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洁夫谎话难圆 美国会议员痛批

联邦众议员乔.皮茨(Joe Pitts)近日给费城附近蒙哥马利郡报纸The Mercury Columns撰文,呼吁制止中共强摘器官这一罪行。(The Mercury Columns网站截图)

人气: 18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童云报导)美国联邦众议员乔.皮茨(Joe Pitts)近日在宾州报纸上撰文,痛批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所谓停止从被关押的人士身上摘取官的说法是“骗人的把戏”。

中共大规模秘密活摘人体官罪恶近日在国际社会持续曝光,引发媒体震动。国际主流媒体对此密集报导,并将中共比作“纳粹”。

国会议员:中共承诺停摘器官是骗人的把戏

皮茨(Joe Pitts)议员从1997年起担任宾州第16选区国会众议员。他的文章于6月17日被刊登在大费城地区蒙哥马利郡的报纸The Mercury Columns网站上,标题为“中共强摘人体器官”(China harvests human organs)。

皮茨(Joe Pitts)议员在这篇文章中说:

“中共在2014年表示会停止从被关押的人士身上摘取器官。可是现在到了2016年,我们才发现这一承诺是骗人的把戏。”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2014年宣布中共将于下一年的1月份停止任何从犯人摘取器官的行为。然而接下来之后,中共就开始逃避,并表示犯 人只要同意器官捐献,这就和普通人的器官捐献同样对待。

他告诉《京华时报》说:‘一旦死刑犯捐献的器官被列入全国分配系统,它们就算作普通人捐献的器 官。’    ”

“问题在于我们无法知道这些‘捐献’是否是自愿的。在中国医院网站上的广告声称只要是病人过来,几周内就可进行肝移植。很可能这些医院做的就是出去找一些犯人,当配型和那些愿出高价的移植旅游者吻合时,犯人就会被处决。”

中共“按需杀人”

这篇文章还说:“纽约大学医学伦理分部的创立者与负责人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博士(目前在宾州大学担任教授)表示,(器官来源的)死亡时间是根据‘移植旅游者’等器官接收者的等待时间来确定的。他说如果你今天去中国,需要在那里的三周内进行肝移植的话,就会有人从被关押的人中找到一个配型合适的,并且在你待在中国期间将其杀害。卡普兰博士把这叫做‘按需杀人’。”

美国会听证曝光:黄洁夫肝移植手术几小时之内找到两个备用肝

由黄洁夫主刀的疑用活人供体肝脏做手术案例近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曝光。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公众事务主任李祥春医学博士6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DC的国会听证会上说:在中国,器官供体在等待器官受体;并且,有充足的供体可提供大量的候补供体。他以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举例:

2005年9月,黄洁夫在新疆演示了一次肝移植手术。

黄洁夫在发现病患适合做自体肝移植后,丢弃了第一个供体的肝脏,他随即联系了重庆、广州、新疆三地,分别让他们准备一个备用肝(以防自体移植失败)。

大陆媒体报导,广州和重庆都在几个小时之内找到了匹配的备用肝脏,备用肝几乎同时送到新疆。

黄洁夫的移植手术从9月29日晚上7点开始,到9月30日上午10点结束。黄洁夫宣布手术成功,不需要备用肝脏。

追查国际指黄洁夫用的是活人肝

追查国际的公众事务主任李祥春医学博士当天还在作证说:“在移植手术中,肝脏的冷缺血时间必须在6~10小时之内,在中国或许没有这么严格,但是仍然规定在15小时之内。”

“因此,我们可以认定,这两个来自重庆和广州的备用肝只能是两个大活人,否则,摘取器官的时间、飞行时间,再加上黄的手术时间和观察时间,至少需要50多个小时,如果是从死者身上摘取并送过来的器官,早就不能用于移植了。可是这两个大活人竟然被用作“备用肝”。”

黄洁夫亲自操刀的其它移植手术器官来源受质疑

大陆媒体报导,2003年9月18日,黄洁夫出席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的”湖南省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仪式,这天,该院移植中心共安排了7台肝肾移植手术。

黄洁夫做的是一台全肝移植手术。接受手术的是一位53岁的男性肝癌患者。他于一周前慕名来到湘雅三医院就医 。慕名而来的患者等待一周,就获得了全肝移植。

2012年底,黄洁夫到广州开会,利用会议间隙主刀了3例肝移植手术。

一台是11月21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完成的;

一台是11月22日晚10时许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完成;

当时黄洁夫自称,完成这两例移植手术后,他还要在中山医院再做一例器官移植手术。

器官捐献和手术的随机性很大,黄洁夫怎么预知自己在广州开会期间会在哪个医院做多少台手术呢?

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提到这3例手术时说:“我去年(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术有500多例,去年11月到广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术,是按照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的首例肝移植手术 。”

也就是说,在2012年黄洁夫共做500多例肝移植手术,而11月的手术用的是“首例自愿捐献的肝脏”。那么其他的手术用肝是从哪来的呢?

CNN:中国存在活体器官库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6月23日报导,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发布报告。该报告估计,每年在中国的医院里,估计有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CNN说,中共官方称,中国有超过100家医院获准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报告指出,作者已经“核查和确认有712家医院在从事肝脏和肾脏移植”,并申明,实际移植数量可能比中共数字多出几十万例。

CNN报导,这份报告说,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验血和体检。报告作者表示,这些测试结果被放入一个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进行得这么快。

美国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年

和黄洁夫主刀的肝移植手术可短至在几小时内找到肝脏供体相比,美国肝移植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年。

美国拥有庞大的器官捐献系统,有900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有发达的全国捐献网络。根据美国卫生部报告,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7-04 1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