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则西事件”牵出莆田系黑色发家史

在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当天,被外界盛传是江泽民的情妇的陈至立发去贺信,“高度肯定”莆田系的发展,并接受总会总顾问的头衔。(网页截图)

人气: 167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魏则西事件”在社会上的反响越来越大,大陆医疗产业化的恶果及莆田系民营医院的黑色发家史不断被曝光,而且直接牵涉江泽民身边的女人陈至立

陈至立莆田系产业总会总顾问

魏则西事件”连续发酵,大陆官方媒体和民间都不断在挖掘事件背后的黑幕。该事件是武警北京总队二院将其肿瘤生物中心给莆田系承包经营,莆田系与百度竞价排名合作将患者骗至医院,患者高价接受已被淘汰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治疗,直至花光积蓄,人财两空。

有网民通过资料对比发现,管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网站的域名的公司,和提供“细胞免疫技术”的公司均是莆田系的老板。

大纪元记者发现,莆田系在2014年6月28日成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在31个省设立专业分会,超过80%的莆田系医疗机构参加,有2万多个人、8000多个单位。

据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官方网站所述,至2013年底,大陆共有各级各类民营医院1.13万家,其中,莆田籍民营医院约占80%,莆田常年在外从事医疗投资行业的人员超过6万人,带动从业人员150万人。莆田籍民营医院总投资约3400亿元,年产值约2500亿元,年采购总额超过1000亿元,涉及妇产、心胸、肿瘤、神经、眼科等专业。

在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当天,被外界盛传是江泽民情妇的陈至立发去贺信,“高度肯定”莆田系的发展,并接受总会总顾问的头衔。

江泽民主政时期推动医疗产业化

陈至立系莆田人,1997年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即将陈从上海调到中央任国家教委党组书记、副主任,1998年至2003年陈任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时,推行教育产业化,祸乱中国文化教育事业。

陈至立任教育部部长期间,数度被联名弹劾、强烈要求下台。没想到2003年3月陈至立卸任教育部长后,江泽民将其升为中共国务委员,分管教育、文化、卫生。

据悉,当时人大32个代表团党委讨论中央政治局制定的第十届国务院领导班子名单时,其中 27个代表团强烈反对陈至立担任国务委员,还有近40所院校持反对态度。但是江泽民为了让陈至立在教育界推行迫害法轮功政策,不但让陈统管全国教育,连中共军队的教育也交由到陈的手里。

陈至立不但在将教育产业化,造成百姓“看病难”的医疗产业化也跟其有关系。

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即将医院“市场化”早在1999年就开始,2000年2月21日,中共出台《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为医改“市场化”开绿灯。

其时中共卫生部长是张文康。张文康在1990年随时任江泽民进京,担任江的保健医生并任军方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1993年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1998年升任部长,接着1999年医疗“市场化”开始,老百姓“看不起病”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2003年“萨斯”爆发后,张文康在4月下台,由副总理吴仪兼任卫生部长。同年3月,陈至立升任分管卫生的国务委员。

到2005年1月10日,吴仪在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上对卫生工作作出批示:要求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有消息称,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结束仪式上,吴仪与陈至立打架。两人结怨是早在2004年8月兼任卫生部长的吴仪严厉批评医院过度“商业化”,而这一点与国务委员、分管卫生政策的陈至立做法相对立。吴仪和温家宝一派认为官方不可全面放任国资退出各地公立医院,市场化的过程应该有个底线。

莆田系黑色发家史

莆田系游医的问题,并非今天才有人发现,在10年前就有官方媒体揭露过,但是莆田系强大的资本与背景,却越发展越壮大,越漂越白,陆续占领各大医院,甚至成为医界新军。

2006年11月16日出版的第46期《瞭望东方周刊》就曾深入披露:《福建莆田医黑幕:掌控80%中国民营医院》。

文章说,当时大陆至少80%以上的民营医院是莆田的东庄人创办的,东庄镇人所办的民营医院及相关企业创造的产值,超过了中国中西部个别省的生产总值。

1999年7月,大陆多家媒体都曾报导过莆田东庄镇,当地的富裕和外出游医的猖獗令人震惊。而其中的一些性病游医们不但寄匿名信威胁报导的媒体,甚至公开扬言要“炸毁报社大楼”。

文章还提到,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的《财经郎闲评》节目,于2006年1月曾播出一期关于莆田人詹国团兴办民营医院的节目,但开播当晚便遭停禁,并引发一系列 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该栏目停播。郎咸平一脸严肃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他们搞定了多方官员,这是继厦门远华案后最大的腐败案。”

据陆媒对莆田系游医的黑暗发家史揭露可以看到,他们的双手沾满患者的血与泪,官商勾结,行贿受贿。

从90年代初的改革开始,莆田人就开始了他们的游医路程。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几乎无所不治。北至佳木斯,南至海南岛,西至和田,都有他们的身影。

绝大多数游医,既不懂医,又不懂药,多数只能大概判断一下用相应的固定的那几种药物。他们在各个乡镇开流动门诊,挖掘他们的第一桶金。除了游医,还有另一部分人选择做简陋的医疗器械,但由此发家者寥寥无几。

90年代中,游医愈发猖獗。游医们通过贿赂挂靠在公立医院下,当时只要600元~1000元,就能把只领几百元工资的院长拿下,花200元就能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一个行医执照。于是各种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或者个人门诊迅速发展起来。

其时,江泽民的以贪治国、放纵色情,使得嫖娼卖淫在大陆盛行。这为莆田游医制造大量的客源。甚至有专门治性病和人工坠胎的游医人为地制造客源,每到一地都雇请身患性病者在附近将洗头店卖淫女嫖一遍传播性病,与官方卫生部合作免费派发有漏洞的安全套让女生意外怀孕。

90年代后期,已挖到第一桶金的莆田老板们盯上了改制中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他们承包科室,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疯狂敛财。他们还开始自制药物,以昂贵的价格卖给患者。

接着,他们开始了商业化,从公立医院挖走医生,将他们包装成一个个博士、博导、教授出现在各个专科。将青霉素包装成了顶级进口药物,几千倍的利润卖出。甚至开发出了“微创手术”,拿一个特殊器械在患者身上划一刀什么也没有做再缝上。他们还开始在报纸上做广告,全国扩张,老板们的财富到达了百万甚至千万级。

2000年,公立医院的改革正式开始,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莆田系也加速发展,鲸吞大量的医院,莆田系借着这些医院的名声进行洗白,正式完成了产业化。

这时,莆田系也开始了自我创新,“发明”了各式各样的空有其表的治疗仪,这些治疗仪零售价大概在1000元,而在这些医院做一次治疗就得900元。只要有人走进这些医院,都会被查出各种“病”,患者为了保命而掏光血汗钱。

00年代的中后期,莆田系的产业链主要是整形美容医院,再加上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及各类门诊部。与此同时,莆田系与百度合作,如果用百度搜索任何一个疾病,私立医院广告都填满搜索结果首页。

01年代,莆田系第二代出现,他们出国留学回来后,就进行产业整合,许多其他大富豪也来分一杯羹。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据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官网2014年2月的消息,当时包括中信、华润在内的许多私募股权、风险投资、上市资本、外资医疗开始试水医院产业。

据保守估算莆田人至少有50亿元的资本在中国医疗市场。#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05-05 7: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