犯吃剩下的饭菜,一直处于饥饿状态,身体日渐消瘦。

2.被吊铐七天六夜

由于在劳教所给同修(其他法轮功学员) 传递经文(法轮功创始人的文章),陈文英被狱警关进小号吊铐折磨,她双手被捆绑在窗户的铁栏杆上,脚后跟完全离地,从早上六点被吊铐到晚上十点,吃饭都不放下来,让人喂食。直到夜里,或者上厕所才放下来。对于身体虚弱、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的她来说,十分痛苦。陈文英就这样被吊铐着折磨了七天六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明慧网)

3.遭严密监视、体罚虐待、精神摧残,最终被迫害成精神分裂

此外,狱警还派吸毒劳教犯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陈文英除睡觉外,连上厕所、吃饭在内的一切行动,令她精神极度紧张压抑。狱警还让吸毒劳教犯强迫她独自一人,身体直直的,脸面对墙壁一个星期。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坐小凳子(明慧网)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坐小凳子(明慧网)

由于屡遭虐待、酷刑折磨,精神被迫害摧残,不久,陈文英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常常自言自语、不吃饭、看到警察就害怕、发抖等等。

二零零二年一月,陈文英非法劳教期满,回家不到两个月,就被公婆和女儿发现行为古怪,思维逻辑不正常。后被家人送往上海市精神疾病中心住院治疗,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现已恢复,但很多迫害细节已记不清,也不愿意过多回忆那些痛苦的经历)。

四、丈夫郭锦复遭刑讯逼供、酷刑折磨

1.不说出资料来源,被虹梅路派出所刑讯逼供和诱供:扇耳光、铐老虎凳折磨、“熬鹰”、凌晨非法审讯

郭锦复被通缉、流离失所半年多后,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因发真相资料,在上海市闵行区摆渡口被绑架。

在闵行区华坪路派出所,警察问他包里的三百张法轮功真相传单是哪里来的,他不回答,被警察狠狠地扇耳光。

第二天凌晨,三、四个警察用警车把他转押到徐汇区虹梅路派出所,丁所长一进门就狠狠地抽他耳光,警察要他说出资料来源,只要说出来,就让他回家。

不说就强行让他坐在腰部有凹凸物的铁凳子上,二只手被铐在铁凳子上,将他铐在铁凳子里一连九天。警察还用手使劲捏他肩膀处的穴位,令他不由自主地、反射性地弹跳了起来,痛得眼泪直流;还“熬鹰”,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就打耳光。每天深夜十二点到凌晨三点以前非法审讯,用强光照射,其中有便衣警察戴某某,许某某,陈某某等。就这样,郭锦复九天十夜没有睡觉,被折磨得看人都是重影,感觉房子都在旋转,人非常难受。

由于郭锦复不说出资料来源,后被关进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同年十一月二十日左右,被送江苏大丰上海市第一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四月,被转上海市青浦第三劳教所迫害。

2.上海市青浦第三劳教所的酷刑折磨

(1)绑在铁窗上电击

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五月,为了强行“转化”,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从五大队四中队“分流”,郭锦复被“分流”到一大队一中队,十多个警察在门口“迎接”。

“分流”当天,郭锦复因不穿劳教服,在一大队副大队长黄某的指挥下,一中队中队长高某、副中队长王某、二中队中队长张某、四中队副中队长应某、一大队干事费某等人,将他两手捆绑在大教室铁窗的栏杆上,为防止他受不了用头撞铁窗,再用棉被垫在他的头后,之后,用四、五根电棍电击其手心、耳朵、头部、脖子等敏感部位,导致其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2)拖拽、封箱带封嘴

郭锦复拒绝去食堂吃饭,被劳教犯丁某不顾人死活,从一大队一中队强行拖到食堂,被拖破裤子、膝盖出血。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明慧网)

郭锦复因不叫“队长好”,被指导员叫去,要他赔礼道歉,郭锦复就跟他讲法轮功真相,讲我们(指:法轮功学员)不是犯人,指导员认为他顶嘴,没有面子,便叫劳教犯用封箱带把他的嘴缠住封上。

(3)野蛮灌食致食道破裂

郭锦复绝食抗议这些野蛮迫害,遭到恶警强行灌食,导致食道破裂。

(4)捆绑

为了灌食折磨,恶警们把郭锦复的手脚用带子捆绑在床上,无法活动,时间长达二十天。后又把绝食中的郭锦复插着灌食的橡皮管从一大队一中队转到一大队四中队,在四中队,郭锦复因拒绝强制劳役,再次被捆绑: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被手脚捆绑在椅子上,晚上手脚被捆绑在床上,小便也不放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明慧网)

(5)绑在床上,多根电棍电击,嘴唇被电击红肿得像香肠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对郭锦复开展新一轮强行“转化”,二零零三年六月四日,将他从一大队四中队转到新成立的所部“法轮功专管中队”——黑窝中的黑窝,放下行李,就将他带到所部“严管大队”。在那里,郭锦复因拒绝坐小板凳,当天被六、七个劳教犯殴打、折磨。

第二天晚上(六月五日),警察搬进一张木床,警察曾磊(警号3130586)让他只穿一条短裤,将他两手两脚分开用绳子绑在床上,在胸部也同样用绳子绑上, 然后警察中队长项建中(警号3130268)等人使用三、四根电棍电击其脚心、脚背、生殖器、奶头、腋窝、手心、脖子、太阳穴、口腔、嘴唇等全身各处,直至电棍没电,导致郭锦复的嘴唇红肿得像香肠一样,皮肤破裂。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明慧网)

(6)疯狂殴打和辱骂

警察还不罢休,又把他从床上拖到铁窗边,将他手、脚分别绑在铁窗上,脚跟离地、脚尖着地。之后,在警察项建中的直接授意下,又将他带回“法轮功专管中队”109房间,将电视机开到音量最大,门窗紧闭,擦地布塞进他的嘴,吸毒劳教犯董伟、宋玉琦、徐平、诈骗劳教犯隋伟等十个人左右,对他进行疯狂地辱骂、殴打、上面抽耳光、下面多人脚踹大腿根、捂嘴窒息。

(7)劈胯:撕心裂肺的疼痛,汗水湿透了全身

这些劳教犯还把他的两手拉成一字形按在墙壁上,两个劳教犯把他双腿朝两侧用力掰开,另一个劳教犯按住他的头部,还有一个劳教犯坐在他对面,用两脚抵住其大腿内侧,使劲向两边死命撑,让他的两腿成一字形撑开,接近一百八十度。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郭锦复痛苦得生不如死,他在控告书中描述道:“我感觉到撕心裂肺地疼痛,他们还用手摀住我的鼻孔,我感受到呼吸都很困难,有要窒息的感觉。那个时候的一秒钟就像一个小时一样难熬,汗水湿透了我的全身,他们又狠狠地踢我大腿、打我耳光,大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导致双腿无法正常站立,行走时,只能弯腰手扶墙壁缓慢地移动,同时伴随着韧带疼痛。”

此外,上海市青浦第三劳教所强迫劳教人员每天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进行无偿的强制劳动,从事文具出口的加工活。被青浦第三劳教所迫害两年半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郭锦复从劳教所黑窝回家。

3.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的“特审”,刑讯逼供和诱供资料来源

两年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晚,郭锦复在上海市徐家汇华山路发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被保安绑架到上海市徐家汇派出所,随后被转至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

在徐汇区看守所,郭锦复被国保带到徐汇区看守所内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面四面墙壁全部都是海绵,在那里被关了三天,被国保三个班、每班两个人轮流“特审”,将空调开得很冷,无法睡觉,三天两夜不让睡觉,逼他说出资料来源。

凌晨,人已有点神志不清的时候,国保诱供郭锦复道:“资料是谁给你的,只要你说出来,我们马上放你,你不要有想法,你告诉我们这个人,我们不会马上抓他的,过一段时间再抓他。”郭锦复想到同修做资料,可以救很多人,宁愿自己受苦,也坚决不能说。

4.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酷刑折磨

两年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晚,郭锦复在上海市徐家汇华山路发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被保安绑架到上海市徐家汇派出所,随后被转至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非法逮捕。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上海市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随后被绑送上海提篮桥监狱非法关押。

(1)殴打、压床板 腰如断裂

提篮桥监狱的监室只有三点三平方米,每个监室关三个人。中队长汤明、犯人赵斌、杨某等人逼他坐小板凳,大小便一切都要打报告,吃饭在马桶盖上吃,期间,郭锦复经常被他们虐待、殴打,最邪恶的一招是强行让他弯腰,把他塞到床下,痛得他喘不上气,腰部像要断裂一样。

中共酷刑示意图:压床板(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压床板(明慧网)

(2)电击、捆绑

一天,中队长汤明把郭锦复带到办公室,和指导员用一种电力非常强劲的短电棍对他进行电击,由于电力非常强劲,一电击,身体就本能的往后弹,电击处就像被几十根针扎一样痛。他们用这种短电棍电击郭锦复的头部、太阳穴、下颚等敏感部位。郭绝食抗议,他们就把他押送到提篮桥监狱医院继续迫害,把他两手两脚分别绑在床上,胸部也用绳子绑上,使他不能动弹,大小便都在床上,一直捆绑七天,并强制灌食。

五、遭迫害家无宁日,夫妻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零九年七月,郭锦复非法刑期满后,从提篮桥监狱回到家,回家后依然遭受中共邪党爪牙无孔不入的迫害:监控、骚扰、警告、恐吓、抄家、绑架,家中没有安宁的日子。

1.父亲吓晕,母亲吓得口吐白沫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早上约十点,郭锦复的家中再次遭劫,被二十至三十个警察、便衣闯入、搜查,发现了他们印有“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 保平安”的真相纸币(但没有发现印章)。他们要带走郭锦复,郭锦复不服从,他们便强行将其戴上手铐,强拉出去,郭被绑架时只穿了一条短裤,他高喊“法轮大法好”。郭锦复的父亲看到此番景象后,吓得晕了过去,母亲吓得口吐白沫。郭锦复被非法监禁在上海闵行区看守所二十八天。

2.警告、恐吓、骚扰、绑架、二十四小时监控

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三年期间,曾经迫害过郭锦复的狱警等人,到他家警告:“你不要到外面宣传法轮功了,再宣传的话,当心再给你被判刑。”区政府专管法轮功的赵主任也曾到他家恐吓:“你如果还要坚持宣传法轮功的话,随时都可以把你抓进洗脑班或判刑。”

每逢法定节假日和中国政府开重大会议的时候,当地派出所就派出联防队二十四小时监控郭锦复,郭锦复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街道综治办屈主任和老周也上门骚扰、威胁和恐吓,家庭的日常生活遭到严重干扰。郭锦复被迫再次离家出走。

3.夫妻控告元凶江泽民

今年八九月,夫妻俩虽然因迫害天各一方,但心意相通,先后拿起笔,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 告元凶江泽民徇私枉法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危害人类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非法拘禁罪、侮辱诽谤罪、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迫害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等十多项严重罪行,强烈要求严惩江泽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10-14 1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