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拟推外国投资审查立法 对中共动真格?

共和党参院多数党党鞭科宁(John Cornyn)力推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案,指三个理由表明中共是美国的最大威胁。图为2017年7月科宁(左一)出席参院司法委员会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监督及试图影响美国选举”听证会现场。(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气: 2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参、众两院本月相继推出改革外国投资审查的立法,如果国会通过,将是十年来的第一次重大改革。参院共和党党鞭指中共是美国的最大威胁,需警惕和限制中共对美科技领域的投资。

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在11月上旬都陆续推出近乎完全相同的法案,希望推进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现代化改革,提议限制外资对美国科技公司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以维护国家安全

如果法案通过,这将是自2007年颁布《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案》后,美国对投资委员会审查程序十年来的第一次重大改革。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布朗(Andrew Browne)表示,新法案是针对来自中共的安全威胁,且议案很可能获得两党支持、在国会获得通过,“这将标志着(中美)对立的开始”。

本文将介绍参、众两院对改革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新立法提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以下简称“法案”)。为什么要修改现有规则?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是什么?国会多个特设组织对修改外国投资的献策又是什么?

11月8日,参议院共和党多数党党鞭科宁(John Cornyn)以及加州民主党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共和党参议员布尔(Richard Burr,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等资深国会议员联合提交新法案。

科宁表示,委员会需要更多权限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外国投资对美国造成的国家安全威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目前,这项法案在国会已获得超过20多名议员的跨党派联署支持。

同时,众议院内,北卡罗来纳的共和党议员皮廷格(Robert Pittenger)也提交了几乎相同内容的法案。

这两份提案都要求投资委员会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下简称投资委员会)是由以财政部为首的数个政府部门代表共同组成的机构,主要审查外资并购案是否存在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有权以国家安全为由建议总统阻止某项外国商业交易。

这些年来自中国的投资急速增加。2013—2015年间,投资委员会一共受理74件中国的外国投资申请。相比之下,2016年一年内,投资委员会就至少审理了180件申请,是历年来最高。考虑到投资组合的变化,投资委员会预计2017年来自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三个原因 党鞭指中共是美国最大威胁

“为什么中国(中共)与众不同?为什么对我们来说他们是严重的地缘政治隐忧?”科宁11月14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表示,可从政治体系、军事行动和科技投资等三个层面来解释。

根据美国之音的报导,科宁强调,首先在政治层面,中国目前处在一党专政的极权统治下,这代表了中国的国家资源完全集中在共产党手中。科宁说,许多美国企业在和中国做生意时总以为在和一般公司企业做生意,但其实两者之间存在巨大差异。

“中国是国有经济,由(中共)政府控制,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和其它威胁不同。中国的经济极为强大,由强制性的产业政策驱动,这种产业政策破坏了自由市场。” 科宁说。

“第二个理由是中共在军事上的挑衅行为,他们的动机清楚明确。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近年来中共在南中国海的军事行动。”科宁接着说,中共的军事建构计划是充满挑衅意味的,其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行为,尤其是南中国海大规模造岛与军事化的举动,很有可能令海域的外交争端演变成军事冲突,进而将美国卷入其中。

第三个理由是中共正尽其所能企图追赶美国的科技优势。科宁说:“中共正使用所有的方法来缩短和美国之间的科技差异,他们企图消除我们的军事优势,用我们的技术来攻击我们。”

科宁还引用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将军(General Joseph Dunford)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的话说,到了2025年,中共将成为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其程度更甚于俄罗斯或伊朗。

国会议员希望推动立法 保障美国国家安全

科宁表示,中共对美国国家安全是一大严重威胁。而中共对科技领域的购买投资却未受各界重视,让他非常担心。

今年上半年,《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导中资大举并购美国科技公司,而这些公司大部分都同时从事军用、民用两种技术的研发。

科宁认为,除非美国能改变这样的趋势,否则未来可能会看到中共正使用美国所研发的先进科技来对付美国。因此,他主张严格限制中共在美国敏感的高科技领域投资,也是基于这一目标推出FIRRMA法案。

科宁的这一观点在中美学者圈中得到认同。前美国五角大楼官员、现任美国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在邓小平时期就已经明确了攫取世界先进科技的经济发展计划。

白邦瑞说:“邓小平说过,科学和技术是成长和发展的主要进步要素,不是农民,不是投资人,而是科学和技术,因此过去30年中共政府的重心就是获取世界最好的科技。”

自由亚洲电台也曾引述中国经济学者程晓农的话说,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往往与中共政府的目标相关,“中国的投资很多时候都是跟政府的目标直接挂钩的,背后有政府各种长期的计划。这些计划有可能是纯商业目的,但是也可能会有其它的目的,包括军事用途的目的”。

科恩表示,新提案将集中在两大监管重点上:对敏感科技以及来自受关注国家的投资者,需增添交易特殊要求。只要列入特别关注国家名单,且即便是来自于外资的小股权投资和合资也一样需要经过审查。

改革投资委员会 国会多份报告已有共识

在科宁提出FIRRMA法案前,国会有至少四个研究机构都提议改革投资委员会现行程序。

国际法律师事务公司Covington & Burling认为,科宁提出的委员会改革法案应该是“国会共识”,它“既认可外国直接投资对美国有实质性的经济利益、欢迎外国投资,但同时也指出,国家安全近年来发生了变化,(部分)外国投资性质对美国家安全存在极大的潜在风险,所以需要对现有投资委员会的流程和权限进行现代化调整”。

今年9月,投资委员会的直接主管机构——参院银行、住房以及城市事务委员会进行了“审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公开听证。这是十年来就参院银行委员会的第一次听证。

听证会上,强调了投资委员会的重要性以及审查获两党绝大多数议员支持,并指出投资委员会的未来调整将是更广泛、多方面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目的在于确保提高美国国家安全以及促进外商投资。

更早的提议改革投资委员会可追溯到2012年10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中国通信公司在美经商带来的反情报和安全威胁》,指考虑到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必须阻止任何跟华为、中兴有关的收购或兼并活动。

报告指出,对这类企业,是否需要扩大投资委员会的审核权限到购买协议,应当将法案交由相关的国会委员会考虑。

除此之外,近期来自经济安全审查以及国防部旗下的报告也都同时指出改革投资委员会限制中资进入特定领域的重要和急迫性。(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25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