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东南随笔】为啥中国人爱纠结“党”的存亡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党”这个词对许多中国人来讲意义非同寻常,对某些中国人来讲甚至可以说非常神圣。记得多年前我曾在一个中文论坛上读到一位想要探讨中国政改出路的网民开的讨论线,宣称自己为中国寻找的新路将避开党这个概念,要做的是在中国走一条没有党的政改路子。我问他,党为什么那么可怕?为什么一定要避开党?他的回答是,一牵涉到党,就会比较麻烦,还是不要提“党”比较好。这位中文网民对“党”诚惶诚恐的心态,展示了长期的中共自我神化宣传以及中共铁拳统治给一些中国人心理投下的沉重阴影,让我觉得既可怜也可笑。

党在英文里是party,所谓party,在美国,既可以是严肃到有争夺美国总统大权实力的政党,比如democratic party(民主党)和 republican party(共和党),也可以是轻松到你在自家后院召集一伙人,烧烤一下,说笑一番,那就是一个party。所以,所谓party,或者说“党”,其实就是一群人而已,这群人可以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理念组成一个社团,进行政治活动,也可以纯粹为了娱乐开心相聚一下。既然党无非是一群人,就一定会有人的局限性,既可能弘扬人性的善,也可能带来人性的恶,不可能是神圣的。

另外,既然是一群人,聚散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今天大家聚在一起,能为自己或社会做点好事,就相聚一场,明天发现这群人搞到一起不仅办不了什么好事,甚至还可能害己害人,那就离开或散伙。而且,你愿意与哪个群体相聚也完全可以随心所欲随时改变,如果你原来相信某个理念,但是后来随着生活经验的增长,不再相信那个理念了,就可以从一个政党跳到另一个政党当中去,比如在美国从民主党阵营跳到共和党阵营,或者从社会主义成员变成民主党成员,今年美国大选的两个实力候选人川普和桑德斯就是如此,对美国人来讲再正常不过,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对中国大陆来讲,如果不是靠枪杆子硬撑著,中国共产党早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了,这个党除了保卫一小撮赵家人手中的权力,对大多数中国人民只有害而无利。其实,赵家人也是人,赵家人成天活在精神分裂状态,嘴上不敢说心里真正想的,对自己的人民和周围世界又怕得要死,如今还终于与人民共命运,一同吸上了雾霾气。所以,中国共产党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害人又害己的政党,早就该散伙,该灭亡了。没有了共产党,不仅广大中国人民可以生活得更好,对那些本来有点才华有点政治抱负的中共官员来讲,说不定还可以获得政治上的新生。俄国的普京当年不也是苏联共产党员?普京如今丢掉了前苏联共产党的累赘,背叛了邪恶的列宁和斯大林,活得岂不是更爽?中国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一样,早期的历史只要真正揭开来,都是血债累累,万恶不赦,作为新一代共产党员,自己手上大多没有血债,应该巴不得扔掉前辈的拖累才对,像当代中共那样,成天抱着毛泽东的尸体不放,实在是蠢得不能再蠢了。毛泽东对中国共产党的后来者来讲只能是负资产,越早扔掉越有利于解脱当今中共官员身上所担负的共产党原罪,像薄熙来那样企图在中国再次高举毛泽东的旗子,实际上等于是去替毛泽东承担原罪,将毛的罪大恶极顶到自己的头上,傻得不能再傻了。

今天,中共官员如果担心自身的安全,最应该做的事是彻底否定毛泽东,把自己从中国共产党的原罪中解脱出来,这样人民就不会把毛泽东的帐算到当今中共官员的身上,只要中共官员自己没有亲手沾上血债,就不用那么担心万一共产党被推翻,自己会身家不保。哪怕共产党有一天灭亡了,中共官员们作为中国人的一部分仍然可以继续生存发展,甚至有可能像普京那样,参加到一个新党中去,开拓政治新天地。

总之,所谓党无非是一群人而已,没有必要把一群人捧得那么神圣,一群人也不可能那么伟大光荣正确。根据人类的需要,党可生可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党对人类社会来讲无非是一个召集人的方便工具,当旧工具已经过时挡道时,就到了该抛弃旧工具、换用新工具的时候了。对国民党来讲,它能否生存下去,是否会退出历史舞台,取决于它自身是否勇于改变,迎合台湾人民的政治需求,如果它能及时改变,就还有可能旧工具还有新用途,还能获得新生命,如果它无法及时改变,就可能被台湾人民抛弃,从此退出历史舞台,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不就是个党的名号吗?那些过去的国民党人如果还有政治抱负,可以退出国民党,去组织一个新党,或与其他力量联合起来组成一股新的反对力量,与民进党抗衡。至于中国共产党,它一生一世害人害己,早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中国人早就该扔掉共产党这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腐烂工具了。

责任编辑:泽霖

评论
2016-02-05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