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东南随笔】游学日记摘选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3月11日讯】26年前的夏天,1989年6月19日,我飞往日本游学的飞机是早上8点19分,昨晚把孩子们从朋友家接回和我们同住在旅社,早6点出发。智达(我先生)一再吩咐,我独自一人在外要好好保重,有事情就找日文老师 Mr.Kuno帮忙,女儿提醒我不要睡过头,免得被载往他处。飞机起飞前空中小姐第一句话便说: Happy Father Day。啊!怎么孩子们都没提起,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大概是今年的6月,大家特别忙碌的缘故吧!

女儿最了解我,其实飞机发动未升空前我已进入梦乡,听有些朋友说在飞机上无法入睡,而我大半在睡中渡过。从芝加哥到日本,机上邻坐是日本太太,她从 Ohio回日探亲。她带着日英字典, 随时可用。到Narita 机场,她一直陪我,找到我报到的地方, 她才离去,我们也交换位址及电话,日后联系。
从Narita到所要住的Shinjuku Washington Hotel 坐巴士一个多小时,分配给我的是单人房。收拾好已七点多,只好到柜台,请他们给我一些女士们的房间号码,服务生很客气查到两间,我也只好去敲门,一间没人在,另一间是从加拿大来的,名叫张南西华裔,可惜她等著在东京的日本朋友来接她,看样子只好我一个人出去逛了。找到一楼的中国餐厅,一位中国女孩讲中文,我问她坐地铁是否危险?她告诉我很安全,不要去东口地区。到旅馆门口,一对美国夫妇正准备外出,我向他们问路,他们正好与我同行。一路上,他告诉我东京是最安全的,一切可能是日本人的本性使然,再有警察也非常严厉。

我告诉他们数年前台北亦如此,可惜已变质。他们每年来此。不过,最近两年也有变化,他们指著路旁无家可归的人,以前是看不到的,不过他们不会骚扰你。他也告诉我日本警察不太帮忙, 因为他们只管自己的管辖区。与日本人交易过程很慢,不容易了解他们的想法。 但百姓非常友善, 问路时他们一定帮你。 一面谈一面走, 不知不觉己来到地铁。他们告诉我, 地铁附近有各种商店, 来往的人潮实在太多, 他说记得往西的方向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闲谈中,他们告诉我有一次, 他们在地下铁遗忘了手提包, 但在寻找失物的地方找回。至此,让我更相信东京是很安全大都市。

第二天,从旅馆到Haneda机场的途中, 看到路旁的公司, 男、女职员站在空地一起做体操。我心想,大概成功的事业,需要健康的身心,做体操是值得的。一路上,大楼林立,干净非常,难道是清道夫半夜来清洁了吗!我们一行20人,同住一家小旅舍。一对老夫妻Yuki San 和先生(带两个男孩)接待我们。Yuki San 夫妇的厨房不大,他们只会一点英文。Yuki 告诉我,他们是接待家庭。我问Yuki 为什么日本各地这么干净漂亮,又安全。她说 ,由于大家喜欢干净。且说日本警察非常严, 我真想知道法律会如何制裁罪犯呢?由于我的日文有限,只好作罢! Yuki也说目前年青人也慢慢变质了, 但他们的两个孩子非常乖巧会帮忙做家事。

。。。
晚餐有鱼、miso豆腐、寿司、鱼饼。每样菜用不同的小盘装好,她很有耐心地为两位孙女打点(Rena 10岁四年级,Kei 7 岁二年级) 。她们吃完,自动把碗筷收回在水槽内,并说了gochisosama deshita 才离开餐桌,Rena 说要去念书,明天有考试。在冰箱上有学校的午餐单子,每天的菜式不同。Fuku San 说孩子们很喜欢!

Tami san 回来晚了,我已吃饱,替Fuku San 洗碗时又不免问起为什么日本能维持如此,他们告诉我1. 警察先生2. 日本只有一种日本人(不像美国有各种民族)。由于Fuku San 懂英文,这是好机会。问她警察抓到犯人如何处理?她说:用手铐送往法院判决,大部分送往监岳。如果杀人要坐牢三十年,在二十五年后表现良好,可能提早出狱,如果杀了很多人,则需吊刑而不是坐电椅。其实好多国家也是一种民族组成,但为什么不像日本?我说台湾以前也如此,半夜无人骚扰,但近几年来我可不敢一人晚上独行,Fuku San 说以前有许多像她这种年龄的人,受过日本教育。
。。。

今天图书馆不开,日本文化课上完,只好回家。上了14号车,只走了一段,司机便说已到终点。我试用日语和他说明,他说时间不对,因此让我们下车,票不必放入票箱。我们只好在周围找车站,很快找到了。等车时,商店逛一逛,买了中、长茄子种子各一包。上了车由于第一次搭车回家,看到五棱郭店就下了车,但错了,只好问路走到雪香园,原来雪香园站附近的五棱郭店才对,多走了十几分钟,顺道去Maru店,记得Fuku San告诉我,如果是在Maru地下道走到对面是五棱郭店,我问店员,她指著楼梯,我走下了楼梯,原来地下道的另一端,便是五棱郭。走出此店的侧门,便是走回家的路。
。。。

参观一位负责三年级的英文课,刚好上到Minnesota Camp,而Jennifer 是从那一州来,因此很适合他们,第一堂课没人发问,第二堂有三位学生问了不少问题,大部分是有关运动方面的。我发觉那位老师对Jennifer特别亲切,目的是要练习他的英语会话吧!第三节课刚好碰到消防演习,大家跑到操场蹲在地上。Jennifer 说如果在美国不可能蹲那么久。

在操场和Aoyama San 及英文老师站在一起,她告诉我们,有一次她负责带领一队从Alaska来的高中生,参观Hokodate City,看他们的态度和日本学生完全不同,每个人都要独立,意见不同,这不会发生在日本孩子身上,他们守纪律。除了校长讲话外,还有从消防站来的职员,告诉他们许多规则。我问他在日本是否有死刑?他说是对谋杀犯,并请他说明警察如何严法?例如:开车超速至少罚一万日圆,车子停在不该停车的地点,会被罚更多。回到办公室Aoyama San 告诉我们,课后每个月有两次训练(每班有两位代表) ,然后回到本班告诉其他同学,譬如有关食物营养等,这代表每半年换一次,Aoyama San 带我回家,路上提到离婚之事,她告诉我说离婚率逐年增加,去年她在小学的班上就有十二位来自单亲家庭,看来离婚已成世界性的问题了。

。。。
晚餐除了寿司、miso , 蕃薯外、还有豆腐,今天的特色是各种菜(豆芽、青椒、卢笋)及切薄片的猪肉,还有混合好的牛肉。Fuku San 及我在煎盘上翻来翻去,平时很少有这样混在一起的菜。洗碗时,我终于问Fuku San 为什么要那么多的小盘、中盘、碗等。她告诉我曰本料理有的不含油、有甜、有油的故需分开。而中国菜每道都有油,因此不必分盘,可放在一起。这是她的想法,想来也有道理。其实日本料理最主要的是酱油、糖、酒等,均不可缺。

在Maru 市场看到毛豆种子,顺便也买些,希望能在我的菜园内繁殖。不知老一辈的日本女人是否都像Fuku San 一样,和蔼可亲,又好学。 帮我解释日文时拿出笔记本写下英文及中文发音,难道五十年前天主教堂念的英文至今仍记得,而且日常会话也不成问题,她的为人值得学习,从来没听过她抱怨,常称赞媳妇,说她动作快,做好吃的菜又爱干净。
。。。
Net 是泰国来的女孩,长而又直的黑发披在肩上,和我一起在中级班,不算太美,个性安静稳重,她告诉我从泰国出来念书已八年,目前在密西根大学,哥哥及妹妹也在美国念书,她每年夏天回去,她告诉我很多泰国人都如此,这个女孩一定很独立,能应付适应各种环境,她在大学主修日文。
7月1日的聚会是在见晴公园,Keran的接待家属是中学的英文老师,和他闲谈了解一些日本女性,他告诉我:由于民主,现代日本年青的女孩,喝酒的也很多。没结婚很有钱的女性,有些也是制造社会问题的原因。Tamaka San告诉我,不久一个协会主办放映中国电影《芙蓉镇》,她会帮我问,希望能去成。她在学中文,日本人蛮好学的。
。。。
回家路上碰到白首中,谈到他的前途,他说会在印第安那工作三年再回去读书,主修商科。问起将来赚大钱会不会像美国孩子,不给父母亲,他说会给也要和父母亲住在一起,但不是同个屋顶下。他告诉我父母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应该给他们,真没想到这个美国孩子的确比有中国人血统的Joe更中国化,如果大家能像他一样,该多好!

。。。
午饭后和Chris 、Joshu一同在走廊的椅子坐下,Joshu告诉我,他邀请Chris以后到台湾去看故宫博物馆,小人国,九族文化村,花莲,澄清湖等名胜。Chris说需努力工作存下钱,才有办法去。我事先告诉他们,台湾的交通及环境和这里不一样,Joshu很了解,他说人太多,不过他可以保证,中国人比日本人亲切多了。就像我一样,对他们都很好。他去过北京三次,早体会到中国人的人情味。此地日本大学生,可能是英文会话不行,很少和这些同学打交道,以前听说日本人需要人家事先接近他,这是别人的经验,但实际上的确如此!Dr. Herbert今天说到Shinto,Shinto主张Renew,注重仪式,分析得很清楚。回来问Fuku San,他们家没有宗教,但亲人的祭日须到坟地去拜拜,顺便谈到日本人死后,以前用土埋,现改用烧,骨灰放在山上墓地的洞中,每一家属有不同的骨灰洞,以后他儿子会带我们去看看。
。。。。
1989年在日本游学所度过的第一个月的时光。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多年轻的新朋友,也结识不少日本朋友。一个月里我也看了很多,日本的传统、文化和现实,引发了我无限的感触,都如实地记录下来。如今想起了27年前的往事,历历如绘,那真是我毕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责任编辑:泽霖

评论
2016-03-11 9: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