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体制内外群起反抗 中宣部溃不成军(完整版)

北京两会期间出动大量保安人员。 (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76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今年的北京两会,表面的沉闷之下却暗涛汹涌。继网络大V任志强批评“媒体姓党”被封嘴后,中共政协委员蒋洪接受采访时提出公民表达权要受到保障的言论也遭连环删除,财新网指责网信办是“政府审查机构”;随后,新华社记者周方写公开信批评文宣系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作恶;苏州市作协副主席荆歌也以公开信的形式高调辞职,称作协副主席令他产生“不洁和污浊”感,不愿再过“蝇营狗苟”的生活;就连一向极左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大转弯呼吁当局要“开放言论”。

中宣部遭遇越来越大的抗议声,中共面临濒临失控的意识形态。有消息指,最近中宣部内部纷争频起,彼此猜忌,互相指责,乱作一团。

一、中宣部犯众怒 体制内人士群起反抗

有评论认为,从现在站出来公开叫板中共的这些人来看,都是体制内的人,说明就连这些人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中共穷途末路的败像尽显。

外媒的报导表示,现在的中国民众不再仅仅是被动地反抗,许多人已经敢于积极和公开地挑战中共了。

苏州作协副主席公开信形式高调辞职

3月12日,大陆作家、苏州市作协副主席荆歌在微博发表《辞职声明》,引起关注。声明中说,自当上苏州市作协副主席“匆匆已十多年”,最初新鲜,现已“审美疲劳”,今主动请辞“弃之如敝履”。

他表示:“一无工资、二无权力、三并不能为苏州的文学事业效犬马之劳。”“近来,又突然对这个职务有了不洁之感⋯⋯既然有了愧疚感、污浊感,便要给出解决办法。否则,像得了强迫症,惶惶不可终日。”

荆歌对《苹果日报》表示,他之所以辞职是因“厌倦了”,并直言“是主观感受,指蝇营狗苟”。荆歌还指中共若因此怪罪于他,则与“文革”无异。

55岁的荆歌,生于苏州,专注小说创作,2014年他曾以访问作家的身份,在香港浸会大学进修。

荆歌高调请辞引发网上不少回应,大部分人予以支持,“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称赞这才是“真正作家”。

13日,苏州作协另一名副主席叶弥也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了辞职声明。52岁的叶弥著有《天鹅绒》,是一名小说家。她在声明中说,近年来与苏州作家几乎没有往来,“看到的世界已缺失真正的温暖,世风日下”,苏州尚文的“好传统快要消失殆尽了,令我这个沉浸在文学世界里的人深感忧虑而无能为力”。

新华社记者公开信斥责网管部门践踏言论自由

在荆歌高调辞职的几天前,2013年曾因公开举报某文宣高官参与“人奶宴”而轰动一时的新华社记者周方,3月7日再度实名发表致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中纪委的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严重违反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粗暴践踏公民基本权利、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

公开信说,“网管部门以极其粗暴的方式来‘管理’网络媒体合资媒体,常常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缺乏足够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动辄关闭个人博客与微博”。

信中还说,在网管部门的粗暴统治下,网络舆论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一时间,人民特别是网民当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担心文革重来。

举报信还提到,近日发生的“围攻任志强”这一类似“文革式大批判”的特大网络安全事件使网管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等违法行为达到了顶峰。

同时,周方还建议重点调查中央宣传经费使用情况、“围攻任志强”事件及千龙网、百度封锁网络言论自由刑责等8项问题。

此后,周方回应海外媒体查询时,承认是他所为,但不愿多谈,称“我还是新华社员工,内外有别”。

目前,大陆网上的相关文章已被删除。

蒋洪言论被删 财新网指网信办是“审查机构”

两会期间除了周方公开信引发关注外,中共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的采访报导被连环封杀也是焦点。

3月2日,蒋洪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直言:“受某些事件的影响,现在公众也都有点迷茫,希望少讲些话,气氛是这样。”接着他明确表态说,作为公民,表达的权利有必要保障,因为“表达的权利是宪法上划定的”,而且“公众各抒己见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协调的标志,也是社会自信的标志”。

3月3日,财新网以“蒋洪委员: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为题报导了对蒋洪教授的访问,但随后这篇采访被指有“违法违规”内容而被删除。

3月5日,蒋洪再次接受财新网采访,他直呼:“太可怕了,太让人惊奇了。”并称所谓的“违法违规”内容,恰恰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当天,财新网再以“蒋洪委员:我的两会言论被指违法违规‘太可怕’”为题做了报导。该报导同样被删除。

3月7日,财新旗下英语网站发表文章,就这两篇报导遭当局删除表示异议,直指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是“政府新闻审查机构”,结果这篇英文文章也没有逃脱被删除的命运。

3月10日,东网发表评论文章说,三文全被删,网信办已肆无忌惮,从这连环删文,可见内地言论空间面对的压制愈来愈强烈。

文宣系围攻任志强 传习近平叫停

2月19日,在习近平视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央视后,多家中共喉舌报导称“党媒姓党”。

当日晚上,任志强在微博发帖炮轰:“彻底地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此言论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2月22日,由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龙网首先发表两篇评论,用文革式的语言称任“简直就是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

随后,任志强被中共多家喉舌戴上“反党”高帽,在互联网“游街示众”。

2月28日,网信办下令腾讯、新浪关闭任志强的账号;29日,北京西城区委称将“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随着中共喉舌大规模对任志强批判,大陆和海外民间表达支持其“反党”行为的声浪也愈发高涨。就在民意越发汹涌之际, 任志强事件突然峰回路转。3月初,中纪委机关报、《人民日报》先后发声,反击中宣部。

两会期间,习近平、俞正声也公开发声,被指在任志强事件上表态,并支持王岐山。

3月8日,有海外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透露,习近平对有关部门在两会前掀起的这场对任志强的批判运动非常生气,认为这是“愚蠢透顶的行为”,并亲自叫停。北京市西城区委也洞悉风向,主动停下了对任志强的“党纪处分讨论”。

胡锡进改口风“支持开放言论”的内幕

近期以来大陆意识形态部门异象频出,就连以极左出名的胡锡进也频繁出来表态,一改口风,宣称“支持开放言论”。胡的“急转弯”让外界诧异。

现年56岁的胡锡进,笔名单仁平,北京人,是《环球时报》(简称,《环时》)的现任总编辑。因其常有“出位”言论而屡遭网民炮轰。

今年2月14日胡锡进突然发布微博说:“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宽松会导致一些问题,但它带来的好处更多些。”

胡锡进的微博引得网友一片哗然,甚至有人怀疑胡被盗号。有评论调侃说:“胡编总算说句人话,表扬一下。”

3月8日,胡锡进又在其微博账户上发表短文称“请官方各部门学外交部,多给犀利问题一些空间”。有统计称胡在近一个月里五次发出呼吁“放开言路”的举动。

胡锡进突然转向,这背后或有更深层原因。

在今年初,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李波突然“失踪”后,1月6日,《环时》发表评论文章搅局,激化矛盾。

香港杂志《前哨》今年3月号期刊引述接近胡锡进身边人的消息透露,习近平读了那日“环时胡说”后拍台大怒。传习亲命一国安委高层登门传达:今后(《环时》)不能擅自再碰香港的事,除非中央部署,否则一定要先上报,得到中央批准才能刊登。

据悉,胡乘高层喝水抓紧时间稍作辩解,诸如某某部门、某某人要求之类,(国安委)高层大怒并再重申,只要涉港澳问题,就是有人要你刊登,也一定要向中央请示⋯⋯

1月28日,中纪委官网通报,查处环球时报社未经审批擅自去波兰公款旅游的问题。对胡锡进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责令其与环球时报副总编辑向中纪委驻社纪检组作书面检查,并分别向报社计财部退回两人个人应承担的有关费用6417.9元。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表示,胡锡进长期以来充当江派的政治打手,多次在反腐关键时刻暗唱反调。这次中纪委“小题大作”的通告,可以看出又是再一次借机敲打。

中宣部内部推脱责任 溃不成军

在愤怒的民意之下,最近中宣部内部也彼此猜忌,互相指责。来自北京的多方面消息透露,激化冲突的导火索有多个原因,其中一个就是“红二代”房地产大亨任志强事件。

中宣部的匿名官员对海外媒体透露,中纪委正将中宣部几名主要领导列为调查重点,有的涉嫌贪腐、违规违法的事实已经基本查实,并已经上报政治局,现在正待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批准抓捕;有的正在调查落实之中。

中宣部的匿名官员表示,这次对任志强的围剿,正是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下令让网信办出面大打出手。网信办因此而引起公愤,堪称千夫所指。

据称,网信办受到网络安全信息小组和中宣部的双重领导,即中宣部副部长也可以对网信办发布指令。

网信办的官员亦对该媒体透露,网信办的人十分委屈,颇有怨言,明明是主掌新闻口的官员下令,他们只是执行者而已,但现在却要他们“背黑锅”。

现在,中宣部下辖的这几个部门互相推卸责任,指责对方。上述中宣部的官员表示,中宣部摊子太大,关系复杂,格局混乱。有的名为副部长,却是正部级,他们各管的一摊“贫富不均”,有的徒有虚名,有的大有油水。

报导称,中宣部各大系统主管各自盘算,以图避免因贪腐寻租被查处,更企图日后有机会被提拔,其结果,就是一场竞相“高级黑”、一个比一个更给习近平抹黑的恶性竞赛丑剧。

传中宣部年内“大换班” 刘奇葆下黄坤明接棒

3月12日,北京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对海外媒体表示,中宣部长刘奇葆已确定年内下马,由习近平旧部黄坤明接任。中宣系统整个架构要调整。

据悉,习近平已将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视为清理的对象。原因在于现主管宣传部门的负责人不能准确地领会和诠释习的思想,甚至有意扭曲误导,经常让习近平“背黑锅”。

消息人士指,今年秋的六中全会前,对中宣部的调整将要首先完成。消息透露,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曾一度力保刘奇葆,但无碍习换马的决定。刘奇葆去职的时间应该在今年六中全会,但也许会更早。

之前有消息说,自去年3月份中纪委对刘奇葆立案调查后,刘一直处于边工作边接受调查阶段。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在1989年前后任职的中宣部长王忍之,只做了5年,在1992年就下台的直接原因,就是他与邓力群一起阻碍改革,最后被邓小平弄出中宣部。在江和胡掌权的两个时期,丁关根(1992-2002)和刘云山(2002-2012)都在中宣部长的位置上做满10年。

石久天还说,刘奇葆自2012年11月21日上任至今不足三年,却几次传出其要下台的消息。可见,在之前江泽民贪腐治国的政策下,中共已经走到了末路,民众给中共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这次刘奇葆真的走人,那就是近20年的大变局,显示中共很快解体的命运不可避免。

二、公开信质疑中共多个谎言 两会期间民意汹涌

中共以谎言起家,靠欺骗民众维持统治。时至今日,民众纷纷觉醒,继续靠谎言已难以维系其统治。最近在网络流传的一封公开信《我有问题问总理》,就开始质疑中共宣传的多个谎言。

网民公开质疑中共的多个谎言

中共两会期间,3月12日,一个笔名叫李悔之的网民称自己是“失地农民、业余写作者”,他给中共总理李克强写了一封公开信,题为《我有问题问总理》。

信中,他表示看到一则“9亿多选民今年参加县乡人大选举”的“两会”新闻。对此,他感慨良多。

李悔之说,李克强早在2013年3月26日的一次会议上讲到要向民众“说真话、交实底”。

随后,李质问道:然而时至今日,中共的官员们不但不愿“向群众讲真话、交实底”,更让广大人民群众伤心的是,中共官员、文宣部门仍习惯使用宣传语言糊弄公众。信中,他一针见血地说:“如此,也就难怪人民群众意见纷纷: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网民,不再是三十七八年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人民还自认世界上最幸福的‘革命’群众,再把诸如‘中国有9亿选民’、‘民众对党的满意度已提高到91.5’、‘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中国是个法治国家’、‘中国人权比美国好5倍’等等实在拿不上台面的话糊弄公众,只有让世界看笑话,只能使执政者与知识精英、先明白一族之间的对立情绪日益加大,只能使‘多乎哉,不多也’的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如此,才最令人堪忧!”

目前,此文已被删除。但是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中共的那些谎言,在网络上遭到网民猛烈抨击。

张德江两会谎言 官微评论全关

3月9日,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作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自称,从2016年开始,中国大陆县乡两级人大代表要换届,9亿多选民将直选产生250多万名基层人大代表。

这一说法迅即在网路引起网民的激烈抨击,大批网友反驳说,从未见过一张真正的选票,张德江的说法是“雷人”的谎言。

网名为“走向民主”的新浪微博用户骂道:“我xx快50了,连选票都没见过,我辽宁东港的。”

网民“旗手PK鼓手”则质问:“有人见过人大代表们拜过票吗?见人大代表们扫过街吗?有跟代表握过手的吗?高高在上的一群人,哪有资格跟9亿大众谈代表。知道台湾立法委员怎么选举出的吗?”

“影子阿凡”更是一针见血地说:“到处都不能评论,还好意思说我们是选民?”

由于网路舆论猛烈的抨击引起舆情发酵,中共各大官媒的微博账号几乎清一色地对此关闭了评论功能。美国之音将此称为一大讽刺。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这倒是从反面向中国人指出这么一个事实,就是这个政权一直建立在剥夺9亿多人自由选择权和政治参与权。”

“对党满意度91.5%,怎么统计出来的?”

 
今年1月15日,中纪委5名官员解读十八届中纪委六次全会精神。副书记吴玉良自称,民众“对我们党的满意度已经提高到91.5%”。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笔名“维扬卧龙”的作者在博客发表评论文章《对党满意度91.5%,怎么统计出来的?》质疑:“中纪委的职责就是反腐,至于民众满意度那是民众自己投票说了才算,中纪委说群众对党满意度提高到91.5%,是14亿群众委托中纪委打分的?全民未见过对政府满意度的公投,又没有权威第三方进行的普选调查,那这个精确到小数点的满意度岂不是闭门造车出来的?”

闽籍作家廖祖笙对此发表看法:“我孤陋寡闻,竟然完全不知党国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在国民中对‘我党’的满意度展开过可信的调查,更不知‘对我们党的满意度已经提高到91.5%’,这数值究竟是怎么得来的。我一家老小也是人民群众,在这之前真没拿到过相关的问卷。”

廖祖笙暗讽道:“我昨天在街头见着个疯汉,街市上的人群,对他的满意度也恰好是91.5%。这疯汉真是脏得可以,大抵是几十年不曾洗澡了吧,身上的跳蚤、蟑螂多得已是数不胜数。这汉子连续三天在街头专心致志,就只做一件事:抓蟑螂,抓跳蚤。因此捷报频传:‘哇,又抓了个蟑螂!又抓了个跳蚤!’”

“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韩震言论遭炮轰

3月14日,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韩震在青年网络(中共中青团中央网站)公开课上,又一次说:“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

事实上,他的这套“理论”早在去年8月27日,《环球时报》就曾以“究竟谁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为题刊登。文章先对西方民主一顿批评,然后开始吹捧中共体制。

文章说中共人大会制度就是当代中国的民主制度,最后得出惊人结论:“中国的民主是真实、有效的民主形态,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

韩震的言论让外界大跌眼镜,网民们嘲讽说:“大中华民族永远都不缺阿谀奉承之徒”,“那朝鲜就是第二大民主国家啰。”

也有网民调侃:“我证明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去年APEC期间,为了减少汽车排尾气,北医三院二门诊停业近7天,导致本人也为此停药7天,西方国家的咳嗽族群,有谁能享受这样的民主待遇?”

另一位网民列出人民的“民主心声”标准,回呛道:“民主应该是这样的:1) 让我们不用担心房子突然没了;2) 让我们吃东西放心;3) 让我们不用天天想着翻墙;4) 让老人老有所依,病有所治;5) 不要突然删掉我的微博,不要让我担心网上账号突然消失。”

美国纽约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对此评论说:“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是个笑话,本身太站不住脚了。谈到民主,就必定要谈到一些基本的理念、基本的制度设计。这个东西在民主国家中,尽管形式略有不同,但它的一些基本价值、基本理念是完全一致的。而之所以我们说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就是因为它缺少这些最基本的理念和制度的设计。”

胡平认为,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国的选举制度名存实亡,言论自由遭到封杀,毫无民主可言。

中国是法治国家?网民小范围投票100%否定

2016年1月29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中国是法治国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提到这种言论了。

针对这一说法,大陆天涯社区论坛上,有部分民众搞了一个网上调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国记者接待会上,言必称中国是法治国家,“到底我国是人治还是治国,请各位投票表决。”

尽管目前网上看到的投票人数仅有13人,但都清一色地选择了:“不是”。

后面的跟帖更是五花八门:“典型的人治,说法治那都是骗骗三岁小孩和弱智的。” “再过一百年也不会。”

参与投票的13个人都认为中国不是法治国家。(网络截图)
参与投票的13个人都认为中国不是法治国家。(网络截图)

还有跟帖嬉骂中透露出悲哀,“看来真是人治,你看大家连投票的勇气都没有了! ”

还有的说:“我国的媒体只能叫政府发言人,没有多少人相信。社会上又有很多的不公不义,媒体装聋作哑,民众确实对他们失去信任,也对政府失去了信任。”
  
…………

陆昊讲话引发群体事件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48岁的黑龙江省省长陆昊或许没想到在两会上的发言会让“后院起火”。据悉,陆昊于本月6日两会讨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时,声称黑龙江在产能调整关闭煤矿过程中,“工人妥善安置,至今没欠工人一分钱”。消息传出后,立刻惹众怒。

3月10日、11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双鸭山矿业集团旗下多个矿区,数千煤矿工人及家属,连续两天发起游行示威,抗议集团拖欠工资,当局派出上千武警和特警镇压,期间有4名工人被捕。

抗议期间,职工打出“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的横幅上街讨薪。

有工人在网上称:“请问陆省长,我们工人3个月都没开工资为什么呢?2015年又有哪几个矿是百分之百开工资的,40%至50%开工资,剩下那些钱到底又去向何方?现在各矿为何都旷工?”

黑龙江省12日发表声明,承认龙煤集团拖欠工资 。

13日下午,陆昊就龙煤集团职工欠薪问题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之前说龙煤井下职工不欠薪的说法不准确。

评论:中共会越来越溃不成军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在黑龙江强大民意压力下,陆昊只能改口。

石久天还说,在黑龙江维权事件出现后,中共仍然是威逼利诱同步进行。一方面紧急发钱利诱民众,另一方面还通缉了这次抗议中的75名维权民众。龙煤集团的危机暂时被压下去了,但是吉林通钢的工人因受到黑龙江民众的鼓舞,又上街了。大陆民众的反抗此起彼伏。

石久天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加的情况下,今后任何中共高层的谎言都可能成为民众大规模反抗的导火索。中共会在民意的压力下越来越溃不成军,其实这就是解体的前兆。#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3-21 7: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