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瑞典人权人士披露被中共逼迫“认罪”黑幕

对于曾在中国生活过多年的瑞典人权活动家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来说,2016年1月的牢狱之灾让他永远无法忘却。(纪元资料室)
人气: 2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对于曾在中国生活过多年的瑞典人权活动家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来说,2016年1月的牢狱之灾让他永远无法忘却。在CNN于11月27日发表的采访文章中,达林再次披露中共如何造假、逼他认罪的过程。

接受CNN采访的除了达林外,还有中国人权律师隋牧青和陈泰和。CNN称,这三个人虽然是来自中国不同的地区,他们彼此互不相识,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因为倡导人权,在中共打压不同政见者的行动中被抓的。

隋、陈和达林这三个人都表示,他们都曾被中共当局明确警告,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但他们还是决定将真相说出来,并希望以此揭露中共是如何让异议者噤声的。

剥夺睡眠再加上酷刑的威胁

达林曾在2009年与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在香港共同创立“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关注中国人权,并在北京营运非政府组织“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该组织向中国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和培训。

CNN的文章称,2015年发生的“709”维权律师大抓捕的第一波抓捕并未被波及到达林,外界猜测,可能是他的瑞典国籍给他提供了一些保护。然而在2016年1月初,有人警告达林说,(中共)当局可能跟上他了。

于是达林准备离开中国。正当他要离开公寓前往北京机场时,突然有20名警察出现在他所在的公寓内。他们拘捕了达林和他的女朋友,还将他的家洗劫一空,并拿走了电脑和各种文件。

达林表示,他被指控说,他策划了2015年10月将王宇律师的儿子包卓轩“偷渡”到缅甸的事件。王宇律师在2015年的“709”首批大抓捕中被抓。

达林说,调查员早就意识到他与包卓轩的事情根本没有关系,但仍然不放他走,并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营运的非政府组织“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

中共指控 “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在中国建立法律援助站,资助和培训无照“律师”和少数访民,以此收集中国的各类负面情况,向境外提供“中国人权报告”。而“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则称,他们只不过是为有需要的维权人士提供快速的协助。

CNN称,隋、陈以及达林三人所描述的被关押的情境是一样的。他们都说,有警卫会在他们被关押的地方时刻盯着他们,甚至是去洗手间的时候也不例外。

审讯的方式更是让达林想起了一些电影中的邪恶镜头。他说:“他们会有很多人在夜里冲进你的牢房,围着你的床,试图给你制造恐惧。”

隋牧青表示,他在被抓后,开始是拒绝回答审讯员的问题,于是“他们连续四天不让我睡觉,到第五天,我感到自己已经快要死去”。

隋律师表示,剥夺睡眠再加上酷刑的威胁,最终使得他违背了自己最初的意愿,不得不与中共当局合作。隋透露,审讯员威胁他说,要铐住他的手,把他吊在天花板上,并用手电筒直接照射他的眼睛。

把中国女友作为人质

中共不仅抓捕维权人士,还对他们的家人进行威胁。审讯人员对达林说,只要他的案子没有解决,他们就会一直拘押他的中国女友。达林说:“她被当作人质,目的是向我施压。”达林每天都向他们询问女友的情况,但却得到极少的回复。在被关押了三个多星期后,达林被告知将会被释放,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要在央视的镜头前认罪。

为了使自己和女友尽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达林最后同意了中共的要求。他说,他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内,在那里中共中央电视台的摄影师和一名女记者正在等着他。然后他们递给了达林一张纸,上面写着女记者要问的问题,但同时也有给他准备好的答案。他只要照稿子念就行。

当时,中共在全国范围内播放了达林的“认罪”视频。达林在“认罪”时称:“我没有受到任何虐待”、“我违反了中国法律”、“我要深深致歉”等等。

中共各大官媒立即对达林的公开认罪进行了报导。官媒新华社说,彼得表示,自己在接受调查期间受到良好的对待,患病服药问题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还被允许与瑞典驻华使馆人员会见,体现了“人道主义关怀”,感到很满意。“对于自己的行为,彼得表示十分后悔。”接着文章引用了彼得在央视上做的公开认罪内容。

达林的认罪视频被播放后,立即引来活动人士对中共的谴责。他们说,这是一种强迫公开认罪。

达林之前也曾告诉《纽约时报》说,他在“认罪”时称自己没受虐待,但实际上中共官员在夜间不断用灯光照他,试图剥夺他的睡眠。

隋牧青、陈泰和两位律师也表示,他们被逼做了类似的“认罪”。这三位维权人士都对CNN说,他们当时别无选择。

难以抹去的创伤

达林表示,央视在播放了他的“认罪”视频的六天后,他被释放,并被驱逐出境。同时他的女友也被释放。达林目前在泰国,但在中国被拘捕的日子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创伤。他表示,一开始的时候更严重,就连一点儿小声都会让他惊醒。他甚至在床边准备了一把刀,如果再有中共当局的人冲进他的房间,他可进行自卫。

隋牧青在“认罪”后被释放,他继续在广州做法律工作,但他的活动受到了限制。他说:“(中共)通过洗脑来维护一个和谐社会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暴力。对于任何不顺从的人来说,残酷的镇压都在前进的途中等着。”

CNN称,根据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织的统计,截至2017年10月,约有321名律师、维权人士及其家属和员工在“709”的镇压行动中被抓。

报导称,在中共治下,作为一名维权律师,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将“黑监狱”合法化

中共在2012年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纳入《刑事诉讼法》。在打压中,这项措施被中共用来作为一种新形式的拘留。

CNN称,这实际上就是将中共长期使用的“黑监狱”的做法合法化。“黑监狱”实际上就是超出中共法律体系,对那些不能立即被指控犯罪的公民进行临时拘捕。

中共当局在2009年曾否认过“黑监狱”的存在,但奇怪的是,中共官媒在2011年却又报导了北京市公安局打压“黑监狱”的活动。

虽然《刑事诉讼法》规定,居住监视不能超过六个月,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24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并保证所有嫌疑人有权利找律师,并在其提出要求后的48小时内批准与律师的会面。

英文网站chinachange.org的撰稿人王亚秋女士在美国之音上发文说,“实际情况往往是,当局拒不告知家属、律师当事人的监视居住的地址,所以经常会出现当事人的律师到一个又一个看守所、派出所、信访局询问无果的情况。”

CNN称,还有批评者指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使得中共能够任意拘留一个合法的人,并使得强迫失踪正常化。今年早些时候,有11个国家呼吁中共停止这种行经,并调查对维权律师的酷刑。联合国人权高级委员会也呼吁中共停止拘留人权律师。#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28 10: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