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餐馆剥削 美非法移民辛酸不敢诉

有些非法移民在中餐馆工作,有些人因为担心被驱逐,虽然被剥削劳力,工资远低于基本薪资也不敢张扬,所有辛酸只能往肚子里吞。(Fotolia)

人气: 10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美国有1,100万非法移民,他们离乡背井来美,在夹缝中求生存,有的是为了家乡亲人的温饱、摆脱恐怖政权,或者为后代子孙的美好未来。

有些在中餐馆工作的非法移民因为担心被驱逐,虽然被剥削劳力,工资远低于基本薪资也不敢张扬,所有辛酸只能往肚子里吞。

《汉普夏每日公报》(Daily Hampshire Gazette)近几个月试图深入探访马萨诸塞州18家中、日餐馆的雇主及员工,其中至少有4家餐馆老板或经理承认雇用非法移民,给予的工资远低于麻州规定每小时10美元的基本工资。

这四家餐馆分别为在阿默斯特市(Amherst)的“东方美味”(Oriental Flavor),北安普顿市(Northampton)的“东方美食”(Oriental Taste)和“樱花自助餐”(Sakura Buffet),伊斯特汉普顿市(Easthampton)的“王朝美食”(Dynasty Gourmet)。

这些餐馆提供员工的月薪在1,500美元(每周工作50小时)到2,000美元(每周工时72小时)之间,若依基本工资规定,前者的月薪应为2,000美元,计入加班费为2,200美元;后者为2,880美元,计入加班费应为3,520美元。

另外其它3家餐馆,即阿默斯特市的“姜园”(Ginger Garden),伊斯特汉普顿市的“东昇”( Tong Sing)以及北安普顿市的“禅”(Zen),被员工指称提供的薪资低于基本工资,老板或管理层不愿回应。

“禅”中餐馆在今年5月23日无预警关门,并因此暴露当地中、日餐馆普遍剥削员工的情况。根据麻州政府的规定,所有劳工包括非法移民都享有最低工资的权利。

华裔胡先生:老板不准我向外人诉说

来自中国的胡先生,在“东方美食”(Oriental Taste)中餐馆担任厨师,他住在餐馆提供的宿舍,不愿意接受记者的访问,他说:“雇主不准我对记者说话。”

律师和劳工团体表示,这些被剥削的餐馆员工不敢表达意见是不足为奇的,因为非法移民属于地下经济,雇主提供工作和栖身之所,并以此为借口给予低工资,要求员工超时工作和噤声。

北安普顿市律师琼斯(Jocelyn Jones)说:“非法移民不敢抱怨多半是因为担心被拘留和驱逐出境,或者害怕被雇主报复,导致被隔离,再也无法找到工作和栖身之地。因此他们觉得主张自己的权期会得不偿失。”

她说:“另一方面,这些雇主喜欢雇用非法移民而且有恃无恐,因为他们十分清楚非法移民的想法。”

耿林:非法移民也有资格拿基本工资

耿林(Lin Geng,音译)是“禅”餐馆的寿司厨师,来自中国,曾在美国6个州的10多个亚洲餐馆打工,工作了14年才拿到最低工资。

他说:“早期我觉得因为是非法移民,所以没有资格拿基本工资,现在我的观念改变了,知道这是我应得的,而是每位非法移民都有资格拿基本工资。”

今年33岁的耿林说,非法移民的薪资不是跟着法律走的,而是由地下经济市场的供需决定的。

律师皮尔得(Billy Peard)表示,有些雇主认为有提供员工宿舍,就可以少付工资,然而这是违反法律的。

麻州规定,提供住所的雇主,每周自员工抵扣的薪资,不得超过35美元。

对各级政府来说,亚洲餐馆普遍支付低工资的情况,即“工资盗窃”行为,不符合市场公平竞争原则,不仅侵犯员工权益,同时也伤害其它符合基本工资规定的餐馆。

郑耀:餐馆工作既热又累

郑耀(Yao Zheng,音译),29岁,九年前跟着父母由中国福州市来到美国。由于是非法移民又身无技能,所以一直在餐馆工作,五年前来到霍利奥克市(Holyoke)的餐厅工作,住在宿舍,月薪约900美元,每周工作72小时。

她回忆说:“当年的900美元算不错了,我还很年轻,也不知道能怎么做。”依照当年的基本工资规定,她应得1,664美元。

现在她在伊斯特汉普顿市的“东昇”餐馆工作,每周工作72小时,月薪是2,000美元,小费大概500美元。

依麻州的规定,郑女士的月薪至少应为2,880美元,计入加班费为3,520美元,另外,计入小费如果仍不到基本工资,雇主必须补足差额。

郑女士说,餐馆工作既热又累,但她没有抱怨,因为她和父母离乡背井又无一技之长,能在美国找到工作,已无所求了。

杨先生:想赶快学英文换工作

杨先生(HW Yang),27岁,在“东方美味”餐馆工作。三年前跟着家人来到美国,不过,和其他非法移民不同,他有工作签证;每月工时大约200小时,月薪大约1,600美元。同样低于应有的基本工资月薪2,000美元(计入加班费为2,200美元)。

还不懂英文的杨先生急迫想要学英文,透过翻译,他说:“在这里每个人都讲普通话,很难练习英文,虽然现在的工作还不错,但我想学习英语,将来也许会改变想法和换工作。”

来自洪都拉斯的祖尼加:为了家人再苦也要忍

除了华裔,还有来自它国的非法移民也在亚洲餐馆求生存,祖尼加(Wilfredo Zuniga)是其中一位。

去年祖尼加由洪都拉斯来到美国打拼,因为他想要给在家乡的爱妻和3名孩子一个无忧无虑的家,不要生活在为了一支手机就杀人的城市。

他最后落脚在麻州的“禅”中餐馆,担任服务员的工作,一周工作72小时,周薪大约475美元,时薪约6.6美元,远低于麻州规定的最低工资时薪10美元(如果计入加班工资,祖尼加的周薪应为880美元)。

在老板关门后祖尼加到另一家中餐馆工作,月薪1,800美元,为了怕失去工作,他不愿透露餐馆的名称。他说,餐厅的工作很辛苦,但至少能挣钱,是他在充满暴力和贫困的洪都拉斯所没有的工作。

还不会英说的祖尼加,以西语告诉记者:“洪都拉斯很贫困,不像在美国,城市充满暴力,他和家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只为了脱离暴力。在家乡,即便很聪明而且受过教育也没有用,因为找不到技术工作。”

因此不管餐馆工作有多苦,工资有多低,祖尼加都会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要忍受和努力工作。他打算在美国工作3年,然后回家和家人团聚,回到洪都拉斯美丽的农村,避免城市的暴力。

他说,当初为了偷渡到美国,花了1千美元,在美墨边境偷渡很危险,很多人死在墨西哥;为了家人,一切辛劳都是值得的,但有时并不容易,某些早晨实在不想醒来。 #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6-09-23 7: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