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参加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中国医生被控杀人

2016年8月,第26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将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参加大会的数位中国医生被指控参与大规模杀人。 (Bill Cox/Epoch Times)

人气: 18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Matt Roberston 采访、李辰编译报导)8月18日~23日,第26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将在香港举行。据称,参加这个器官移植大会的多位中国医生被指控参与大规模杀人。

参加本次器官移植大会的中共官员黄洁夫、军方器官移植外科医生石炳毅、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院长、具军方背景的沈中阳、浙江大学的郑树森、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王长希以及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红霞等人涉参与大规模杀戮良心犯,以获得器官用于移植手术牟利。其中,郑树森兼有中共浙江“反邪教”协会理事长的身份。

该大会上,预计中共将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新时代”“中国器官改革”等会议上,向数千名医疗专业人士宣称他们已经彻底改革;他们不用通过一项法律,就宣称其新的全球地位和“合法性”。但是,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共所谓“器官改革”,只是空话。

根据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三人的2016年6月发布的最新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中共强摘器官的主要对象是法轮功学员,并且正在继续进行。

两个令人不安的问题

据英文大纪元记者Matt Roberston 报导,器官移植监督人士表示,8月份的香港器官大会存在两个显著的令人不安的问题。第一,中国医生的临床研究基于不道德的器官获取;第二,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的高级官员将和中共军方医生、移植手术外科医生共享讲台。后者被指控参与大规模杀戮无辜者。

最为显著的案例是,一位中国知名医生有着奇怪的双重身份:他是资深肝脏外科医生,同时是共产党煽动仇视法轮功的宣传机构的一位领导干部。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研究者表示,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强摘器官的主要对象。

这些医生将在会议上。(tts2016.org)
这些医生将在TTS会议上。(tts2016.org)

郑树森和澳洲悉尼的Jeremy Chapman都是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一个小组会议中的成员,Chapman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器官移植医学期刊的现任编辑,他是中共器官移植高级官员的长期私人朋友。Chapman还是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科学计划的主席, 他有责任确保来自中国的论文摘要没有使用来自囚犯器官的研究。

未知的器官来源

很多论文作者不提供有关器官来源的任何信息。 比如,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红霞( Liu Hongxia)的论文“肝移植受体疲劳的影响因素(编注:译名)”一文没有提供285个肝脏的器官来源信息以及他们是何时获得的。这使得判断这些器官是否道德地获取变得困难。

其它研究论文有类似的缺陷,比如“544个同种异体的肾移植案例活检病理分析(编注:译名)”,另一个是针对658个肾移植的研究, 论文的作者是王长希(Wang Changxi)。

截至2009年,中国仅进行了120例自愿捐赠的器官移植手术。 所以,存在明显的可能性是,很多这些移植手术的器官是非自愿的。

自2005年以来,中共官员表示,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自2013年以来,成立了一个全国性的器官捐献系统,但是(移植)手术的数据是否可靠是令人难以捉摸的。

两位演讲人都有问题。其中,刘红霞是2003年一篇论文的联合作者,从1999年1月至2002年5月,她至少参与了60例器官移植手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器官没有一例是自愿捐献的。统计上,很多器官来自良心犯,这样的囚犯器官据信自2002年以来一直是主要器官来源。

另一位演讲人王长希存在同样的问题。根据医院网站资料,他主刀完成700多例肾移植手术,大部分手术是在中国没有器官捐献系统的时候完成的。其他的演讲人或者联合作者有类似的问题。

还有数篇论文没有提供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 一些论文的手术时间和中共声称有了器官捐献系统的时期重合,但是不是所有的案例都是这种情况。

即使在2013年以后,外界,包括国际器官移植专家,不可能得知哪些论文研究的器官来自于自愿者捐献,哪些来自死刑犯。

Jeremy Chapman在回复英文大纪元记者的电子邮件中没有回答香港的器官移植大会有多少论文摘要被拒绝。

不过,大会的论文缺乏验证困扰著一些人。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的成员 Maria Fiatarone Singh医生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28年中,我为很多会议评估过很多科学论文摘要。 评估者所得到的只是250个字的摘要以及作者和所在机构的名字……在超出250个字之外的论文内容,无从评估。”

黄洁夫、沈中阳等中国医生涉反人类罪

Maria Fiatarone Singh医生和“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的其他成员对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表示不满,他们认为,会议的演讲人和其他会议小组成员很多参与了反人类罪。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在一份新闻公告中说,“尽管越来越引起国际关注,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依然预定让中共器官移植专家黄洁夫作为这个即将到来的移植大会的全体会议的演讲人。”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表示,“在黄任职中共卫生副部长期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呈指数增长,和中共在1999年后全国性镇压和监禁(法轮功)良心犯的时间相吻合;报告显示,法轮功学员因其信仰成为中共强制验血和体检的目标。”

图为黄洁夫2010年在台北出席会议。因黄涉中共活摘器官罪,同年香港大学授予其荣誉博士学位的举动招致该校学生的批评。(宋碧龙/大纪元)

黄洁夫自己介入了中共按需杀人的器官移植系统。根据中国的医疗报告,黄进行了数百例肝移植。2005年,他在新疆的一家医院时拨打了一个紧急电话,24小时内获得两个备用肝脏,并且肝脏是连夜送抵。虽然两个人被按需杀害,但最终这两个肝脏没有被使用。

这个大会中最有争议性的医生之一是沈中阳,他是大会一篇论文的联合作者。沈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背后的工业化的外科医生。这家器官移植中心由于巨大的移植量以及大量向外国人作广告而成为主要调查对象。

这家医院是英文大纪元在2016年2月份的一份8000字调查报告的调查目标,其(巨大的)移植量不可能由死刑犯数量计算得出。一定有其它可依赖的器官来源。

沈将在香港的器官移植大会上作一个有关“衡量肝脏”(移植)技术的演讲。

另一位有争议的医生是郑树森博士。

郑树森的双重任务

郑个人至少完成了数百例肝移植手术,并监督了数千例肝移植手术。他的基地位于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他是2005年的一篇有关快速取肝论文的联合作者,论文有关为急性肝功能衰竭的患者提供的“急诊移植”。

“追查国际”图片
图为郑树森。(追查国际)

由于其它国家缺乏器官自愿捐赠的全国匹配体系,这只能意味着鲜活的“自愿供体”在国内获得和在24小时内被杀害。 研究人员指出, 如此快速的获得器官是存在“活人器官库”的关键证据,这些供体在等待着被摘取器官。

与此同时,郑树森有着双重的身份。在他不做紧急肝脏移植手术的时候,主导反对法轮功的研讨会,他是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理事长。

2007年,郑树森是共产党运行的这个组织的主席。自从法轮功,这一传统的中国精神修炼功法,在1999年被(中共)镇压迫害以来,郑在学校和政府机关发表讲话,编辑书本,颁发奖项,这些活动的主旨是诋毁法轮功。

研究人员相信,在共产党将法轮功学员列为其头号政敌之后,这个群体已经被至于法律的保护之外,他们成为强摘器官的目标。强摘器官是在中共医疗-军事系统内进行的一个肆无忌惮的有暴利可图的一个活动。

全中国的反邪教协会在反对法轮功的运动中担任了一个协助角色。根据网上资料,他们有双重任务:第一是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第二是为第一线在意识形态上转化(法轮功学员)提供培训资料。其目的在于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宣誓效忠中共政权。受害人形容,这是一个痛苦的经历,包括隔离、服从党的意志以及承受肉体上的折磨。

根据网上的一份记录, 郑2010年10月份主持了浙江大学的“反邪教”的干部培训计划。他当时作了开场发言,并且他的座位在浙江省“610”办公室主任的旁边,“610”是中共监禁和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法外安全机构。

器官移植协会没有作出相应的改变

在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的官员被告知这些中国医生被隐瞒的身份后,他们没有作出改变。

郑树森将和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的前任主席Jeremy Chapman、现任主席 Philip O’Connell和下任主席 Nancy Ascher一起,在器官移植大会的一个讨论小组上出现。其他的小组成员还包括黄洁夫以及军方器官移植外科医生石炳毅。郑树森将作一个主题为“中国肝脏移植新时代”的演讲。

对于郑树森的这另一重身份, Ascher没有回应, Chapman拒绝评论, O’Connell的同事表示, O’Connell被限制发表评论。

传统上,中国医生允许成为器官移植协会 (TTS)的会员,在其大会上发言--前提是其研究本身是干净的。

抵制器官移植大会

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山前请愿,呼吁结束在中国的迫害。 (Edward Dye/Epoch Times)
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山前请愿,呼吁结束在中国的迫害。 (Edward Dye/Epoch Times)

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该国最负盛名的心脏外科医生、器官移植协会(TTS)伦理委员会的成员Jacob Lavee医生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已经尝试,但是无法说服器官移植协会的领导层不要把2016年器官移植大会的原地点从曼谷转移至香港。”

他表示,向中共提供一个全球平台而忽视(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报告,“这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 的一个道德污点”。

“我因此向同事宣布,我将抵制香港器官移植大会,并呼吁他们加入我的行列。”#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8-05 12: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