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华:中国是最安全的国家?

人气: 2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8日讯】当欧洲和美国接二连三发生恐怖袭击, 让很多国人心有余悸,有人开始担心去欧美国家的安全问题。中国政府决不会放弃这个宣传自己的机会,网上出现了许多关于中国安全性的短片,通过有欧美生活经验的中国人和在华外国人现身说法,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许多人看了这样的影片后,都在下面点赞,似乎赞成这样的想法。我觉得安全 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话题,安全不单单指不受恐怖袭击的威胁,它还包含了食品环境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安全,视频中那些声称中国是最安全国家的人,他们只看到了中国不受恐怖袭击的威胁。

中国的幅员辽阔,自古以来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中国人在恶劣的环境下养成了坚韧不拔的精神,他们面对灾难和危险时很乐观,对于曾经的灾难也会慢慢淡忘,有时甚至给人一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感觉。

中国的财产安全。

唐朝贞观盛世的时候,人们可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是到了如今,没有人会这么做,因为人们对于自己的财产没有安全感。以我个人为例,我曾经被人偷过两次 手机,一次是在乘公交车的时候,一次是在住青年旅社的时候。这些扒手非常老练,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你的东西,事后你可能一段时间还不知道。相信很多人都和我有一样的生活经历,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偷窃的现象更普遍。每次在车站的候车室,我们会看到很多农村来的打工者,上个厕所都要拿着他的大包小包一起进去,尽管是非常不方便,但是他们依然觉得这样才安全,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中国人出门在外对于自己的财产没有任何安全感。偷窃对于中国警察来说是一个司空 见惯的问题,他们似乎没有精力应付这些每时每刻都发生的事情,这也变相从容了那些偷窃者,只有在偷窃了外国人东西,影响到中国形象的时候,警察们才会真正重视这个问题。

中国的人身安全。

前段时间我们 在网上看到中国大学生求职接二连三误入传销的消息,让我们对这些正处于花季的青年感到非常惋惜,也对传销团伙的残忍和政府的不作为感到愤怒。当印度接二连三发生强暴女性的事件后,全国都可以掀起反对政府不作为的游行示威浪潮,但是在中国,私底下因为这件事批评政府都会惹祸上身。其实中国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也没有什么安全感,他们晚上是不敢独自走夜路的,因为以前发生过多起女大学生打车被强奸遇害的事件。

中国的校园本应该是呵护花朵成长的地方,但是它的安全却令人担忧。今年上半年,江苏徐州的一所幼儿园,在放学的时候突如其来发生一场煤气罐爆炸事故,死伤者不在少数。事后迅速破案,原来是一位对社会不满的青年所为,中国社会不安全的因素很多,官方一直没有从源头解决,只是压制威胁恐吓那些社会的边缘人物。中国的校园里,很多老师就不是那种传道授业解惑的人,尤其是不少幼师,自身素质就不高,教育学生的方法简单粗暴,虐童案件频发,老师都是这样,学生间 的暴力行为就更普遍了。以我小时候为例,当年我的那些幼儿园老师们,在孩子们中间就像皇帝一样,他们说什么学生们就要做什么,不管对错,他们家庭生活中遇到什么不快,就可以把气撒在幼小的孩子身上,任意打骂他们,尽管他们有些也是为人父母的人。到了高一点的年纪,很多不上进的学生拉帮结派,像黑社会一样收保护费,组团打架斗殴,欺凌弱小,这样的事在新闻上很常见,谁敢保证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是安全的呢?

中国的食品安全。

中国的食品安全不容乐观,有网友曾经戏称中国人在一起起食品安全事故中学到很多化学知识,从苏丹红,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猪肉到皮鞋果冻,不胜枚举,中 国人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也给中国的国际声誉造成重创。但是中国人从中没有吸取太多的教训,而是学会遗忘,政府也没有好好重视这个问题,似乎把它当做发展中国家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他们没有给这一个过程画一个具体的时间界限,因为比起经济发展,这个问题显然是无足轻重,可悲地是这样的发展还要继续靠牲牺牲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健康来实现的。中国高层官员很早就知道中国的食品安全是有问题的,所以在毛泽东的时候就建立了中南海的食品特供制度,一直延续 至今,外面的食品怎么危险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因为他们和他们家人所吃的食物都是精心培育安全无余的,所以他们并不着急去构建一个食品安全和制度和体 系。

国外的食品也不都是安全的,中国也有一些安全的食品,但是当中国食品的声誉在被频发的食安问题侵蚀待尽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中国的食品是安全的,最可悲的是,就算有一天我们的食品也像外国食品一样安全,估计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事实。今天我们看到中国人在海外大量抢购当地的奶粉和保健品,甚至造成当地食品的短缺,这就是中国人对自己的食品安全投了不信任票,三鹿奶粉事件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这样的记忆依然深入人心,非常难得,因为很多父母对于自己的下一代 都是满怀期望的,不想再让他们受到伤害,所以越来越多的家庭选著了移民。

中国的环境安全。

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环境的破坏是同步在进行的,虽然一些官员口中喊著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色青山的虚伪贪婪口号,他们一直不能做到两手一起抓,实际上是把不 管白猫黑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话奉为箴言。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最严重的环境污染国家,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里,中国占据 了大半壁江山。现在中国的学生只能从课本上看到曾经的蓝天白云,绿水青山,以前听我的爷爷说:在我家门前是小河里还能看到对水质要求很高的银鱼,但是现在 鱼虾都很难看到,我的家乡是江苏的一个水乡,古往今来水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面临无干净饮用水可吃的困境,还要花费大代价引 长江水来吃,那些水资源不丰富的城市,他们面临的困境可想而知。我在中国的基层政府部门工作过,基本上每个乡都有一个污水处理厂,但是大部分是荒废多年,銹迹斑斑,完全成为摆设。

总所周知,中国也是一个雾霾很严重的国家,我的家乡本应该是一个碧水蓝天,诗情画意的江南水乡,但是现在几乎每天都笼罩在雾霾中,看远处一切都是朦胧 的,就像柴静在穹顶之下描述的中国大多数城市那样。这样严重的环境污染给中国人的身体健康造成威胁,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癌症村,很多人还上慢性疾病,这样的环境能让你觉得安全吗?

中国的民族安全。

中国政府一直对他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引以为傲,官方在一些共和国的纪念日会以民族大会演的形式,极力来展现民族的团结与融合。但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自从新疆和西藏发生打砸抢的暴力事件后,中国的民族关系就日趋紧张了,这两个地方我没有去过,但是听去过那里的人说:到了一些敏感时期,街上到处可以看到荷 枪实弹的士兵。

在我的家乡,能看到的少数民族多是做小生意的商人,一般新疆大叔卖葡萄干切糕等干果零食,西藏小伙买一些动物药材。前几年发生的新疆天价切糕事件,归根 到底是由于文化差异造成,但是也从侧面反映了汉族与少数民族之间的沟通了解还不够。中国现在还出现一个不好的趋势,许多敏感地区的少数民族同胞到了北京上 海这样的大城市,都会被当成可疑人员一样重点关注,我曾经在youtube上看到一个藏族大叔在北京住旅馆受限,和汉族女性争吵的视频,那位大叔说我是中国 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怎么不能住旅馆了的话,依然我印象深刻。

我在基层政府工作期间,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件。当时的这个乡镇,服装加工业还算发达,有一个工厂主的老婆由于是回教徒,介绍了一批二十出头、刚刚毕业的青年男女来工厂学做工,他们由一位老师带领,人数足足有100人。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却起了当地政府政法部门的重视,一一登记他们的身份信息,由于担心 他们会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影响自己的仕途,镇上领导和市里领导会商让他们离开,做工厂老板和100多人是工作,最后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些钱、买了车票,才算打发走了。自古以来,汉族人对于周边的少数民族是没有安全感的,少数民族曾经多次入主中原,给中原地区造成了生灵涂炭的悲剧。但是今天时代也不一样了, 如果把少数民族限制在一个区域内,不让他们流动,阻止他们与汉族交流融合,才是最危险的,长期以往他们对中华民族的认同会越来越弱,甚至会发生大规模的种族冲突,近年来的藏独彊独也是因为过去的高压隔离政策造成的,我们的政府要好好反思和调整民族政策,让各民族之间的相处能够感到安全。

中国的政治安全。

如今的中共在政治上没有安全感,人民在政治上也没有安全感。中共一直标榜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相比于资本主义有无比的优越性,但是二十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钜变,给曾经不可一世的共产主义运动带来痛击。如今的社会主义国家屈指可数,中共一直以苏联的兴亡作为自己的镜子,虽然现在走上了所谓的中国特 色社会主义道路,他们对党员说什么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其实是自身没有自信的表现,因为他们已经离他们的理想国共产主义越来越远,走的却是符合 社会发展规律的资本主义道路,在经济方面,中国已经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掌握经济命脉的大型国有集团变成了剥削人民的工具,经济发展成果根本不会和社会大众分享。那些高官和权贵在中国没有任何安全感,他们把资金卷到国外,把家人送到国外,随时留下烂摊子跑路,就像他们当年讽刺国民党那样。任何专制的政权,都要想方设法钳制人们的思想,当1989年学生集会呼吁进行政治改革时,这个政权感受到了威胁,决定要武力镇压,当一群人练强生健体的气功时,他们看不顺眼,也要镇压。今天当他们要卖地赚钱时,他们会毫不留情拆掉你生活了半辈子的家园。当一些有良知的人讲出一些真话,他们会被控为煽颠罪。我们生活在这 样的国家能安全的行使政治自由吗?

古人云: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管中窥豹,只见一般。一个国家安不安全远不是盲人摸象这么简单。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7-11-18 4: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