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西兰先驱报:法轮功学员被关洗脑班遭酷刑

中共秘密洗脑班黑幕:人们只看到了政府想要他们看的

人气: 2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韩香茗编译报道)继9月16日转载了澳洲新闻网(news.com.au)系列采访报道之《中共惩教机构里的极端酷刑》后,纽西兰最大报纸《NZ Herald》于9月18日继续转载了该系列报道之二——《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关“洗脑班”遭酷刑》。报道全文如下:

从外面看,它就像中国的其它渡假村一样,但隐藏于风景如画的山峦间的,是一个阴森恐怖的“洗脑中心”(brainwashing centre)。在这里,政府官员们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凌辱和酷刑等恐怖行为。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一种精神修炼,因广受民众欢迎于1999年被中共冠以“危险的邪教组织”加以镇压。

自此中共政府一直以酷刑、杀戮和关进‘黑监狱’(black jails)等方式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种黑监狱,是中共建立的一种不经起诉或定罪等程序,直接公将民关押在劳教所和拘留中心的一种不受法律约束的网络。

拒绝改变信仰的被拘留者,均被送至洗脑班接受“再教育”。他们在那里被灌输洗脑宣传,遭受残酷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直到他们签署放弃信仰的《决裂书》为止。这是政府运作的机制,这种机制非常机密,甚至看不到其正式存在的形式。其目标是:消灭法轮功。

被确定难民身份后,为逃避迫害而被重新安置到澳洲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中共人权侵犯的规模和严重程度,帮助结束迫害,通过澳洲新闻网分享了他们令人震惊的故事。

现年36岁、当时就读化工技术专业的学生刘金涛,在警察发现其电脑中存有法轮功书籍之后,于2006年11月被首先带到这座山中,但位置不详。

刘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给法轮功书籍拍了照片,以此作为我的罪证,然后把我带到洗脑中心。他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刘说:“从外面看,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没有太阳,也没有任何东西。”

那个地方看起来像个度假村。这个中心设在一座山里,有块地盘。他们占用了的一些建筑和房屋,从外面看,人们不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

在这座山里,刘被关在一个漆黑的小隔间里。只有在对他施加洗脑措施和酷刑折磨时,才会放他出来。

刘说:“他们强迫你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录像中采用的是虚假的案例或断章取义的文字,以此来诋毁法轮功老师和书籍。”

在被关押期间,刘站出来反抗和拒绝看那些录像片。“他们有保安,他们将我拖到一个房间里,强迫我观看录像,”他说,“他们始终派人看着我、监视我、强迫我、辱骂我、虐待我。”

他们限制刘打坐,因此刘不得不很早就起来炼功。他说:“被关在洗脑班之后,他们无法改变我的信仰,于是又把我关进劳教所。”

他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被定任何罪名,却被关了两年。他说:“之后,他们仍然继续对我洗脑,逼我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片。”

关押刘的地牢只是中共众多洗脑设施之一。这些洗脑设施被设在废弃的房子、废弃的政府大楼和偏远的酒店里,以及专门建造的场所。

据目击者证实,这些洗脑中心通常伪装成学校和拘留中心等机构,或设在郊区,远离人们的视线。

部分受害人报告说,他们被电棍电击,被用绳子捆住手腕吊起来(上大褂),被拉抻四肢直到被撕裂为止(抻刑),或在遭受看守们酷刑折磨之后,被撂在那里承受数日的痛苦煎熬。看守们承诺说,只要他们放弃精神信仰,就会停止酷刑。

现年43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晓(Xiao Chen,音译),在被关进劳教所的三年半时间里,因拒绝放弃信仰遭受过酷刑折磨,也曾被送进洗脑班。她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被定罪却被关押了数年之久,与襁褓中的儿子被生生拆散。

陈说,警官们通过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的强化手段来对待犯人,其中包括殴打、长时间审讯、剥夺睡眠和连续播放视频和音频等洗脑宣传资料。

陈说:“如果我们仍然拒绝放弃信仰,就会被关进隔离室。在隔离室里,你见不到外面的阳光,而且被强迫观看诋毁法轮功的洗脑录像。”

“我们不得不整天呆在里面,被洗脑、被迫观看录像、被罚蹲、被剥夺睡眠,很久很久。他们会很多天不让我们淋浴等等。”

“我觉得警察太残忍了,特别是对我们法轮功学员,他们会折磨我们,直到我们死掉或精神崩溃。”

66岁老人张凤英(Fengying Zhang,音译)的经历与此相似。2014年张因修炼法轮功,从家里被抓走,并被直接关进洗脑班,遭受了严重的酷刑折磨。

张在接受采访时说,她遭到辱骂、羞辱和酷刑,但她从未屈服过,从未改变过自己的信仰。

“洗脑班就像黑监狱一样,”她说,“那些人从没放弃过迫害,但对她不起作用。”

张说,在国际社会对中共施加压力、呼吁停止侵犯人权的行为之后,中共政府不再提及洗脑中心等设施。

“他们将洗脑中心改成了’再教育’中心,但他们做的却是同样的事情,”张说。“如果中共以外的人们对这样的暴行和侵犯人权的行为保持沉默的话,实际上等于是助纣为虐,而且将使自己的良心面临未来的审判。”

“侵犯人权行为伤害的不仅仅是中国人,而是通过威胁和平与人权,伤害全世界所有的人。”

尽管刘先生、陈女士和张女士的经历所带给他们的心灵创伤仍然清晰可见,但他们毕竟是远离迫害、重新定居澳大利亚的幸运者。然而他们没有忘记成千上万留在中国、身陷囹圄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依然遭受着压迫的亿万同胞。

他们说,洗脑和摧残,远远超出了’再教育设施’的围墙界限。

刘说:“没有自由或自由的讯息,所有媒体都由国家/政府控制,媒体播放的全部是政府方面的宣传。”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共产党人多么伟大,警察多么伟大,中共政府多么伟大。所以我们长大后,我们真的相信了这一点。”

刘说,只有他亲身经历了警察所施加的酷刑之后,才开始看到共产党人的阴暗面”。

他说:“当我在看守所和劳教所中遭受酷刑的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警察会这么坏,这么邪恶?’,我开始看到了与媒体和教育中所宣传的东西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在中国,人们只看到了政府想要他们看到的东西,他们甚至不能登录社交媒体,不能登陆Facebook。由于信息被封锁,中国人不知道事实真相。很多人都被中共的宣传和谎言所毒害、所欺骗。

“这就是为什么这场迫害能够持续的原因。”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
2016-09-19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