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核武老人揭文革时发生的惊人往事

人气: 1334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3月29日讯】中共一贯伪造、篡改历史,目前中共政权正处于历史上最风雨飘渺、随时可能坍塌之际,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挖掘、还原被中共掩盖的一段段历史。而文革的这段血雨腥风的历史,至今仍让人们不寒而栗。近日,大陆“核武老人”在社交网上披露当年发展核武的军工企业在中共这段历史下产生的冤魂。

3月27日,社交网上“核武老人”魏世杰通过微博披露当年所工作的军工厂在文革中的惨烈往事。这家军工企业是二二一厂二分厂,其前身是北京第九研究所第七研究室。1958年组建时,研究室的主要成员是来自北京工业学院的毕业生和五机部重点炸药制造厂、炮弹装药厂的技术干部,及军械部从各大军区代表室抽调的技术人员。

魏世杰披露,1960年春,七室部分人员转移到17号基地(工程兵小型试验场),做炸药成型研制准备工作。当时研制核武器是白手起家,他们把工程兵会议室当宿舍,在水泥地上打通铺,用军用帐篷当实验室,用烧饭的铝锅当熔药锅,将大水缸当洗澡堂……当时正值三年大饥荒时期(1960年至1962),每人每月只有26斤口粮,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实在饿得熬不住,就采摘柳树叶,用开水烫一下伴酱油吃……

到1961年秋天,七室增加很多科研人员,原本一无所有的基地,也有了简单的实验室和生活设施,并按实验部的要求浇铸不同几何尺寸TNT药柱和T/透镜,保证了爆轰物理试验的正常进行。

这时七室被抽调一部分人手去青海二二一厂筹建二分厂,专门为核武器的高能炸药研制、炸药部件成型研制,以及两弹的整体装配出厂服务。

当时这个634人的军工企业在文革中成为重灾区,被捏造的所谓反动组织高达35个,被枪杀1人、被打死5人、被逼死1人、被判刑2人,被拘留逮捕3人,遭批斗有三分之一(205人),被牵连的接近三分之二(420人)。还不包括四次爆炸案的死伤人数。

根据当年一份文件记载:文革中,1968年9月26日,二分厂原有的十一个科室被解散撤销,成立二生产部革委会,下设科生组、政工组、军务组、后勤组和革委会办公室,致使二分厂处于一片混乱,安全防护制度被作废,操作规程也不执行了,正常科研开发被停止。

1970年是二分厂遭受破坏最严重的一年,除一人外,7人都是这一年被迫害致死。具体如下:1968年2月5日,218室工程师周秉义,迫害致死;1970年2月24日,202车间老工人辛长顺,跳楼自杀;1970年3月1日,201车间老火工马久昌,迫害致死;1970年3月14日,202车间老车工李国宏,自缢身亡;1970年3月,设计科长张云亭,在学习班被迫害致死;1970年4月,二分厂主任、副教授钱晋,在学习班被迫害致死;1970年8月20日,201车间大学生技术员张邦鹏被枪杀;1970年10月,218室大学生技术员宗兆启,在学习班被迫害致死。

文革令全厂职工处于一片白色恐怖,魏世杰描写道:“留过学的人可能成为外国特务,没留学的人就可能是台湾特务,因为一件小事或一句闲谈,人人都可以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当时人心惶惶、个个自危,工人不敢单独进车间,不敢单独行动,怕被怀疑安放定时炸弹搞破坏,做任何事情都要找几个人在场作证;有的工人一进车间就双腿发抖、两手打颤,根本无法集中精力作业,人们都到了谈弹色变的地步。”

因此,从1969年11月14日到1971年3月9日期间,一年零四个月内,先后发生了三次恶性爆炸事故,及70年的“6.22”半爆事故。共有12人因此失去生命,2人重伤、1人轻伤。死者中有9人是从学校部队调到二二一厂尚未成家的小伙子。

魏世杰建议没有经历文革的青年人看看这段回忆,血的教训,切勿忘记。一个几百人的科研单位,几十人死于非命。

责任编辑:骆亚

评论
2016-03-29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