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湾区六四26周年研讨会

“六·四”坦克辗人另一受害证人露面 方政:意义重大

六四亲历者:“只有真相才能让人觉醒”

上周日(5月31日)下午,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周锋锁(左1)主持了研讨会。(马有志/大纪元)

上周日(5月31日)下午,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周锋锁(左1)主持了研讨会。(马有志/大纪元)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美国旧金山东湾联合市报导)上周日(5月31日)下午,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六·四”期间,在北京六部口路边被从背后冲过来的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用电话联通了与其同在一处被坦克压坏盆骨的“六·四”学生王宽宝。王宽宝成为继方政之后用亲身经历公开指证戒严部队坦克辗人的第二位证人。“六·四”学生方政和周锋锁表示,此举“意义非常重大”。

王宽宝因为在5月27日做了一个与压坏盆骨有关的大手术,未能如愿出席当天的研讨会。通过电话连线,王宽宝讲述了自己和同学当年遭受坦克辗压的经历:“‘六·四’早晨,从天安门广场撤退的时候,在六部口和我一个系的林仁富同学当时(场)被坦克撞死。我是当时被送到急救中心,后来到宣武医院。”王宽宝说:“幸存者有责任把真相告诉大家。”

“六·四”事件中,在北京六部口在路边被从背后冲过来的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前中),与同在六部口被坦克压坏盆骨的当年学生王宽宝(后排中)在旧金山花园角合影。左为“六·四”学生周锋锁,右为“六·四”学生封从德。(周锋锁提供)
“六·四”事件中,在北京六部口在路边被从背后冲过来的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前中),与同在六部口被坦克压坏盆骨的当年学生王宽宝(后排中)在旧金山花园角合影。左为“六·四”学生周锋锁,右为“六·四”学生封从德。(周锋锁提供)

5月31日,“六·四”26周年研讨会在旧金山湾区举行。图为“六·四”学生方政,用电话接通了同样在北京六部口被中共坦克压断双腿的另一位学生、北京科技大学(原北京钢铁学院)硕士研究生王宽宝。(马有志/大纪元)
5月31日,“六·四”26周年研讨会在旧金山湾区举行。图为“六·四”学生方政,用电话接通了同样在北京六部口被中共坦克压断双腿的另一位学生、北京科技大学(原北京钢铁学院)硕士研究生王宽宝。(马有志/大纪元)

王宽宝于1995年来到美国,“六·四”时留下的伤口让他先后做了十多次手术,包括前几天在美国做的大手术,伤口至今仍没有痊愈。谈到同学林仁富的身后事,王宽宝语气更加沉重。他说:“他(林仁富)当时已经毕业了,已经拿到去日本留学的签证,太太当时也已经怀孕了。出事以后,他太太在单位和家人的压力下精神就有点不太正常,刚怀孕的小孩也打掉了。他(林仁富)的情况很惨。”

26年前,在中国大陆,由高校学生发起并主导、以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主要场所的民主运动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迅速获得社会各阶层广泛支持,进而引发全国多个城市的示威请愿,但是这个运动在6月3日下午到6月4日上,因遭到当局出动军队严厉镇压而悲剧性结束,后被称为“六·四屠杀”或“天安门事件”。多年来当局一直刻意隐瞒和篡改这段历史,并持续打压民运人士和传播“六·四”真相的良知人士。

2015年5月31日,被称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运史专家吴仁华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2015年5月31日,被称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运史专家吴仁华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吴仁华:坦克辗压王宽宝、方政是“六·四”典型例子

被称为“‘六·四’苦行僧”八九民运史专家吴仁华做为亲历者和见证者一直致力于搜集“六·四”真相。他认为,人的觉醒必须是在充份了解真相之后。

他说,六部口惨案最能表现戒严部队的残暴和毫无人性,这些士兵事前经过中共高强度封闭洗脑,使得他们充满了对学生和市民的仇恨。坦克辗压撤退途中的学生王宽宝、方政是“六·四”典型的例子。“当时两、三千个学生打着旗子,非常有次序地沿着长安街路边撤退,正在返回校园的途中。但是戒严部队,天津警备区第一坦克师竟然动用坦克车队沿着自行车道高速行驶,造成11人被辗压致死,多人受伤。”

“很多学生惊慌逃散。可是,北京钢铁学院研究生王宽宝和他的博士生同学林仁富以为,靠路边推著自行车走不会有问题,这样就遭到了坦克的辗压。林仁富当场死亡,王宽宝骨盆粉碎性骨折,26年来骨盆的伤口一直在折磨着他。”

2015年5月31日,八九民运史专家吴仁华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2015年5月31日,八九民运史专家吴仁华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周锋锁:还有很多人不了解“六·四”的惨烈

当年清华大学物理系学生、被通缉的“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说,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不了解、不相信“六·四”大屠杀的惨烈程度,而当年市民特别注意保护记者,是因为记者可以记录事件真相,把真相传播到全世界。

他还提到中共利用“清查运动”逼迫当事者撒谎隐瞒真相。他说:“‘六·四’结束后,当局的清查运动要求每个参加者都必须‘表态’,很多人把伤情解释成交通事故等等。但是北京体育大学学生方政勇敢地说了真话,他告诉所有人,他的双腿是被戒严部队的坦克辗压而失去的。”

前CNN记者唐路曾是“六·四”学生。(马有志/大纪元)
前CNN记者唐路曾是“六·四”学生。(马有志/大纪元)

唐路:传播真相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前CNN记者唐路也是“八九一代”,当年是北京第二外语学院的学生。1989年6月3日晚上,她换了一身黑衣,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心情来到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了那场大屠杀。

“传播真相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唐路回忆说,6月4日她和一群学生死里逃生后遇到了西方记者,唐路给他们当翻译,“对着摄像机说话的学生都知道会因此招难,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说出真相,这些磁带有的被戒严部队搜走了,有的辗转被带到海外”。她说,中共的狠和狡猾还在于想给全世界洗脑,利用人的恐惧,强迫人说假话。

2015年5月31日,乔治亚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古懿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2015年5月31日,乔治亚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古懿在旧金山湾区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发言。(马有志/大纪元)

古懿: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

乔治亚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古懿,因“六·四”前夕给国内同学发出公开信而引起意想不到的巨大反响。在信中他呈现了在美国就读3年来对“六·四事件”的发现,由1989年6月3日晚戒严部队开始清场讲起,指“六·四”历史一直被精心编辑和屏蔽。

古懿是八零后,四川泸州人,他说自己从高一就开始写“六·四”的作文,而那篇作文之所以没有给他带来麻烦,是因为语文老师比他还(所谓的)“反动”。他说,辛灏年和章诒和的书都曾使他思考中国社会荒诞的现实,来到海外后,与“六·四”亲历者面对面的交流使他了解到更多“六·四”真相。

“在迫害持续的情况下,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宽恕是对逝者的不义。”古懿还呼吁国内学生了解中共从1921年以来的整个罪恶历史,反思中国苦难的根源。他说:“我们不能(把)这些历史当成别人家的事情遗忘。”

上周日(5月31日)下午,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马有志/大纪元)
上周日(5月31日)下午,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马有志/大纪元)

湛江:了解更多真相才感觉生命有意义

湛江是刚从大陆来美的维权人士,北京人。他说:“当时才12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记得那些天,家门口的合作社和粮店停著军车,是绿色解放,那些士兵都端著枪,挺恐怖的气氛。新闻联播说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动乱,后来又叫暴乱。家里人也不怎么提这件事,觉得危险吧。”

“我27岁时,因为家里房子被强拆开始维权,慢慢地才开始看动态网这些外网消息,才知道‘六·四’是怎么回事。所以最近这些年,我每年都参加‘六·四’纪念活动,包括穿黑衣服去天安门。”

湛江表示,了解到更多真相使他感觉生命有意义。“被共产党欺骗了这么多年,心里特难受。”

责任编辑:王曦

评论
2015-06-03 7: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