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宾大亚裔学生自杀 学生心理问题再被聚焦

人气: 8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童云美国费城报导)常春藤高校宾夕法尼亚大学三年级亚裔学生于4月11日自杀,这也是该校三年来的第10起自杀事件。这起惨案再次引发社会各界对名校学生心理问题的关注。

宾大女生撞火车身亡

根据宾大和媒体的报导,21岁的女生Ao Kong(又称Olivia)是宾大商学院学习财经的三年级学生,在4月11日早上撞火车身亡。她在费城长大,是宾大企业联谊会与几个校园团体的成员,曾获得市长奖,并且在上学期去澳洲的墨尔本大学学习。

宾大学生当天晚上在学校组织了哀悼活动,并进行了网上征签,希望校方能在心理健康方面为学生提供更多的资源,包括让学生们在心理不良时能够请假来恢复,增加教师们对此问题的体察与重视,并建立一个应急系统。目前这一倡议已经有4000多名支持者。

校方采取应对措施

校方在通知中称此事为“意外事故”。针对学生们提出的精神健康方面的帮助,校方表示晚上与周末的心理时间会延长,并且会与心理健康专家讨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学生们表示宾大的自杀率在过去是每三年两起,但近年来有所增加,从2013年2月以来已经有9起。在2014年两名本科生相继自杀之后,学校由管理人员与专家成立了一个小组来专门解决这一问题。

在这次自杀事件后,校长与教务长要求这个小组再次开会讨论如何解决此问题。该小组的负责人是精神学系的负责人和艺术与科学学院的院长,他们希望尽快解决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

三年内10起自杀事件

包括Ao (Olivia) Kong 在内,宾大三年多时间内有10起自杀事件。

第一个20岁的Arya Singh,她于2013年2月8日在宿舍自杀;第二个是教育学院的Wendy Shung,她是二年级研究生,在2013年8月自杀;第三个是社会政策领域的研究生Alice Wiley,她于2013年12月寒假自杀;第四个19岁的田径健将Madison Holleran,她于2014年1月留下一张纸条与家人的礼物后自杀;

第五个是三周后18岁的Elvis Hatcher于2014年4月自杀,她是 fraternity财务与电脑专家;第六个是22岁的Theodric Reed, 英语专业本科生,在最后一学年前的2014年8月自杀;几周后,Amanda Hu于2014年9月在宿舍身亡;第八个是哲学系的Timothy Hamlett,于2014年12月份失踪,尸体于2015年5月被找到;最近的是25岁的Stephen Kyle Wilshusen,他是计算机第一年博士研究生,于去年12月31日被发现自杀。

亚裔学生自杀率高

学生自杀在其它名校也有。常春藤的康奈尔大学在2009至2010学年里有6起自杀,而纽约大学在2003至2004学年有5名学生自杀身亡。不只是在顶尖学校,象路易斯安那州的Tulane大学与北卡州的Appalachian州立大学在2014到2015年间分别有四名与三名学生自杀。

数据显示,亚裔自杀比例偏高。在康奈尔大学1996至2006年间自杀的21名学生中,13名是亚裔。亚裔高中生的企图自杀比例也高于白人学生。

然而在校园以外,亚裔自杀比例只是全美平均数的一半,这表明亚裔青少年的自杀倾向与紧张的校园生活有关。

此外,亚裔年轻女性的问题更为严峻。从2000到2009年间,15到24岁间的亚裔女性自杀率从10万人中的2.7人上升到5.3人,超过白人女性;与此同时,同一年龄段的亚裔男性自杀率则没有变化,仍然是白人男性自杀率的一半。

宾大2014年商学院毕业的韩裔学生Jun-Youb Lee对此原因进行了分析。她撰文说,亚裔学生普遍偏向于忍耐,这来自于父母。

她举例说,当西人Holleran在2013年寒假告诉父母校园生活缺乏快乐时,她的父母说那样就不要回去,可以另换一所学校。而当亚裔Lee在寒假告诉她父母自己在学校不快乐时,父母却责备她没有感激的心;她的母亲随后讲述了他们为了让她上名校而付出了种种努力,并说她是一位没有吃过苦的娇小姐。

亚裔文化上的差异还体现在对孩子的过度干涉。比如在宾大商学院与工程学院的亚裔比例分别为29%与24%,而艺术与科学学院只有15%。当Lee希望能换自己喜欢的专业、并且减轻压力时,她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他们的说法是亚裔要想在美国得到一个稳定而且可观的收入,选择一个适当的行业是很关键的。

心理压力的根源

《纽约时报》去年8月份的一篇文章分析了企图自杀的宾大学生Kathryn DeWitt的问题。 DeWitt来自加州,她得以进宾大是因为体育好,有出色的领导才能与很好的成绩(8门AP课程)。然而到了人才济济的宾大,才发现压力很大;而且她的校园团体、家教等事情也占了不少时间。她母亲每天在网上查询她当天的考试成绩也让她很紧张。

ESPN也在去年8月对Madison Holleran事件进行了深入报导。由于她体育才能出众,所以在北泽西她是当地的田径与女足名星。但是自从进入宾大以后,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先前在朋友圈子里漂亮、聪明与成功的光环不再,这让她很痛苦。与许多女孩子一样,她们喜欢在社交媒体比如Instagram上分享快乐与成功,然而当静下来面对自己时,发现眼前的真实充满了挑战。

Holleran曾经就此问及她宾大的好友Ingrid,因为大学生活比想像的要艰难,“当我们回家面对昔日朋友们时,我们会说些什么呢?因为大家总觉得大学校园里应该是很快活的。”

事实上,Holleran也明白她的朋友们也发现在大学里继续成为佼佼者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可是每当打开Instagram时,看着别人一个个明星走秀般的光环,她内心里很难过,因为从那里似乎看不到别人的悲伤与痛苦。在Holleran的父母与姐姐,还有学校咨询师的回忆中,人们都证实了Holleran过度忧郁。

以平常心面对人生

除了自杀之外,许多大学咨询中心表示,半数以上来寻求帮助的学生有严重的心理问题要解决,这主要体现在焦虑与忧郁。固然学生们面临的挑战是一方面,但当他们对自己期望太高、追求完美时,可能经常会有失落感。

当Holleran在第二个学期开始告诉教练要退出田径队时,教练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担心。因为Holleran第一个学期的GPA是3.5,而且运动场上成绩也不错。然而对Holleran而言,生活中毕竟不象过去那样充满阳光。她尝试过心理咨询,也计划过转学,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轻生。

针对这些现象,宾大、杜克与斯坦福等大学开始采取应对措施,从校园文化做起来减轻学生们的压力。

Holleran的家人则希望通过记者告诉人们:当你发现生活并不完美时,没有关系;当你在别人面前的形象并不完美时,没有关系。他们也建立了一个脸书的网页来怀念Holleran,并且帮助那些有忧郁情绪的青少年。

责任编辑:良克霖

评论
2016-04-23 1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