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彭小明:从中国人的角度看卡斯特罗

人气: 27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11月30日讯】不像共产党的卡斯特罗

古巴前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在九十高龄之际去世了。中国的报刊把卡斯特罗说成是一名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其实此公有点特别,最初不完全像中国大陆宣传的那种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

卡斯特罗出身于富裕的农户家庭,哈瓦那大学法学系博士。曾经执业律师事务。他的妻子出身富裕阶层。在大学生时代,他接受了反美反独裁的左倾思想,加入按中国宣传的标准属于小资产阶级的政党人民党。人民党领袖齐瓦斯对他的影响比较大。为了反抗社会现状,这位齐瓦斯竟在1952年走上广播电台演说,“向人民最后一次敲门”,大声疾呼之后,开枪自杀。卡斯特罗亲手将这位视死如归的领袖送医而宣告不治。

卡斯特罗本来不是一个暴力革命分子。他几乎快要进入竞选议员的行列。可是亲美的独裁者巴蒂斯塔竟然践踏他自己参与制定的宪法,发动政变上台执政。卡斯特罗愤怒了。1953年7月26日,卡斯特罗和165名反抗战士袭击政府军的蒙卡达兵营,事败被俘。卡斯特罗被关押审判。在法庭上,他发表了从此闻名的辩护词《历史将宣判我无罪》。这本中文译本小册子的封面上印着代表共产主义的镰刀铁锤标记,但是这篇慷慨激昂讲演的角色极为怪异,它的风格和逻辑完全不像是共产党人的演说。除了歌颂古巴民族独立英雄何塞马蒂,就是重复欧洲平等自由博爱的说法,甚至还提到了中国古代圣贤(孟子)人民有权处死暴君(“诛一夫纣”)的理论。偏偏就没有提到马恩列斯任何一位,更遑论毛泽东胡志明了。独裁者巴蒂斯塔听任他在法庭上辱骂政府,诅咒美国,并没有将卡斯特罗作为武装政变首犯判处死刑,先判十五年,却在两年之后宽容地将他释放了。卡斯特罗的武装组织叫726运动。武装逐渐发展并控制了马埃斯特拉山区。1959年1月1日,卡斯特罗带领726运动武装战士从各地进军首都哈瓦那,巴蒂斯塔仓皇出逃,卡斯特罗的革命成功了。当时他还到美国访问,高调声明自己绝不是共产党。直到1961年美国组织大量古巴逃亡者在美军掩护下登陆猪湾,企图颠覆革命政权,卡斯特罗得到苏联、中国和其他共产党国家的援助,卡斯特罗才开始认同共产主义阵营。当时中国正值三年特大饥荒时期,中国本应该购买粮食以赈济饥民,党和政府却花费外汇购买了古巴砂糖和古巴香烟。

新政却是冷酷残暴的专政

耶稣会教士劝说巴蒂斯塔政权宽赦了卡斯特罗。革命成功后,卡斯特罗却没有宽恕原来的军政和资方人员。大量前政府官员和官兵被判决处死,资方人员纷纷逃离故乡,投奔美国。古巴本来是美国以外,华侨聚居人口最多,历时最长的美洲国家。几乎全面掌控着古巴的百货零售市场。可是自从革命以后,国有化断绝了华侨的生计,华侨生活急转直下,侥幸者逃离赴美,落魄者苟延残喘。曾为古巴独立和经济发展立下功勋的华侨社区已经凋零消亡。总共一千万左右的古巴人民,大约有一百五十万人,其中包括开斯特罗的女儿和姊妹,投奔怒海,偷渡美国。竟然催生了迈阿密这样的新兴美国城市。曾经令海明威等作家流连忘返的旅游胜地哈瓦那和诸多名胜,经济凋敝,市场萎缩,人民生活困窘不堪。

历史也昭彰地显示,古巴革命就是一场现实的“路西法效应Lucifer”。一个坚定的反专制青年勇士,一旦握有权力,变成一个凶残的独裁暴君实际上相当地容易,而且会至死都不会想起民主和宪政。

毛泽东的意识恐

卡斯特罗的战友切格瓦拉也是革命元勋。一度出任财经部长和银行行长。但是他们之间出现了意识形态分歧。格瓦拉不愿意留在胜利后的古巴,决定去玻利维亚继续革命。这件事促成了古巴的国际革命输出行动。为了反抗美国的压力,古巴跟所有的亚非拉反美国家或组织组成统一战线。格瓦拉重入山林,还提出了新的革命理论战略。其中有一条叫做“墨迹战略”。大意是说,革命武装进入农村地区,像墨点一样,一圈一圈地向周围渗透,逐步扩大,最后全面控制权力,然后进军城市。这套理论看上去有点类似于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思想。可是却又不同。一心要做世界革命领袖的毛泽东并不太介意卡斯特罗反对个人崇拜的言论,他非常不喜欢的是古巴的那一套“墨迹理论”,一度引起他的不安和恐慌。卡、格两人都比毛年轻,都有丛林战斗的革命经历,而且还有西方语言文化的背景优势,很可能有损毛的领袖地位。从反美反帝和反苏反修战略出发,毛很想统战古巴来同甘共苦,他大骂甘迺迪欺负古巴,猪湾入侵;大骂赫鲁晓夫临阵投降,撤回导弹。可是古巴的墨迹革命理论直接挑战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法宝,既令毛泽东心里窝火,却又不好正面发作。古巴的军事专家在阿根廷、尼加拉瓜、安哥拉到处支持游击武装……在格瓦拉名满天下,到处走访的时候,由周恩来出面,向兄弟共产党和第三世界宣布,古巴革命的成功是一次侥幸的例外。毛泽东的革命根据地、红色政权、辅以土地革命和武装红军的综合理论才是革命成功的客观规律。曾几何时,格瓦拉在玻利维亚山区殒命,亚非拉的武装斗争耗费了无数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却始终看不见革命胜利的曙光。红色高棉一度取胜,却换来了残民以逞杀人百万的灾难。暴力武装逐渐熄灭了,毛、卡之间的分歧倒也不药而愈。毛去世之后,中古之间又恢复了交往。现在大量公派学习西班牙语的中国学生到古巴留学,古巴市场上所有的电视机全都来自中国。卡斯特罗也去世了。但愿古巴人民也能够迎来物质的宽松和精神的解冻。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6-11-30 9: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